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被活埋后,我成了黑龙的妻白邪灵囿

>

被活埋后,我成了黑龙的妻白邪灵囿

殃殃 著

悬疑惊悚 我成了黑龙的妻白邪灵囿 灵囿 白邪 被活埋后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殃殃”创作的《被活埋后,我成了黑龙的妻白邪灵囿》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我张嘴喊了几声,不停的用手拍打,感觉到木头的质地和沉闷的回声,我才察觉出来我这是在一个木箱子里。一个竖着的木箱子。或许是听到我的拍打和叫喊,头顶上的说话声戛然而止。“你们动作快点儿!抓紧时间埋!”我奶奶一句催促的话让我血液凉透,而我也因此意识到了现在身处的并不是什么木箱子...

来源:cd   主角: 白邪灵囿   更新: 2023-02-28 23: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悬疑惊悚小说《被活埋后,我成了黑龙的妻白邪灵囿》,讲述主角白邪灵囿的甜蜜故事,作者“殃殃”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我们宿舍在六楼我跑出来的时候,张玉已经动作迅速跟出来了她就像个人体蜘蛛一样,伴随着掰骨头的“咔吧”声,一路跟着我往一楼跑我不知道这会儿已经几点了,整个宿舍楼都安静的出奇,出来上厕所的人都没有闷着头跑到一楼,一楼的大门已经被锁上了,我又赶紧掉头回去跑到值班室,不停的拍门“阿姨!开开门啊阿姨!”我拍了好半天,手掌都拍红了,里面就是没人答应,就在我准备直接踹开门拿钥匙的时候,宿管阿姨总算是出声了...

第2章

“大师,您确定这样做就能给我孙子改命吗?

“这闺女命里属阴,本不该生在二月二,她抢了她弟弟的福分,只要应命把她嫁给龙王,这灾也就破了,病自然而然就好了。

不知道过去多久,我渐渐恢复了意识,听见头顶上面传来说话声,我一下子就认出来那是我奶奶的声音。

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很陌生,听他们的对话,我猜测应该就是那位所谓的“先生。

周围一片漆黑,四处都弥漫着泥土的腥味,其中还夹杂着一股奇怪的的味道。

我张嘴喊了几声,不停的用手拍打,感觉到木头的质地和沉闷的回声,我才察觉出来我这是在一个木箱子里。

一个竖着的木箱子。

或许是听到我的拍打和叫喊,头顶上的说话声戛然而止。

“你们动作快点儿!抓紧时间埋!

我奶奶一句催促的话让我血液凉透,而我也因此意识到了现在身处的并不是什么木箱子。

是棺材。

想起院子里放在我姥姥旁边的那口黑棺,我终于明白了那口棺材的用处。

不是为了做法事,那是给我准备的!

我奶奶找这位先生来也不是为了让我姥姥安稳上路,而是要给我弟改命!

他们为了让我弟活下去,居然真的把我给活埋了?!

就连我妈都变着法儿的骗我?!

“大师,这样就行了吧?她还在叫呢,要是真死了会不会变凶?

我奶奶还在询问那位“先生,语气中没有任何愧疚和怜悯,只有害怕。

她怕我死了以后变成凶找她索命。

“放心吧,有龙王管着她,她不敢。

有了大师的话,我奶奶明显放心了,她跟我爸妈不住的向那位“先生道谢。

过了会儿,铁锹铲土的声音消失了,我奶奶他们也没再跟那位“先生说话。

他们应该是走了。

我尝试着继续拍打棺材,不停地喊着救命,希望能有人路过听见救救我,可一直到我把嗓子喊哑,拍棺材拍到手没知觉都没有人应声。

虽然这些年跟着我姥姥学了些东西,但这棺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我连个符都画不了

可能真得去陪我姥姥了。

刚才一通折腾,这棺材里的氧气也消耗的差不多了,我感觉到胸口发闷,有点喘不上气来。

周围的腥味和一股莫名其妙的味道越来越浓郁,吸进鼻腔让我感觉到反胃。

我依旧在不停的拍打棺壁,想着能有一线生机。

在黑暗中,我的手突然摸到了一个冰冷的东西,上面还有凹凸不平,还有些锋利。

那种触感,有点像是鳞片。

一阵“咯咯吱吱的声音从下面传上来,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沿着棺壁往上爬,那声音越来越往上,我能感觉到它就在我面前。

空气中弥漫的腥味和那股味道交织在一起,呛的我几乎喘不过来气。

又冷又硬的触感在这黑暗中让我头皮发麻。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或者说,这是不是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个“龙王。

棺材突然剧烈晃动了一下,我明显感觉到像是被谁横了过来。

头被撞得生疼,我想伸手揉一揉,却丝毫都动不了。

刚才的动静似乎消失了,周围一片死寂,我耳边似乎出现了呼吸声。

“咯咯吱吱的声音再次出现,忽然,有什么东西攀附上了我的小腿,体表覆着一层鳞片,不停地移动,硌得我生疼。

那东西顺着越来越往上,我清楚的感觉到它在我面前吞吐出的气息。

“白邪……白邪……

耳边响起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带着粗重的呼吸声,或远或近。

我想挣扎,可是全身上下就像是被人绑住一样,根本没有动的余地。

我只能任由那东西一点点摩擦往上,缠着我的腰。

它似乎是故意的,鳞片不停的在我皮肤上摩挲,那感觉又痛又痒,简直要人命,我感觉到我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忽然,它似乎是近去了。

像是要把我活生生分成两半!

我动不了,疼的差点哭出来,发不出声音,就连咬牙都做不到,但我的意识还算清醒——

它要,了我。

周围“咯吱吱的声音几乎刺透了我的耳膜,那声音炸的我头痛欲裂。

可是身下,那令人发疯的疼痛还没有结束,于我来说,简直是双重折磨……

我不知道那个东西在我身上缠了多久。

当我疼昏过去再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棺材里。

身下躺着的是猩红色的内衬,棺材边缘是通体黑色,只是棺盖不见,头顶正是已经黑了的天。

连滚带爬的从棺材里面出来,我看着面前的黑棺,贪婪的猛吸一口吸气。

我还活着。

身上的衣服还是我穿着回村的衣服,我奶奶他们为了赶“吉时,连xi服都没有给我换上。

回想最开始我妈给我打的那通电话,如果不是,我此时属于身下的痛感,恐怕我只会觉得这都是一场梦。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我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

这里似乎是后山,我站的这个地方,往前面大概三四十米,就是那口枯了十几年又冒水的枯潭。

忍着疼痛,我费力的走到潭边,看着里面清澈见底的潭水,想也没想就直接用手舀着喝起来。

我从小到大都在村子里,跟着姥姥来山上的次数也不少,这潭水也没少喝。

可是现在这水格外的甜,像是加了蜂蜜一样,说不出的好喝。

我喝了一捧又舀一捧,不停的喝,直至我嗅到一股血腥味才停下。

一低头,刚才明明还清澈见底的潭水,眨眼之间就变成了红色。

独属于血液的那股铁锈味在周围弥漫,我一下子就慌了,赶忙站起来往后退。

天上的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就挂在头顶上,映照着那个枯潭。

那潭血水中,映出我的脸,我的手,我的衣服……到处都是红色的血,我拼命的擦,可是怎么都擦不掉。

想到我刚才喝的可能是血,胃里一下子翻涌起来,扶着旁边的树干止不住的呕吐。

风吹着树叶,四周都飘荡着“沙沙声,那声音从四面八方汇聚,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我清楚的听到那声音是在叫我的名字

“白邪……

《被活埋后,我成了黑龙的妻白邪灵囿》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