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凰女医妃

>

凰女医妃

北羊南牧 著

凰女医妃 古代言情 曹锦瑟 蓝元淳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凰女医妃》,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曹锦瑟蓝元淳,由大神作者“北羊南牧”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送什么特别贵重的,曹锦瑟也不愿意花那个钱。算了,就随便买份文房四宝里面的一两样,凑个数吧。不一会儿,尚妈妈回来了。“甄姨娘还真是,马上要办宴会了,也不跟咱们说一声...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曹锦瑟蓝元淳   更新: 2022-11-26 05: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凰女医妃》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曹锦瑟蓝元淳,《凰女医妃》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第二天,曹锦瑟收拾好,正准备带着尚妈妈去给母亲请安就见曹锦元被四个丫鬟,两个婆子,簇拥着走了进来今天的曹锦元一袭水粉色烟霞襦裙,梳着留仙髻,插着一根金步摇同样的水粉色绣暗花腰带,将腰身紧紧束起,更显腰细腿长,走起路来袅袅婷婷她满脸的得意和骄傲之色,让曹锦瑟莫名其妙“姐姐,今天是淑妃娘娘邀请我们,去灵源寺进香的日子,你准备得如何了?我们一起走吧”淑妃娘娘邀请?曹锦瑟看向尚妈妈“大小姐,...

第7章 文房阁

回到锦园,曹锦瑟把母亲给的几样首饰,衣裙还有两张百元的银票,交给尚妈妈收好。想想,忽然问道“尚妈妈,娘说,下月初八,是父亲的生辰,府里会摆宴席庆祝吗?”

“我前天看见于妈妈,带着外面玉衣坊的花娘子上门来,说是准备给老爷做几件新衣裳,莫不是为了下月的生辰宴?”尚妈妈说着,擦了一下手,“我去打听打听。”

曹锦瑟心里想,虽然对父亲没有什么感情,但是,作为嫡女,父亲生辰不送礼,好像也太难看了一些。

要说,用心的话,送什么自己手工绣的万寿图啊,松鹤图的,曹锦瑟也没那个心思。送什么特别贵重的,曹锦瑟也不愿意花那个钱。算了,就随便买份文房四宝里面的一两样,凑个数吧。

不一会儿,尚妈妈回来了。

“甄姨娘还真是,马上要办宴会了,也不跟咱们说一声。老爷身边的小顺说,连大少爷都去信了,让赶在老爷生辰前回府呢。”尚妈妈一脸气愤。

“这不还有几天么,来得及,妈妈不必担心。”曹锦瑟笑着对尚妈妈说,“我都想好送什么礼物了,不费事,过两天我带玉儿出去买回来就是了。”

尚妈妈一听,也放下心来。正巧,夫人给小姐又做了新衣裳,再准备一份生辰礼,也就够了,到时候,小姐也不会丢丑为难。

听雪苑里,甄姨娘也在为相爷的生辰宴,做着准备,身边几个管事的娘子,都在屋里,一一汇报着准备的事项。

“姨娘,食材采买的都差不多了,一些干货已经买好,鸡鸭鱼肉的都定好了,到日子前两天送进来,保证新鲜的。”刘娘子汇报着。大厨房管事甄妈妈被打,送出府后,由刘娘子接任管事。

“嗯,大宗的定好,剩下的一些小东西,初四那天,再统统核计一遍,以防有疏漏。”甄姨娘说着。

“请帖发放名单,于妈妈等会儿交给平叔,让他再请相爷过目一次。”

“宴客的前厅布置,各院子,后花园,王大娘子,都仔细着。”

“是,姨娘放心,定不会出差错。”各管事娘子,一一答应。

“都先下去吧。”甄姨娘说完,挥挥手,管事娘子行礼退出。

最近,甄姨娘也很烦恼。

自从灵源寺上香回来,曹锦元就像被霜打了的茄子,蔫蔫的,提不起精神。问她怎么回事,她也不肯说。

问得多了,她才说,她不想进宫,不想嫁给三皇子,再问,就不肯多说什么了。

为了能将曹锦元嫁给三皇子,甄姨娘已经筹谋了多年,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难道是曹锦瑟做了什么?这曹锦瑟自从上次马惊摔晕醒来后,变得机灵狡猾了,十分难对付。

