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如梦不归

>

如梦不归

半山山雨 著

古代言情 如梦不归 庄云梦 秦霄白

网文大咖“半山山雨”大大的完结小说《如梦不归》,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庄云梦秦霄白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云梦,跪下!”庄云梦紧张的攥了攥手,掌心里不知道何时多出了许多汗水,湿漉漉一片,汗水蔓延进伤口传来轻微刺痛,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她还是慢慢跪下,毕竟眼前之人不是旁人,而是师傅,她又敬又怕的师傅。庄舟见庄云梦跪下了,自己缓缓从案上取了三根香,在烛火上点燃插在了香炉中,退回原地后对着牌位行了三次揖礼,...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庄云梦秦霄白   更新: 2022-11-26 01:5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小说《如梦不归》,由网络作家“半山山雨”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庄云梦秦霄白,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时间渐渐流逝,头顶的云雾奇障全部散去,半空之上陆陆续续有人纵身跃下进入霜冷,霜冷众弟子见敌人已至,也纷纷提起十二万分精神拿出兵刃迎战,一时间,霜冷殿前广场上刀光剑影,奇阵迭出庄云梦这边,她被白暮山定住身形从师傅和师兄弟眼前扛走,毫无反击之力,只能逞口舌之快,望着白暮山恨恨说道:“白暮山,你这个懦夫,你就是个逃兵,难怪你被师傅逐出霜冷,你真是不配当霜冷的弟子,你要走你走,你放我下去,我不走,就算是...

第5章 生世揭开

院内走道上亮起了灯,庄云梦抬头向上望了望,天已经黑透,昏黄的灯下,庄舟走得不快,她便也放慢脚步,始终保持跟在他三步开外。

庄舟抬步迈过低矮的门槛,进了祠堂,庄云梦这一路却在分析刚刚师傅是否听见了她的话,因而有些分神,到了门边一时不察险些被绊倒,虽然未四脚朝地摔个蛤蟆趴却也直接踉跄跌至蒲团边,手掌上也擦破了皮,溢出一丝血迹。

恰在此时,远处枯树上传来几声鹧鸪声,似乎也在嘲笑她。

“小心我明天将你打来烤了吃!”庄云梦睨了一眼枯树的方向,心里默默咒骂,随手在身上擦了擦手上的血便站起身,而后又俯身拍了拍裙角,才终于恭敬的面对着庄舟站立。

“云梦,跪下!”

庄云梦紧张的攥了攥手,掌心里不知道何时多出了许多汗水,湿漉漉一片,汗水蔓延进伤口传来轻微刺痛,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她还是慢慢跪下,毕竟眼前之人不是旁人,而是师傅,她又敬又怕的师傅。

庄舟见庄云梦跪下了,自己缓缓从案上取了三根香,在烛火上点燃插在了香炉中,退回原地后对着牌位行了三次揖礼,接着看向她问道“知道为什么让你跪吗?”

摇摇头,她答道“不知。”

“今天是你十八岁生辰,你且先对着这个牌位叩上三叩。”庄舟指了指案上最前方的牌位,继续开口道“这位柳秦氏姓秦名书语,你记住这个名字。”

庄云梦抬起头朝师傅指着的牌位扫了一眼,心里默念了一遍“秦书语”,虽然不知道师傅为什么要自己拜她,但仍旧依照师傅的话恭敬叩拜了。

以前她也曾在祠堂罚跪过多回,却从未注意过这些牌位上的字,更没仔细瞧过这位柳夫人的牌位,祠堂里供奉着这么多牌位,师傅却独独让她拜这位柳夫人,想来这位柳夫人定是对师傅极其重要。

待庄云梦叩拜完毕,庄舟缓缓开口道“今日,你便年过十八岁了,二九年华便该有自己的担当!”沉默片刻,他又继续说道“虽然无意瞒你,但到现在,有些事你该知道了!”

平时看的话本子多了,听了这些话庄云梦隐约猜到些什么,这些话分明就是话本子里将要听到惊天秘密的前奏嘛,她不自觉跪直身子,好奇地等待着师傅的下文。

庄舟走近几步,轻轻转动了那位柳夫人的牌位,牌位下弹出来一个暗格,他伸手小心翼翼取出一个做工精巧的梨木盒子,打开盒子,又从里面取出一块玉佩。

庄云梦盯着那玉佩看了几眼,那玉应是极为罕见,玉中竟带了丝丝红色脉络,细看之下,那血丝脉络还在游走,彷如人的血管。

拿起玉佩,庄舟端详了片刻便递给庄云梦,解释道“这是柳家至宝血玉,你收好。”

“柳家?是留云山庄的柳家么?”突然想到什么,她连忙求证,问道“师傅,那这位柳夫人是留云山庄的那位柳夫人吗?我在渊口还曾听过一些留云山庄的旧事呢,一夜之间全数惨死,也是可怜!”

