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长此以往

>

长此以往

延雾 著

古代言情 常锦延 林此往 长此以往

古代言情小说《长此以往》,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林此往常锦延,作者“延雾”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撕啦。”纪巫利落的撕开了手中那厚实宽大的‘天书’,泛黄泛黑的纸像发霉被烤过的感觉一样,摸上去像被凝固成型的土壤,有潮湿的地方也有干燥的地方,那被撕开的一半‘天书’就这样被纪巫丢给了林此往。刹时间,林此往脑海中有了一道声音。“林此往,我是他的天道...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林此往常锦延   更新: 2022-11-24 08: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长此以往》是作者“延雾”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林此往常锦延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被唤作锦安的人脸色苍白,唇色是淡的看不到色的样子,他脸上还有一些青灰的色彩,细看脸上有一丝紫灰色,他正有些费力的喘着气眉眼含笑,笑容莫名艳的夺人心扉,他是常锦延的弟弟,那张脸却和常锦延并不是很像,他的身体因为当时灭门的人抓他时受了重伤,伤了心脉,每天都是喝着药调理温养在原著中他的病情只有在不断恶化,不断接近死亡“锦安你来啦,师傅没那么快回来吧?”林此往从常锦延挡住的背后走了出来常锦安虽然年...

第4章 灭门

“没有。”

少女的声音很干脆,平静的回答了一个事实,她的的确确没见过这般厚实的天书,但她看过很多的一些书里,有说过这种没有字又很奇怪的纸。

一般来说都是,天书或者秘宝。

四周的空气似乎诡异了一会,纪巫稍微靠林此往近了些,金色的兽瞳微微发散,“行吧。”

“撕啦。”

纪巫利落的撕开了手中那厚实宽大的‘天书’,泛黄泛黑的纸像发霉被烤过的感觉一样,摸上去像被凝固成型的土壤,有潮湿的地方也有干燥的地方,那被撕开的一半‘天书’就这样被纪巫丢给了林此往。

刹时间,林此往脑海中有了一道声音。

“林此往,我是他的天道。”

那是分辨不出男女,缥缈到有些诡异冰冷的声音,“你要让他走上他应该走的路,不然可能就是你替他走,甚至结果还是一样的,这是他的苦。”

“他必须去受。”

手中的天书一瞬间被没有热度的火舌烧了个干净,林此往反射性的抓了抓,没有一丝灰尘,那半页纸就凭空消失了。

“结束了?那我也不能再拉你聊天了。”纪巫看了一会,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转头往他那镜子走了过去。

那极大的镜子已经看不到照不到任何东西,镜子里是绚烂的光彩被塞入其中。

“……”

然后她还没说出话就出现在了门口,入目就是常锦延一脸阴郁的样子。

他端正的坐在外边的大堂,梨花白的袍子上面银黑线缀边,细小的穗子拉扯着袖袍,偏偏一边却是空的,浓墨一样的长发被半束起来,面若冠玉,当得起她曾经看到的话。

君子容质风节下畅,凝倾一露,后涌兰霭玉音而势汤汤,折人心矣。

林此往忍不住起了心思想悄悄的过去拍下他肩吓下他,刚要抬脚,常锦延就转过头来了,阴郁的表情立刻消失,像是从来没有过一般,他站起身,往林此往面前走来。

“玩够了?”他姿态平和,不管什么身份的时候他都始终如一的对待每一个人,但林此往却总能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压迫的气势。

她乖乖的点了点头,最后就是被常锦延转头就带着往家走。

此时外面天色已然接近夜晚,半边红霞红的刺眼又压抑。

刚进府常锦延就停住了,林此往被他挡在身后才继续走。

林府越往里林此往越闻到了一股味道,是腥臭的味道,她闻过一次,拿是有人被杀血液流出来一段时间之后没处理之后会有的味道。

她的呼吸有些乱了,抬头看着走在他前面的常锦延,只能看到少年的背影看不到表情。

终于,他们看到了地狱一样的场景,尸体堆在大堂,满满当当的,被斜插在房梁上的尸体不多,但味道都是他们身上的,因为靠在地上的尸体有些干扁有些只剩红白相间的骨头。

虽然最开始刚来时他们确实和她没有关系,但这些人也没有对她做过什么,哪怕对原主也没让她饿着,只能说是冷暴力。

后来她出逃跟林此往他们家混了三年回来之后交道就打的多了些,对他们都印象也是没问题,朝夕相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一样,现在这些人基本都死在了这,她看不出这些已经面目全非的人谁是谁,也其实不清楚林府到底有多少人,但这里堆满太多尸体了。

