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月映晨中

>

月映晨中

迢迢又朝朝 著

云瑶月 古代言情 宁奕晨 月映晨中

最具实力派作家“迢迢又朝朝”又一新作《月映晨中》,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云瑶月宁奕晨,小说精彩片段:其中一人正好看到了身边的男子神色凝重。“殿下,想看她就直说嘛,没人拦着你。”“咳咳,你是闲的吗,没别的事做,好在这里打趣我。”男子冷冰冰的声音吓了少年一大跳,险些没翻下屋顶...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云瑶月宁奕晨   更新: 2022-11-26 02: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云瑶月宁奕晨的古代言情小说《月映晨中》,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迢迢又朝朝”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辽王府外的台阶上坐着一个身着蓝色百叶纱裙的女子,她姿色尚佳,但却不是那种绝色佳人类型的,长得有点可爱软糯“娇娇”女子转过头,就看见一个眉如远山,眸如秋水,身着与少女同色的织金月华裙的姑娘轻移莲步地走来两个绝色女子一同站在辽王府大门前,引得不少路过的公子都驻足观望“月月,你怎么才来呀?”“我们走吧”云瑶月拉着苏婉娇就走,进到一条深不见底的小巷出了小巷,就到了一片竹林,最后左拐右拐,终于...

第2章 重见故人

次日清晨,云瑶月才悠悠转醒。

脸上还有尚有余温,她坐起身子,环顾四周皆是一片寂静。

哪里还有那抹白色?

云瑶月不免有些失落。

而不远的东宫正殿屋顶,两道黑色身影在那边默然的看着云瑶月的方向。

其中一人正好看到了身边的男子神色凝重。

“殿下,想看她就直说嘛,没人拦着你。”

“咳咳,你是闲的吗,没别的事做,好在这里打趣我。”

男子冷冰冰的声音吓了少年一大跳,险些没翻下屋顶。

“忽然说话做什么,你要吓死我?”

那黑衣少年扶着墙沿,一脸幽怨的眼神看着他。

许是他的眼神太过忧郁,成功让黑衣男子的注意从云瑶月身上挪开,放到了少年身上。

两人的互动云瑶月自是不知的。

此时,云瑶月正在东宫膳房找吃的,这个时间反正一个人都没有,也不用太担心有人会来。

少女穿梭在各种空荡荡的用具间,终于找到了一个油纸包。

拆开一看里头放着的正是自己最爱吃的百草糕,葱白似的手指拈起一块,浅尝一口。

竟然还是热的,这绝不可能是凭空出现的,那么是谁放的这里的呢?

会是他么?

有了这个想法,云瑶月立马夺门而出。

他一定还没有走远……

可是,等云瑶月找遍了整个东宫,居然还是一个人没有看到。

那俩人就在屋顶上还没有走,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少女在殿内找。

“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竟然如此在意你,太子殿下可真是好福气了……”

黑衣少年阴阳怪气的说完。

回头却见到宁奕晨棱角分明的脸上那狭长的凤眼中的柔软。

忍不住感叹,这个人当真绝色。

之后才发觉不对劲,自己长得并不比他差多少啊。

一时没注意,定是被他的倾城美貌给蛊惑了。

唉,美色误人,美色误人啊……

余光瞟到黑衣人的脸上表情千变万化的,宁奕晨冷着一张脸,尽量不去看他。

云瑶月吃完了百草糕,眼看天色渐晚了,想要出宫回丞相府去,可却愣是没找到出宫玉牌,没办法,只好往回走一趟了。

走到一处湖泊,身后突然被人搂住了腰。

正要叫出声,抱住她的人就放开了她。

身后传来一声“母妃”。

云瑶月身形一震,略显稚嫩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云姐姐,怎么是你?”

回头一看,一个蓝色月丝锦袍的少年。

少年身后远远走来一个美艳的女人。

女人保养的极好,身段窈窕,身上的衣服更是蚕丝织锦云水纱制成,雍容华贵。

云瑶月看到女人马上行礼。

“瑶月见过贵妃娘娘,六皇子殿下。”

六皇子宁君诺年纪尚小,又天性乐观,颇受皇帝宠爱。

其母秦贵妃对这个儿子也不抱任何幻想,只希望他能快乐的生活。

但上辈子的宁君诺,被宁北渊蛊惑,利用了自己的妹妹,却在和妹妹的大婚之日上,抛弃妹妹,亲手杀了自己的母妃后,投靠了敌国,成了敌国的附马。

云瑶月不怪宁君诺,但如今自己一朝重生,自然要改变这一切的。

云瑶月这么想了一会,看着宁君诺那张稚嫩的脸,眸子闪过无数曾经的片段。

宁君诺可不是像他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的人。

宁君诺也正好转过头,一眼就撞到了云瑶月那深邃的眼眸。

他虽然不知道云瑶月为什么这么看着他,但是看到她的那双和小鹿一样的眼睛。

“哇,云姐姐的眼睛好好看。”

秦贵妃见状赶紧把宁君诺拉到身后,又告诫他不得无礼。

云瑶月这才反应过来一件事,便向他们表示自已无碍。

“云姐姐今日怎么有空进宫?”

