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

>

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

暮小靓 著

孙予柔 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 现代言情 白柠

《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这部小说的主角是白柠孙予柔,《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 她白柠凭什么能拿到秦校长的推荐信? 就算是馨儿也得规规矩矩的参加考试,达到分数线才能入学。 季易安的表情也差点裂了。 气氛有些僵,季易安轻咳了一声,“你可能不太知道恒川高校的规矩,秦校长从来没给过任何一个学生推荐信。” “我真的有...

来源:花生小说   主角: 白柠孙予柔   更新: 2022-11-24 18: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白柠孙予柔是作者“暮小靓”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这一开口,孙予柔一下就爆发了,“白柠,你别给脸不要脸!” 孙予柔在老太太那受了气,心里本就窝火,白柠又很不识趣,她伪装的贵妇形象,瞬间就崩塌了 “我接你过来,给你奶奶安排最好的医院,不是让你来给我添堵的,我警告你,马上去给我换衣服,否则,我立刻停了你奶奶的药” 白柠倏地回头,那双眸子潋滟着血色,瞳孔的光骇人,她缓慢的起身,清冷的面容下掩藏着几许冷意,“别再拿我奶奶威胁我!” 孙予柔被她的目光脚...

第22章

傅宸几人跟陈慧芳第一次见面,之间都不太熟悉,陈慧芳有些拘谨,就没在病房多待,把空间留给了白柠和陈慧芳。

等傅宸他们走了以后,陈慧芳才拉着白柠的手,一脸的慈爱,“在那边待的怎么样?还习惯么?

“还行。白柠随手拿起一个苹果,缓慢的削着。

她眉眼低垂,脸上没多余的表情。

陈慧芳拍了拍她的手,轻叹一声,“我知道你不喜欢你妈,我也不喜欢,可她总归是你亲生母亲,有些事,得过且过吧。

白柠没说话,安静的削着苹果。

“学校安排好了么?陈慧芳见白柠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干脆转了话题。

“嗯。白柠点点头,“在恒川高校。

“是个好学校,你去了就好好学习。陈慧芳抿了抿唇,道,“奶奶不是想管你,就是觉得,拿个毕业证,对你以后也好一点。

陈慧芳知道,白柠从小就聪明,虽然她总是做些稀奇古怪的事,也很少跟她讲心里话,但她国小时,就把国三的所有课程都学完了。

甚至自学了医术。

白柠那手针灸术,就连医学研究院那帮德高望重的名医都比不上。

陈慧芳就是觉得白柠太聪明了,反而失去了一个孩子童年的快乐。

所以她想让白柠去上高校,拿个毕业证,至少,正规学校出来的,别人也不会看不起白柠。

白柠抬头看了眼陈慧芳,拿着苹果的手指一顿,红唇抿了抿,“您曾经说过,我爸是来了历城之后消失的?

陈慧芳神色一紧,“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没什么?白柠不动声色的,“就是突然想起来了,当年他走的时候,我还没出生,若是知道这世界有个我,会不会……

“不会!陈慧芳严肃的打断她,“你爸失踪这么多年,我早就做了最坏的打算了,小柠,以后不要再提起你爸了,你好好上你的学,其他的事就不要管了。

白柠抬眸,看了陈慧芳一眼,眸光深邃,“知道了。

陈慧芳看着白柠这个样子,张了张嘴,有些话还是没说的出口。

她其实早就知道,白柠在暗中寻找她的父亲。

这孩子嘴上不说,但这件事始终是她心里的一道坎。

她太聪明了,聪明到压根不相信她的父亲是无缘无故失踪的。

若是可以,陈慧芳也不想瞒着她,可……

有些事,她不能让白柠知道。

病房里,气氛一度沉默。

陈慧芳吃了苹果,有些困了,渐渐睡着了。

白柠放下水果刀,起身走到窗边,双手插在兜里,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清冷的眸子紧紧眯着。

她答应孙予柔来历城,不仅仅是为了调查季墨寒的死因和遵从奶奶的意愿去上学。

最主要的,是要查她父亲当年失踪的原因。

她曾调取过派出所的出警记录,她父亲是来了历城之后,突然失踪的。

那个时间段,没有绑架案,也没有意外死亡。

派出所的人找了两天就结案了。

这个案子结的不明不白,且案卷记录上,只写了父亲是一个人去的历城。

但她进入A局后,调查了这件事,发现当时跟父亲同行的还有几人。

她明里暗里的问过奶奶几次,奶奶都闭口不谈。

所以,当孙予柔来找她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对方来历城。

来了历城后,她利用黑客技术,查了某局里近二十年来所有人员的出入记录,奇怪的是,竟没有她父亲进入的任何情况。

她的父亲,似乎从没出现在这个世界。

她不相信,一个大活人,就能平白无故的消失了。

这事,就算奶奶阻止,她也要查下去。

在原地站了许久,白柠替陈慧芳盖好被子,离开病房。

傅宸去了医生办公室。

陈慧芳的主治医生做完一台手术,一听傅宸找他,来不及休息,就赶紧过去了。

“傅爷。陈医生拘谨的站在傅宸旁边。

傅宸很随性的坐在椅子上,但他身上的气场太强,陈医生看都不敢看一眼。

傅宸恩了一声,抬眸,语气客气,“坐吧,别紧张,我就问你几个问题。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陈医生脸上满是汗水,他恭敬的坐在傅宸旁边,“您问。

“陈慧芳的治疗方案给我看一下。傅宸靠在椅子上,修长的手指缓慢的敲打桌面,不紧不慢的开口。

陈医生愣了一下,陈慧芳?

