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重生后,她成了陛下的黑月光

>

重生后,她成了陛下的黑月光

予方 著

叶蓁 墨容湛 穿越重生 重生后,她成了陛下的黑月光

小说叫做《重生后,她成了陛下的黑月光》是“予方”的小说。内容精选:”其实他的伤并不严重,以前在跟着皇上在外面的时候,还受过更重的伤,随便擦点药也就过去了,如今看着这个小姑娘一脸不情愿地拿着创伤药递给他,他忽然就起了想逗逗她的心思。叶蓁皱眉说道,“你不是有丫环吗?让丫环给你包扎就好了,我不会。”陆翎之好笑地看着她,“你不是自幼就跟三婶学医术吗?这点小事都不会,你怎么...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叶蓁墨容湛   更新: 2022-11-24 19: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重生后,她成了陛下的黑月光》是网络作者“予方”创作的穿越重生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叶蓁墨容湛,详情概述:裴氏在第二天就回城里了,留下一对子女在庄子里照顾陆翎之,叶蓁本来还想着跟着一块儿回去,被裴氏揪着耳朵说她偷懒没良心,一定要她留下负责给陆翎之换药叶蓁非常憋闷,让她给陆翎之换药,她还要克制自己不要把他的脚再给弄废了陆翔之缠着要她把之前的药重新制出来,气得叶蓁恨不得从来没给他加了灵泉的创伤药,要她给陆翎之用她的灵泉,呵呵,下辈子都不可能“上次的药是我不经意做出来的,这次做的就不一...

第六十三章 鼓上舞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绿波。

墨容湛目光熠熠地看着那个在鼓面上轻快旋转的少女,胸口有莫名的灼烫,那天在温泉池的一幕幕也在他脑海里浮现,少女在月光下莹莹如玉的肌肤和眼前的人重叠,他的眸色变得更加深幽暗沉。

陆翎之看得心惊胆颤,他稳住有些凌乱的心跳,回头看了墨容湛一眼,他也是男人,所以很清楚此时墨容湛眼中的深沉代表什么,他感到莫名的心慌。

皇上他对夭夭……陆翎之一点都不想将夭夭送进宫里,说不上是为什么,但他更宁愿将夭夭留在家里几年,以后再给她找一门称心的亲事。

“好!”一声大喝打断了陆翎之的忧虑。

墨容沂早已经忘记墨容湛也在这里,一看到叶蓁从鼓面上下来,立刻就鼓掌大叫。

惊得其他人这时才发现他们的到来。

墨容湛不想让人知道他过来,便悄悄地转身离开,陆翎之见了,急忙跟了上去。

“陆夭夭这个应该能得到甲吧?”墨容沂笑着问道。

唐祯悄悄看了一眼墨容湛的背影,轻声一笑,“在下官看来,那必须是得到甲的。”

墨容沂满意地点头,“这样陆夭夭就是三个甲,能够考进学院了。”

流华郡主叫道,“这怎么能算呢?明明是鼓上舞,怎么能算是乐器!这个应该不作数的。”

“算不算不是由你决定的!”唐祯淡淡地说道。

叶蓁也听到流华郡主的话了,她回头看了一眼,并不作声,只是看向主考老师。

“鼓舞确实不该视作乐器,陆夭夭,你可会别的乐器?”其中一个身穿青衣的女老师问道。

“不会。”叶蓁抿了抿唇,“老师,鼓为何不能作为乐器?”

主考老师瞥了她一眼,“鼓自然是乐器,只是你今日所表演的是鼓舞,并不能真正算得上是乐器考试。”

“女子力道不足,我才用了这样的方法。”叶蓁说道。

“到底不是正统的方法。”那女老师淡淡地说。

叶蓁看了那女老师一眼,她以前没见过这个老师,见她频频看向流华郡主,心里也明白她为什么要刁难自己了。

墨容沂才不管什么正统不正统的,他指着那个女老师问道,“你说她的方法不对,那你过来击鼓,告诉本王什么是对的。”

那女老师被问得脸色涨红,她擅长的并非击鼓,墨容沂这话分明是想要为难她。

流华郡主说道,“布老师擅长琴艺,王爷让他击鼓,岂不是强人所难?”

“难道她这样不算强人所难?”墨容沂说道。

“你不就是为了想要赢了赌注吗?不必因为为陆夭夭强出头,她这鼓声也不过如此,还是让老师评分吧。”流华郡主扫了叶蓁一眼,笃定地认为她肯定是进不了女子学院了。

叶蓁听到赌注时,终于将视线转移了过来,看着墨容沂问道,“你赌我赢了吗?”

“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我当然要赌你赢,你要是输了,就把一千两还给我。”墨容沂没好气地说道。

“一千两啊,要是我赢了,你能有多少银子啊?”叶蓁问道。

流华轻笑一声,“自然是一赔十,陆夭夭,难道你以为自己真能考进学院啊?”

叶蓁笑了笑,看着流华淡淡说道,“我自然是能考进去的,只是让你只赔那么一万两有点不甘心。”

“你要是考进学院,本郡主一赔二十。”流华冷哼道。

“靖宁侯,你身上有多少银票?”叶蓁转头问唐祯,她原来也不想把这个赌注看得太认真,她也没想着一定要考得多好的成绩,只要保证过关就好了,可如今似乎有点困难了。

流华显然跟那两个老师是有交情的,她能够这么笃定地说她考不进学院,那就是乐这里别想拿到甲了。

她不想招惹流华郡主这个麻烦,偏偏麻烦要自己找上来。

唐祯从怀里拿出两张二千两的银票,“二千两,够吗?”

叶蓁笑着借了过来,对流华郡主说道,“这是我的赌注,你还敢接吗?”

流华轻蔑一笑,“只要你敢下,本郡主就敢收。”

“一赔二十,这是你说的。”叶蓁淡淡地道,将银子交给流华郡主的丫环。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拿到银子了。”流华冷笑,看了看两个考试的老师。

其他已经考完的学生都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叶蓁最后会得到什么样的成绩。

孙雯是最为紧张的,她怕叶蓁会考不进。

叶蓁笑眯眯地对墨容沂说道,“王爷,那还要请你为我做个证,流华郡主收了我二千两,若是我能考进学院,她就得一赔二十。”

墨容沂拍着小胸膛说道,“本王就给你做个见证。”

叶蓁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着两个老师行了一礼,“老师,请您二位评分吧。”

两个老师对视一眼,主考老师清了清喉咙说道,“你的鼓声虽然上佳,但到底不是正统的击鼓方法,这应该是鼓上舞,而非乐器表演,就给你一个乙吧。”

流华郡主听到这话,嘴角已经高高地翘起了。

叶蓁笑了一下,“老师,您是不是忘记了,六乐中的大韶和大武都是一种乐舞之一,我的鼓上舞怎么就不是正统了?莫不是二位连六艺中乐到底是什么都忘记了?”

所谓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御,五曰六书,六曰九数。六乐中分了云门、大咸、大韶、大夏、大镬、大武等古乐,她的鼓上舞,是再符合不过了。

“您二位若是说我跳的鼓上舞不好,那学生自然无话可说,以这样的理由,未免有些勉强了。”叶蓁淡淡地说道。

唐祯在旁边沉声说道,“不如请院长来评一评吧。”

“不必请院长,是……我们狭隘了,以为陆夭夭要表演的是击鼓。”主考老师急忙说道,在叶蓁的考牌上写了个甲。

流华郡主气得脸色发青,“你们怎么能出尔反尔?”

叶蓁却在心里冷笑,如今学院的老师,还真的是……难怪单先生当年执意要离开,不愿留下来执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