可见他并不知道云瑶月住在东宫的事。

云瑶月也不好直截了当地跟他说,便含糊的避开了这个问题。

却不想,宁君诺看着自己的目光湿漉漉的,活像是你不告诉他,他就要哭出来了。

云瑶月扶额,这小家伙机灵得很,真拿他没有办法。

“六皇子殿下有礼,瑶月还有事,先行告退。”

宁君诺见她远去,眸子一暗,转头看向秦贵妃,收好情绪。

云瑶月回到东宫,抬脚刚想踏入,却见正殿灯火辉煌,时不时,还有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呵呵,这么快就迫不及待了……

她不用想都知道里面是谁。

不过她也懒得管,反正已经找到了出宫玉牌,终于可以出宫了。

云丞相府……

云瑶月刚走到自己的水落阁,迎面撞上一个娇俏的女孩,女孩见到她瞬间落下泪来。

“阿姐!”

见女孩抱着自己的手不愿放开,这让云瑶月身体有一瞬间的不适应。

抱住她的是庶妹云梦微,虽说只是个庶女,云瑶月十分喜爱这个妹妹,因此云梦微在丞相府中的地位与嫡女没什么区别。

前世这个妹妹为了自己,在被六皇子抛弃后,远嫁去了西域和亲。

云瑶月至今都还记得,那个记忆中笑容明媚的少女拉着她,流着泪在出城门前说的一番话……

“阿姐,梦微日后不能陪在阿姐身边了,阿姐一定要好好的,小心那个辽王。”

可当时的自己满心都是那个负心汉,以为云梦微也同那些人一样虚伪,以至于对她满是厌恶。

可即便是这样,云梦微也从不会去嫉妒云瑶月,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嫡姐视她如亲妹。

此刻,两个少女一起坐在秋千上随着微风轻轻摇晃,好不惬意。

良久,云瑶月看了看早已熟睡的云梦微,起身抱起她向她自己的院落走去。

大理寺。

“月月真回来了,此话当真?”

一个身着绯色官服的男子在听到下人的话后,面露喜色。

“表小姐如今平安,公子也可放心了?”

听得此话,男子也松了口气。

云丞相府……

云瑶月刚从云梦微的竹苑出来。

便有几个小丫头前来,朝云瑶月行礼。

“二小姐,老夫人有请。”

“好,别让祖母等急了,带路吧。”

云瑶月跟着她们去了整个丞相府最精致的地方,因此地风景宜人,安静致远。

是最适合老夫人居住,得了老夫人的同意,便取为“清心院”。

这一路上,映入眼帘的无一不是精品。

待走入屋中,云瑶月一眼就看到了那坐在椅子上的笑吟吟的老夫人。

“瑶月见过祖母。”

“月丫头快过来让祖母看看,哎呦,还是你好呀,你看看你大哥成天呆在边境也不知道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婆子……”

投入云老夫人的怀抱,云瑶月听着老夫人的唠叨心安了不少。

“二小姐,三小姐醒了。”

一听声音她就知道是云梦微的身边的红雨。

云瑶月一眼扫过红雨。

“瑶月晚些时候再来看祖母。”

“月丫头不必如此多礼,去吧。”

等云瑶月终于弄完回到自己的床上之后,忍不住的困意袭卷,竟没一会儿,刚闭眼,就昏睡过去了。

恍惚之间,竟再次看到了他……

“奕、奕……晨哥哥……”

“嗯,阿月别怕,我在呢……”

宁奕晨看着她恬静的睡颜,眉眼温柔得能滴出水来,为她轻轻掖好被子,俯身悄悄在云瑶月洁白如玉的额头亲了一下。

宁奕做完这些之后,耳尖都红了,甚至有些手足无措地,如同怀春少男般娇羞。

见她要醒来,便“噌”地一下飞也是地走了。

次日清晨,云瑶月醒来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回想了昨晚的梦境,脸也不自觉地红了。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但除了他之外,便没有人叫自己为“阿月”了。

宁奕晨……你为什么要这样呢……

藏于心底的问题,终究不会问出来,这是上一世长大后的云瑶月所学会的。

“三小姐,二小姐还未起身,你不能进……”

“二姐平日起得最是早,今日怎么这样晚?”