这不是他的病人吗?

难道傅爷认识她?

陈医生身体立马紧绷,神色紧张,“抱歉傅爷,陈慧芳的情况太特殊了,暂时没治疗方案。

傅宸眯了眯眼,眉宇间一股冷冽之气,“没治疗方案?

声音挺冷的,陈医生打了个寒颤,急忙解释,“是因为我们找不到她的病因,她身体各个器官都在老化,我们也做了检查,器官的老化并不是年龄的自然老化,应该是中毒,只是我们目前还找不到她中的是什么毒,只能先用研究院提供的特效药压制住毒性。

“怪不得白柠要把奶奶送来中心医院。江时越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全市也只有这家医院有研究院的特效药。

顿了顿,江时越狐疑的看着傅宸,“不过她的药丸不是能压制住毒么?怎么还需要特效药了?

刚刚白柠给陈慧芳喂了两颗药丸,江时越可是看的很清楚。

以她的医术,压制毒性不是问题,却还花大价钱用研究院的特效药,有点不寻常啊。

傅宸眸光暗转,似乎在思考什么,片刻后,抬眸,“只能说明,她的药丸对噬心蛊没多大用。

傅宸站起身,身体修长,狭长的眸子眯着,“特效药还有没有其他人用?

陈医生摇头,“暂时没有,特效药价格贵,一般人用不起。

傅宸点头,他十分客气的对陈医生道,“行,麻烦你多上心。

陈医生受宠若惊,“一定一定。

很快,他神色凝重起来,“不过,这种特效药很少,研究院也每个月也只提供一点,我担心……

“你只管尽心治疗。傅宸双手插在兜里,漫不经心的,“我会提供药。

白柠从病房出来,就到陈医生办公室。

她想问问治疗的事,结果刚到门口,就听见傅宸的话,她眉眼微抬,漆黑的瞳孔掠过一道异样的光。

沉吟片刻,白柠抬脚进去。

“陈医生。白柠半低着眉,声音浅淡,礼貌中又带点野性,“我奶奶,麻烦你了。

“不麻烦,应该的。陈医生笑着道。

这女孩一来就跟傅爷站在一起,又提起奶奶,陈医生瞬间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八成是傅爷喜欢的人。

傅爷喜欢的人,他自然要重视。

从医院出来,天已经快黑了。

江时越说市中心新开了家饭店,嚷嚷着要去尝尝,傅宸想着白柠来了历城,还没带她到外面吃过饭,就答应了。

白柠从上车,就靠在车窗上,整个人懒懒散散的,眸子低敛着,情绪不太高。

傅宸侧首看她,不知是不是担心陈慧芳的病,她从医院出来,眉眼就拧着,她身上没了咄咄逼人的气势,反倒挺落寞,让人心疼。

傅宸拍了拍白柠肩膀,神色温和,“别担心,有我在,特效药不会断。

白柠眼眸抬了抬,笑了笑,“谢谢。

她其实并没有担心特效药。

即使没有傅宸,她也能保证特效药不会断。

她担心的是,奶奶恐怕撑不了多久了。

白柠这些年,一直过的挺没心没肺的,她自诩一身本事无人能比,无论什么时候也饿不死她和奶奶。

可几年前,奶奶的身体每况日下,她替奶奶把了脉才发现奶奶中毒多年,那时她才明白无能为力是什么感觉。

噬心蛊,不是一般的毒,它是一种有毒性的蛊虫,被人植入进了奶奶的身体。

噬心蛊进入人体后,不会立马发作,最少会蛰伏五年,一旦发作,一年便会要命。

若不是白柠精通医术,替陈慧芳压制了噬心蛊的发作,只怕陈慧芳早就没命了。

可噬心蛊很厉害,尽管白柠用最昂贵的药材滋养陈慧芳的身体,依然没办法控制住,陈慧芳的身体已经产生抗药反应了,她的药丸只能短暂的压制毒性。

现在只能靠研究院的特效药了。

想到此,白柠神色凝重了几分,奶奶的身体已经产生了抗药性,特效药只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也会对奶奶没用。

白柠很烦躁,眉宇间都是冷的。

傅宸见她这样,薄唇抿了起来,他缓慢的牵住白柠的手,“慢慢来,会有办法。

不知道是不是傅宸身体上的温度,白柠的烦躁感消失了一些,但她依然垂着眸,脸色不太好看。

江时越看白柠烦的很,本不想打扰她,还是没忍住,转过身问,“你师父也治不好奶奶的病吗?

白柠挑眉,“师父?

“鬼面啊?他不是你师父吗?请他出面,或许能治好你奶奶呢?

白柠,“……

她一副看白痴的样子看着江时越。

江时越最受不了白柠这样看她,“你别这样看我行不,我真不是白痴!

白柠收回目光,不平不淡的说,“他不是我师父。

自己当自己的师父,江时越真想得出来。

说你是白痴,还不信?

江时越惊了,“不是?怎么可能呢?你的医术这么好,肯定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师父,我能想到的最厉害的就是鬼面了,你怎么能不是他徒弟呢?

江时越实在想不出,除了鬼面,谁能教出这么优秀的徒弟。

白柠,“……

她不想理这个傻叉。

《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