即使弄不死她,也不能让她嫁给三皇子。否则,那位也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再说了,她做不成皇子妃,对自己,对自己的一双儿女才是最好的。

我的一双儿女,那么优秀,元儿聪慧美丽,荣儿也是仪表堂堂,学问又好,如今在山阳书院,夫子都夸呢。生的好,是我这一双儿女的本事,能不能为他们筹谋好,就是我这个作娘的本事了。总不能让我的儿女一辈子是庶女庶子,低人一等。

甄姨娘谋算着,一双美眸里闪着阴狠的光。

七月初二这天,吃过早饭,曹锦瑟带着玉儿出门,直奔文房阁。

文房阁,是京都中,最大最有名气的文房四宝专卖店。坐落在最热闹的中央大街上。中央大街,相当于现代的繁华商业街,主街道两旁,各种店铺鳞次栉比,凡是生活所需,在这里可以一站式买全。

大街上也非常热闹,来往行人络绎不绝,各类小摊贩也很多。

这文房阁,有三层楼。

一楼是文房四宝,种类繁多,价格实惠,一般百姓或者小门小户人家用,多在这里买。

二楼也是文房四宝,但是都是精品,价格也比较高,不是一般普通百姓可以消费的。

曹锦瑟带着玉儿,直接先去了三楼。

三楼则比较有趣,类似现代的书画吧。就是一个文化消费场所,提供干净的场地、书画桌和书画条件。顾客可以空手而来,按照时辰计费。临走的时候,甚至书画作品和暂时没用完的材料,都可以实现寄存。这样子空手而来、空手而去,轻轻松松,花钱买消费,花钱买体验,花钱租空间。

中间是一方长桌,类似大堂式,每人有一块地方,如果要求不高,可以在这里做书画。

四周则是一间间不大,但独立的包厢,可以自己挥毫泼墨,也可以约上三五好友,切磋技艺、分享心得。

不得不说,曹锦瑟很是佩服文房阁老板的经营思路。产品丰俭由人,又有新奇点吸引顾客。

对于书画艺术,曹锦瑟并不陌生,且不说,自己从两岁起,就被送去各种兴趣班,接受艺术的熏陶,当然书法绘画是这其中最主流的。

而且,爷爷除了医学研究外,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书画收藏,家中收藏了很多历代名家作品,从小被爷爷带大,一点一滴,耳濡目染,曹锦瑟对书画的欣赏水平也颇高,自己也有一定的绘画功底,但其实她最擅长的是画漫画和卡通画。

一时兴起,曹锦瑟走到大桌前,挑了一只笔头较细的画笔,在一张白色宣纸上,动手勾勒起来。

玉儿惊奇地看着小姐拿笔作画,动作熟练,不似装模作样。

她赶紧上前,按住曹锦瑟的手,悄声道“小姐,不是要去买东西么?咱们回去再画吧。”

小姐哪里会作画啊,勉强会写一些字,也登不得大雅之堂。在外面动手作画,岂不是让全京城的人看到小姐不会作画?小姐的名声,这些年已经够坏了,不能再添一笔了呀。

曹锦瑟见玉儿的神色,就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小丫头人虽然不大,想问题还是很周到的。

“玉儿,别担心,现在这里人不多。我很快的。”果然,曹锦瑟就画了简单几笔,一幅俏皮可爱的卡通小丫鬟形象就跃然纸上。

看着那张卡通人物画,玉儿半天合不上嘴,还是曹锦瑟在她脸上胡乱揉了一下,她才没有失态太久。

“小姐,这画的是奴婢吗?”玉儿激动地说道,“也太可爱了,比奴婢可爱一千倍。”玉儿小心的捧起画作,仔仔细细的欣赏起来。

只见画上,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少女,髻上扎着两根红色的发带垂落下来,圆圆的脸蛋,一双夸张的大眼睛,眼睫毛颗粒分明,弯曲如蝶翅,樱桃小嘴,身穿跟玉儿一样的斜襟短袄,绣花裤子。

原来是卡通版玉儿,一个娇俏可爱的少女。

“这幅画,可以送给奴婢吗?小姐,我要带回去,给尚妈妈看看。”玉儿对这幅画爱不释手。

“你喜欢就送给你呀。”曹锦瑟笑着说。

曹锦瑟心想,这个时代的人,也会喜欢漫画卡通一类的人物画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是不是也可以给丞相老爹送一幅这样的画?既省时省力,又不费钱。