“奴婢不知,二小姐你就别问了。”

“罢了罢了,既然阿姐没起,本小姐就走了还请盐心姑娘转告阿姐。”

直到门外的声音渐远,云瑶月才是起身。

如果自己没记错,花灯节就要到了,自己的这个妹妹也许要对那个负心汉动心了。

不行,得釆取计划了。

皇宫,凤鸢殿偏殿。

一个身着银蓝色锦袍的少年,头发用银云冠高高束起,他手持弓箭,对准目标,嗖地一声,只听“吱”的一声,射中了,是一只兔子。

“不错,诺儿的箭术已经很好了。”

“多谢母妃夸赞,但这这还远远不够……”

少年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有了一抹红晕。

秦贵妃没看到自家儿子越来越红的脸。

只笑着对他说切不可得寸进尺的话语,之后就径直去了房内,留下宁君诺独在外头。

宁君诺看着秦贵妃离去,便悄悄从衣襟中掏出一个小银铃。

看着它,眼底闪过一丝温暖。

一旁的小伴读看到他又盯着那个银铃看着。

“诺儿,你还在外院干什么?”

秦贵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宁君诺吓得立马将银铃收起,转身就看到自家母妃绝美的身影。

“母、母妃,你怎么又出来了?”

宁君诺收起心思,再抬头时,便恢复到平常的有点坏坏的样子。

秦贵妃看着自己儿子与太子有八分像的眉眼,再加上一些行事作风也与之相像。

轻叹口气,她是真的不想自己的儿子卷入皇权争夺这场浑水中。

可秦贵妃何尝不知,生在皇家,有些事情自己都做不了主。

只愿皇帝能念在一丝儿时情分上,不要将让她的儿子给推入深渊之中。

“母妃不要受凉了……”

宁君诺让人拿了斗篷为秦贵妃披上,一边絮叨着,一边为她拿着东西。

正月十五前夕便是清溟国的花灯节。

据说在这一天内,男女可一同许下一生的愿望,还可一同放花灯。

不同于以往的花灯节,今年的花灯节似乎比往常还要热闹呢。

有个原因便是原太子刚“逝”,皇帝下令众人祭奠。

陛下将那个最早封王打发出京的辽王招回继认太子之位,要知道皇后嫡出的可不止宁奕晨一个。

整个京城就像是炸了油一样。

但是私底下的意思,不少各大臣子中支持宁奕晨的也纷纷找下家投奔,也有些忠心的人说什么也不肯走。

事实证明,那些没有走的人都是对的。

云丞相府……

清心院中早已坐满了人。

云老夫人被小辈逗得笑眯了眼,转而看向自己的大孙女,让云瑶月过去,转而拉着她的手,满意的点头。

云瑶月朝四周看了看,转眼就看到了站在云老夫人身后的女孩儿。

又见老夫人望着自己一副笑脸,转瞬之间便明白了什么。

花灯节被邀参加宫宴的都是三品官员中的子女,皆是嫡出子女出身。

庶出子女都不好意思带出来。

偏偏云瑶月是个例外,自小就对庶妹云梦微如同亲生。

平常有太子殿下在,旁人都不敢去随便议论她们,但今年可就不一定了……

而这个站在老夫人身后的女孩儿是老夫人的远亲侄女,小门小户就算了,还是个庶出。

“月丫头,你也将怜儿带进宫吧,她自小日子苦,还未看过皇宫呢。”

云瑶月看着她,眸光流转中看到她眼底的贪婪与不甘。

云瑶月不用脑子想都知道陈怜儿在想什么,但她看破不说破。

以祖母现在对陈怜儿的态度来看,是带她入宫去找虐吧。

若是陈怜儿聪明些也就罢了,可若不是,看那些贵女的口水不淹死她,不过这么一来也可转移注意力,对自己也没坏处。

云瑶月丝毫不变脸色,就这么应许了的模样。

陈怜儿刚装出的泪水又狠狠的给憋了回去。

云老夫人见云瑶月这么识大体,也是相当满意这个嫡孙女了。

进宫的马车早已备好,云瑶月拉着云梦微去了自己的院子。

陈怜儿见云瑶月拉着一个与自己同龄的女孩儿走了。

看着那个女孩身上那件华美衣裙,嫉妒强烈的占据了陈怜儿的内心。

“怜儿妹妹打算就这么入宫么?”

云瑶月清冷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月映晨中》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