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摄政王追妻日常

>

摄政王追妻日常

月出惊山 著

古代言情 摄政王追妻日常 赵时玉 郑砚

古代言情小说《摄政王追妻日常》是作者“月出惊山”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赵时玉郑砚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自然是受人之托。\"灵山大师没有隐瞒,直接将理由说了出来。平静的脸上无一丝波澜,像是那金莲上的佛像。\"受人之托……\"赵时玉重复着这几个字,她想到了郑砚...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赵时玉郑砚   更新: 2022-11-26 01:1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赵时玉郑砚出自古代言情小说《摄政王追妻日常》,作者“月出惊山”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十一月,京城落下了第一场雪雪是昨夜降下的,看着应该不小今早打开窗子,院中堆了厚厚的一层一群丫鬟小厮撒盐的撒盐,清扫的清扫,现在已经将大致的路给清理了出来忍冬看她醒了,就走过来服侍她起床更衣洗漱梳妆这是赵时玉第一次看到雪,因而感到很新奇她想快点收拾好,出去摸一摸这白色的东西,她很好奇会是什么触感这雪是何时下的?赵时玉看着窗外,忍不住问道\\\"回小姐,昨夜您睡后就有小雪花飘了,今天若是...

第8章 江沁雪霁携女礼佛

又是这样,郑砚好似从她身上看故人,这和尚也是。

”小女与大师从未见过面,大师为何知道小女没有将问题讲全?”她看着灵山大师,开口将自己的问题讲出。

灵山大师仍旧十分平静的道:”贫僧自是知晓这其中缘由,方才询问施主。”

”大师为何会找小女?”赵时玉有些疑惑的开口,眉头微皱,她想不通这些的联系。

”自然是受人之托。”灵山大师没有隐瞒,直接将理由说了出来。平静的脸上无一丝波澜,像是那金莲上的佛像。

”受人之托……”赵时玉重复着这几个字,她想到了郑砚。这是国寺,而他是摄政王,灵山大师与他,大概是相识的。况且刚刚郑砚便是从这个方向离开的,这个猜想愈发显得真实。

思绪开始有些混乱,头也昏昏沉沉有些发晕,打不起精神。香气萦绕在周围,眼皮越来越重,是香有问题?

”这人,可是摄……”她试图打起精神来,可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原本盘坐在垫子上的灵山此时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身边。

赵时玉有些错愕地微微抬头看他,只见灵山伸出一根手指,在她额头上轻轻一点。那慈眉善目的和尚仿若渡苦的神佛,低垂着眼轻轻对她说:”睡吧长公主,在梦中你便会知晓,等你醒来便一切都清楚了。”

——————

”怎么样?”一道男声自内屋传来,暗含焦急,灵山看向他。

只见刚刚离开的郑砚自内屋走来,一身玄色衣衫,愈发显得他整个人冷硬不近人情。但此时他的脸上却带着一抹焦急与期待,正看着灵山大师等待着他的回答。

灵山又盘膝坐在了他原来的垫子上,闭上眼睛回答他:”大概是可以的。”

这个有些含糊的答案郑砚自是不满意的,可他看着倒在地上的赵时玉时却失了现在问他的心情,地上这么凉,她会不会着凉?

想到这里,他快步走到赵时玉的身边蹲下,伸手把她拥在怀里,轻松抱起来向内屋走去。

这处禅院是香客平时借居之处,并不是灵山的房间,而且有小沙弥定时打扫,所以床褥是干净整洁的。

他掀开被子,将赵时玉轻轻放下,之后细细给她掖好被子。

”杨岁欢……”

因在后山,再加上一些常绿树木的遮挡,这间屋子有些昏暗。前世的她与现在的她交叠,让郑砚一时有些分不清自己是在重复前几日的梦境还是在现实。

他伸出手,有些眷恋的摸了摸赵时玉的脸颊,触感温热细腻,不是冰冷的,她真的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郑砚收敛了情绪,再次从内屋走出。待走到灵山身边时,他也一撩衣袍坐在了灵山旁边的垫子上。

”这香不会对她的身体有什么危害吧?”

听到郑砚再次问出来这个他前几日一直在问的问题,一遇到关于那长公主的事情,郑砚就有些欠缺思考优柔寡断了起来。他又想到那长公主杨岁欢刚刚辞世之时,郑砚双眸失神抱着她的灵体前来找他寻求帮助的样子,那时,灵山甚至以为郑砚会不顾一切跟着杨岁欢一同离开。

灵山低低叹了口气,睁开双眼:”贫僧已经说过多次,这梦回香是第一次使用,没有先例,贫僧也不好保证。只是它确实是无毒的。”

郑砚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晓了。他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刚想开口询问,却被灵山打断:”能不能回想起来,能想起来多少,小殿下也不必再问,贫僧也不知道晓,一切全凭你二人的造化了。”

”只是小殿下,您这么在意那长公主,只怕……对您的计划百害而无一利啊,望小殿下三思,对她也要保持警惕,她毕竟是那皇帝的姐姐。”灵山苦口婆心的劝诫。

听到这个,郑砚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闭了闭眼,睁眼又是那个清冷沉稳的摄政王的模样:”大师放心,这些我都记得。”

”算算时间,那长公主应该快醒来了,小殿下去看看罢?”

听了灵山的话,郑砚站起身来,先是迟疑了一下,然后慢慢走进内屋。

床上的小娘子仍是他放上去时的模样,乖乖巧巧的样子,与郑砚印象中的她有着很大的差别。

他坐到了床边,伸出手握住赵时玉的手,手如白玉温热,是前世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赵时玉呼吸平稳,嘴唇红润微微张合,好似在重复着一个人的名字。郑砚像是受到了蛊惑一样,他弯腰凑近想要听的清楚些。

”阿砚,阿砚……”是他的名字。

郑砚愣住了,瞬间一抹狂喜涌上心头,是她,是她的岁欢回来了。

就着靠近的姿势,郑砚轻轻贴在了赵时玉的上面。他握着她的手,微颤的唇贴上小娘子光洁白皙的额头,然后顺着鼻梁向下到鼻尖,最后吻上了那红润的双唇,温热的触感让他有些迷恋。

只是贴着,就让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心安与满足。

察觉到赵时玉的气息微变,手也颤了颤,郑砚立即直起身体站了起来。

他有些不自然的理了理衣服,手也因为紧张不知道放在何处,索性凑到唇边掩饰一般轻咳一声。

低头,恰好看到赵时玉睁开双眸。

赵时玉脑中思绪混乱,太多太多的记忆一齐涌入脑海,让她本就有些欠缺的身体更加不适,头昏昏沉沉的疼。她想起来了自己作为杨岁欢的记忆,同样,前段时间作为赵时玉的记忆也存在于她的脑中。

抬眼,就看到郑砚在一边站着咳嗽。她自然记得郑砚前段时间的那些话,想必今日的事情他也有参与。但此时头疼得厉害,她一时理不清其中关系,也想不清楚该怎么办,索性继续装糊涂。

看到郑砚后,赵时玉像是受到了惊吓,立马撑着身体坐起来,眼含惊恐,声音也带了一丝颤:”摄……摄政王大人,您怎么会在这里?小女……小女为何会在床上?”

《摄政王追妻日常》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