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女观主又美又飒,不宠不行

>

女观主又美又飒,不宠不行

天狗赤月 著

女观主又美又飒,不宠不行 现代言情 陆灿灿 顾泗

现代言情小说《女观主又美又飒,不宠不行》是由作者“天狗赤月”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陆灿灿顾泗,其中内容精彩片段:只有鸭子朝着空地不停的扑腾翅膀,小姑娘一扯道袍,当即好像就明白了什么,对着空气猛地啐起唾沫,“别想吓我哈,方圆十里打听打听,我舅爷爷王富贵,本小霸王陆灿灿,哪一个不是名头响当当,赶紧给我滚……滚滚滚,再不走我燃符了!”陆灿灿颤着声儿,气势十足的就是一顿乱舞。就在她刚把手伸进衣服口袋的时候,眼前倏地闪...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陆灿灿顾泗   更新: 2022-11-24 10: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陆灿灿顾泗是现代言情小说《女观主又美又飒,不宠不行》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天狗赤月”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当然还有一部分灿灿没有说出来,村里的小鹅姐姐就是这个面相,但是大家都不喜欢她,背地里还给她起了个名字叫狐狸精因为她总是喜欢找村长刘爷爷一起玩好几次还被刘大婶子撵着打了~~高叉裙服务员听到灿灿的话气的脸都白了,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什么话也没留下就走了“姐,你这是又放狠话了,是不是开悟了呀,就是我爷爷说的我没的那个东西,什么根儿~~”王子疯神秘兮兮的凑了过来,灿灿甩了甩短发,小手往裤带子里面一插,...

第1章 舅爷爷离开

第1章舅爷爷离开

千禧年,

农历七月,

发毛的月亮被沉甸甸的乌云遮得密密实实,

金龙村,破旧的白衣观外,

“嘎嘎……”嘶哑的鸭叫声不断。

响声太频繁,引得白衣观有了动静。

“嘣”的一声巨响,道观大门忽地往外砸了下来。

门边露出一节白嫩嫩的小手臂,

“哎呀,又用力过猛了!”

手臂的主人是一个半人高的道袍小姑娘,

她收回手,蹭了蹭细软的小短发,借着微弱的月光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是谁在那儿?”

风声呜咽,无人回答。

只有鸭子朝着空地不停的扑腾翅膀,

小姑娘一扯道袍,当即好像就明白了什么,对着空气猛地啐起唾沫,

“别想吓我哈,方圆十里打听打听,我舅爷爷王富贵,本小霸王陆灿灿,哪一个不是名头响当当,赶紧给我滚……滚滚滚,再不走我燃符了!”

陆灿灿颤着声儿,气势十足的就是一顿乱舞。

就在她刚把手伸进衣服口袋的时候,

眼前倏地闪过一道白影,停在了院门外,

是一顶白色的轿子!

没有抬轿人,却诡异的悬浮在半空,

“嘿呀,这是要开磕的意思呀?”

陆灿灿脑子叮的一下,伸手就摸出一张符纸往空气里飞了过去。

“霹雳吧啦!”

符纸无火自燃,黑夜里炸出了七彩的烟花!

就是准头有点不足,掉了火光在道观的屋顶!

“哎!”

她看着空中燃烧的的符纸,懵了一两秒,旋即就大笑起来,“我陆灿灿丢的符行了哈,炸不死你个完蛋玩意儿……”

说起来,这还是她学道12年来,第一次丢符成功的。

今天这手气,喜气洋洋!

看着符纸越燃越烈,把白娇子都逼的飘后了好几大步。

突然,一道浑厚的男音传来从轿子边传来,“灿灿,住手!”

陆灿灿微卷了拳头,探头仔细一瞧,是舅爷爷!

她的脸上一喜,“舅爷爷,您刚刚看到了吗,灿灿画的去煞符成了,您就说牛逼不牛逼吧!”

心里还得意着,

就见舅爷爷的身形一顿,

沙哑略带着无奈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舅爷爷时间不多了,接下来的话,你要记牢了!”

陆灿灿本能地点点头,“什么话?不能等我灭了那完蛋玩意儿再说啊?”

“别动她……”

“啊?”陆灿灿一脸不解,刚想问为啥,却被舅爷爷的话打断了,

“我们王家的阴阳道术,已经传授给你了!

如今我有债要还,此番离去,恐怕你不能留在白衣观了,下山回到你亲生父亲身边!

切记,阴阳结合,万物生长!宗门的宝贝给你留在大殿里了,带着他们去找那个命格相合的人,遇到了你才能悟道!”