常锦延猛的拉住林此往,他脚步放的不算快却也拉得林此往小跑起来了,是往她院子的方向,突然一个虚浮类似的脚步挪动的声音从过道的瓦片上响起,林此往气喘吁吁的回了头。

她眼睛微缩,那是一个血淋淋黑色的人形,它说不上手的触肢抓着一个被撕扯开头颅手臂的小尸体,小尸体的衣服被自己的血染红了,手腕上是一个些微扁掉被碎肉塞住的铃铛,比一般铃铛都大,是林府二房给他儿子的礼物。

有点人形黑色的怪物有着三张嘴,正用一张嘴咀嚼着什么,闷闷的嘎吱的从那张布满尖牙的嘴里撕咬着什么,咀嚼着感受到了林此往的目光,那张嘴巴像是要勾起一个笑容给人看一样牵动着,嘴里的东西掉了一些出来,一个眼珠滚落了下来。

这就是《偿山河》里灭门常锦延一家一个组织派来的怪物,书里叫他黑乌,顾名思义,它会飞且像黑色的鸟,并且吃人。

而且这玩意基本行动就一定伴随几个别的怪物。

所以,刚才纪巫和天道的话都一一应验的,还非常迅速。

她立马转头不再看黑乌,它暂时有食物不会继续狩猎,黑乌是最好对付的一个怪物,就算不对付它,它也会因为它的口腹之欲把自己撑死,不过前者就是不需要死人,后者就是得看遇到的黑乌得有多能吃。

“常锦延,看来我们要一样了。”林此往本来想小声开玩笑念叨一下,但常锦延的听力非常好,他估计能听到也嫩个从林府的惨状感知到了那些,林此往也没回避下去的必要了,她直接说了出来。

前面拉着她的常锦延握的更紧了,其实这样的方式握久了是得血液不通的。

但她也没说什么,常锦延其实一直都是不安的,更何况这个情景基本就是重现他被灭门的那天,现在就是她林此往也要感受一下灭门了。

踏入他院子附近,这附近几乎都是残肢了,根本没有具体的人形,那些血液怪异的发着一股烂熟的果香甜,她的院子离林府的后山近,那座后山靠着城渊的下游。

他们并没有看到常锦安和游岳的尸体之类的,游岳是她从命坊买来的,命牌没碎就说明还活着,自从常锦延成为她伴读之后,那个被他买来的当镖师的就被她赶去保护常锦安去了。

林此往正要松口气,游岳他们没事。

前面常锦延却松开了手,他看到了一堆怪物试图靠近一个歪着头发丝凌乱的女人,她跌坐在地上,手上是一把已经残破不堪断掉的大砍刀,她周身是凌乱却不停的剑气,蔓延着整个院子和后门的位置,将那些怪物拦在了剑气之外。

最靠近他们的一个怪物转过来了头,她顶着一颗漂亮的美人头,身子却是一堆闭着眼睛的头,各种好看的手从头的缝隙露了出来,好看的腿从下段身子露了出来,密密麻麻的塞满了整个身体。

她眼睛是懵懂的样子,却带着森冷的杀意,“是好看的女人啊……”

“嘻嘻。”

“好想要你的头啊……”

粘腻密集的视线落在了林此往的脸上,仿佛那些闭着眼睛的头也看向林此往一样,有着各种头的怪物缓慢了拖动着身体,似乎很笨重的感觉,动物界很多动物狩猎时会伪装成一副弱势的样子等着猎物上面,而无知无觉靠上去的时候就是猎物的死期。

而他们这种怪物本来不是这样的,它的本身应该是花妖,但这种花妖是没有脸的,通常不杀人的花妖不能给自己做出好看的头,而花妖们的攀比很在意脸,手,还有腿,这些花妖就一直养成开始杀人获得好看的脸的路。

这种杀一次一直杀的是正常的,因为花妖们的贪心很重,它们想要好看的东西都是属于自己的,它们贪心并且还有特殊的能力。

“林此往,你看出来了吗。”常锦延突然说。

“什么?”她回道。

“那边是我娘……”他的语气很平淡。

“好,我们……”林此往当即就想说我们去救就被常锦延打断了。

“她死了。”

轨迹时隔一段时间最终还是重合上了,林此往看向被抓着已经泛白的一只手,反握了回去。

常锦延终于舍得松了松,手腕恢复了正常的血液流通,林此往看着前面的花妖,它似乎不想再等,往他们这边冲了过来。

“林此往,躲好。”常锦延松开一直抓着林此往死紧的手。

血涓涓的从伤口滴落,多的像要人失血而亡,那是好几处动脉的血。

《长此以往》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