庄舟也没料到庄云梦会知道这些事,有些错愕,愣神好久才回过神来,朝着她点了点头,轻叹了口气说道“这天底下,还有哪个柳家拥有血玉呢!”

虽然不知道师傅为什么会将这块玉佩交给自己,但庄云梦还是习惯性的听从师傅的命令,刚伸手触到血玉,玉佩里的血丝脉络便微弱的闪了一下,无风的祠堂内,烛火摇动,就连台子上的牌位都抖动了起来。

她有些无措,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接过,双手就顿在那里。

“拿着。”庄舟无视祠堂里的动静,将手往前推了推,继续说道“这本就是属于你的东西。”

“属于我的东西?”庄云梦将玉佩拿在手里,疑惑了,左右瞧了瞧望着庄舟问道“刚刚您不是说这块血玉玉佩是柳家的至宝吗?”

“因为你便是书语的女儿,也是柳家的女儿。”庄舟抬头望向祠堂的屋顶,眼神似穿透屋顶看向了远方黑如墨色的夜空,等了好一阵,他才继续淡淡的解释道“你不叫庄云梦,而叫柳云姬。你们柳家世代只诞男婴,却定下规矩若是诞下女婴,便取字姬,姬为黄帝之姓,尊贵无比,按照字辈,正好排到云字,是以唤做柳云姬。我只是没想到,你会是由书语诞下。”

“柳云姬?”这个消息对于庄云梦来说过于突然,甚至有点惊悚,直接将她弄懵了,弱弱问道“那……这位柳夫人便是我的母亲,我便是留云山庄元家的孩子?”太过不可置信,以至于庄云梦一脸惊恐,就连声音都带了轻微的颤音。

“没错!”顿了顿,庄舟继续回忆道“想当年,留云山庄遭到以离国诡宗为首的各国几大势力血洗,等我例行从地宫出来的时候发现整个山庄尸横遍地,血流成河,无一活口,书语也已经被残忍杀害,那夜书语破了羊水,像是分娩过,身下到处是血,我在掩埋她的时候发现她的腹部有异动,刨腹取子,取出一个女婴,那便是你。我思索再三,将你带离留云山庄,以我之姓,为你另取姓名,也只是希望你羽翼未丰之前远离留云山庄的纷争,好好活着。如今,你已长大,何去何从便自己判断吧!”

“这么说,我的身上竟有血海深仇?”庄云梦重新审视了一遍眼前的牌位,脸上看过去似波澜不惊,实则心里波涛汹涌,原来那牌位上许许多多故去的人都曾是她的亲人啊,她以前从不知道呢。

“跟你说这些往事并不是希望你为家族、为书语报仇,我只是希望你好好活着,明白自己的来处,你并不是无根的浮萍。”长叹了一口气,庄舟继续道“至于血玉,交还给你是因为它本就是你柳家的东西,属于你,而且我也希望它能在危急时刻护你周全。”

“柳家血玉,持血玉者二九之年后滴血唤醒玉佩,可令目之所及的人事物如坠梦境,持血玉者杀伐随心,只是操纵人坠梦极耗费精神力,你父亲便是因为过渡耗损精神力猝然长逝,留下你母亲一人,你得切记不可妄用。”

似想到什么,庄舟补充道“柳家历代只诞男婴,我所说的坠梦之说也只是男性持玉者操纵,女性持玉者所致的结果就连密录里也并未记载,但我想,它至少会对你有用,至于具体的,就需要你这个唯一的柳家女婴去寻找答案了。”

庄云梦仔细听着庄舟所说,将手里的血玉攥紧,以往清澈如水的眸子里透出一丝坚毅,像是突然长大了。

“云梦~你且就用着庄云梦这个名字吧,江湖纷争,柳姓或许会为你带来灾祸,我只愿你一生平安顺遂,将来百年归去见到书语她才不会怪我。”

“师傅~”庄云梦内心无比沉重且惆怅,最终化为一声轻唤,投进庄周的怀抱里。

《如梦不归》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