舅爷爷说的陆灿灿迷迷糊糊的。

还没等反应过来

就听见轿子里发出“嗬嗬”的痰音,“小,贵,该,走,了!”

一只骨瘦如柴的黑手从里面伸了出来,机械的晃动两下,隐隐还有嘎吱嘎吱的摩擦音传来,

有点像僵尸片里的活尸!

舅爷爷朝着轿子点点头,跟着轿子就走了出去。

一阵带着腐臭味的阴风扬起,

陆灿灿抬手挡在了额前,胃里一阵翻涌,

再抬眼,院子里已经空无一人,只落下了一排深深浅浅的脚步印。

灿灿往前追出几步,

蓦地,她脚下一软,像是踩到了棉花,

身子被一股强烈的地心引力吸引着。

巨大的高空坠落感袭面而来。

“啊~~”

她整个人登时朝着黑洞洞的地面跌落下去,失重感一波强过一波,

不知道过了多久,

突然,下坠感消失了,眼前一片漆黑。

等到有意识,只感觉自己的身体沉得厉害,太阳穴揪揪地疼着,骨头缝都冒着寒气。

“姐,表,表姐……”

听着这喘气儿能憋死自己的声音,陆灿灿意识回笼,

刚刚是梦?

周遭的感受越来越清晰,感官也跟着无限放大,

她微微活动了一下手指尖儿,

嘿!还真是做梦!

姐姐我又回来了。

“姐,别~睡了,”

“你都睡了三天了,你快起来吧……”

听着熟悉的絮叨声,陆灿灿勾起了嘴角,

声音的主人是小疯子,舅爷爷的孙子,大名王子疯,小时候脑子被车撞过,留下了后遗症。

大家都说小疯子傻,但她觉得小疯子一点都不傻,就是说话有点结巴而已,

还是间歇性的,一紧张就是!

陆灿灿咬着后槽牙吸气,一掀眼皮就看到了挂着鼻涕的王子疯,

“姐,你终于醒啦!”

王子疯激动地扑了过来,蹭了蹭浮肿绿豆眼,带着哭腔道,“姐,你烧了三天,嘴里还不停的叨咕,王八念经一样,怎么都喊不醒,我都吓坏了。”

“念经?”陆灿灿翻了个白眼,

不可能!

这绝对不是自己,

别说念经,她平时连背首古诗都难!

动了动手腕,就想撑起身子坐起来,手刚碰到床板,就听见“滋”一声!

床板裂开了……

而她坐到了地上,

陆灿灿横了一眼,“小疯子,床脚呢?”

王子疯委屈巴巴,“姐,这事儿真不赖我,你发烧的时候太可怕了,又是捶,又是踹的,这床还有木板就不错了……”

闻言,陆灿灿有些尴尬,一个鲤鱼打挺站起了身子,

准备跟往常一样去大殿开始早课。

却被王子疯悻悻的扯住了衣服,“姐,不用早课了,我爷爷找小妖精去了,都走了三天了,咱们白衣观也要被奶奶卖了……”

“啥?白衣观要被卖了?谁给她李春花脸的?”

“你给的!”

王子疯叹了口气,厚厚的嘴唇扬起,“你发烧的时候差点没把观给拆了,你看那大门到现在还漏风了,那家伙,闭着眼睛上蹿下跳的,跟窜天猴似的,屋顶都给捅出好几个大洞!”

“怎么可能!”

陆灿灿一听,顾不得浑身酸痛的骨头缝,光着脚丫就下了床板,

此时,她就一个想法,

道观不能卖!

可刚走出房门,她就愣住了!

“额,白衣观是遭了土匪了吗?”

入目都是残垣断壁,一副破败荒凉的景象!

屋顶像是被雷轰了一般,有好几个黑黢黢的大洞。

而道观的大门也被踹成了两半。

这都是自己梦里干的?

她是在梦里领悟了金刚拳吗?

“姐,你的鞋……”

小疯子拿着鞋跟了出来,看着眼前的一堆木头,摊摊手“你看吧,造成这样了,能卖出去不?

道观不大,但都拆成一块一块堆积起来,还是挺壮观的。

灿灿穿上了鞋,溜达了一圈,

只一眼就看到了断木头下的月饼盒子。

这该不会就是舅爷爷说的宗门宝贝吧!

——

进村的国道上,

一辆黑黝黝的小轿车特别的显眼,

车内坐着一袭休闲装的中年男人,

“陆董,咱们接小姐回家,怎么不开家里舒服点的车,还管二少爷借个小破车……”

男人抿了抿唇,意味深长地道,“小林,做人要低调!”

《女观主又美又飒,不宠不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