“曹大小姐,我家主人,请小姐内室一叙。”一位身穿青衣长衫,年龄四十多的中年男人,走过来向曹锦瑟弯腰一揖。

“你是谁?你家主人又是……”曹锦瑟警惕地问道。

“在下姓陶,陶然,是这家店铺掌柜,我家主人是……,您去见他自会相告。”陶掌柜彬彬有礼。

曹锦瑟也好奇,这人见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好,请带路吧。”

“小姐……”玉儿冲曹锦瑟摇摇头,一个闺阁大小姐,怎么能跟陌生人说见就见呢。

“玉儿,你到店铺门口等我吧。”曹锦瑟也不想带玉儿去见陌生人,不知道有没有危险。

玉儿怎么可能让小姐单独去,坚定地跟在曹锦瑟身后,“奴婢跟小姐去。”

陶掌柜看了一眼主仆,嘴角微扬了一下,恭敬道“大小姐请。”

跟着陶掌柜,从两个独立包厢中间穿过一道门,出门后有一个小小的平台,从平台边上,延伸出去用藤木编成的一道吊桥,吊桥对面,又有一座华丽的楼阁。

从吊桥过来,进入这座楼阁,又上了一道楼梯,在一道门前停下,陶掌柜站在门口,恭声禀告“主子,曹大小姐来了。”

“进来吧。”屋里传出一声好似大提琴一样好听的声音。

陶掌柜打开门,作了一个请的姿势。待曹锦瑟走进去,他却伸手拦住了玉儿,温声道,“门口等吧。”

曹锦瑟走进来,主位上端坐一人,如同妖孽。

曹锦瑟自认为,出入上流社会,见过的靓男美女不计其数。然而,这一位,还是让她惊艳了一下。

深邃立体的五官,集冷硬优雅与无拘散漫于一体,矛盾又奇怪的和谐,嘴角上噙着淡淡笑意,一双眼睛幽深如潭。

一身玄色衣袍,绣工精湛,坐在那里,也彰显着贵气不凡。

更令曹锦瑟吃惊的是,对于此人,有种莫名的熟悉。

“过来,你叫曹锦瑟?”男子语速很慢,但是声音极其好听。

看着曹锦瑟,脸上短暂的一惊过后,变得云淡风轻,平静无波,既不像一般女子那样怯弱,也无一般女子见到自己后那般羞涩,只是一派落落大方。

“请问公子,见小女所谓何事?”曹锦瑟开门见山。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然后伸手递过来一个玉佩,抓起曹锦瑟的手腕,直接塞进她手里。

曹锦瑟手里的玉佩,清凉温润,低头细看,通透莹润,十分漂亮。玄色丝绒穗子,清贵典雅。

曹锦瑟一脸懵,疑惑地看着他。

“小姐画艺新奇,在下想求画作一幅。这个只是见面礼,画成之后,另有重谢。”

“这,小女拙作,无意外传,恕难从命,让你失望了,不好意思。”说着,曹锦瑟把玉佩又还回来。

“作为报答,我可以答应小姐一件事,无论什么,定帮小姐完成,决不食言,如何?”见她拒绝,男子马上又抛出一个诱饵。

不过说实话,这个诱饵,对曹锦瑟还是挺有吸引力的。她现在,就像自己一个人,行走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中,既没有同伴也没有水源,又前路茫茫。这种感觉很不好,现在有个人,伸出一条大腿,让她抱,也是求之不得。

“请问阁下是?”曹锦瑟得知道,这个大腿有多粗啊,别是个绣花枕头吧?

“英亲王府世子,蓝元淳。”

“噢……,那公子想求什么画?”王府世子,可以。一幅卡通画,不值钱,划算。

曹锦瑟心里盘算着。

“就一幅小像吧。”

“可以。”曹锦瑟爽快的答应,“但我有个条件,画作完成后,世子不能对任何人说,画作出自哪里。然后必须帮我完成一件事情。”

“好,画作完成后,你可以说出,要我帮你完成的事情。”蓝元淳看着曹锦瑟,挪不开眼睛。

她身形修长,腰背挺拔,一身湖绿色纱裙,束一条同色腰带,更显身姿窈窕,腰细若柳。巴掌大的小脸,一双翦水秋瞳,一张樱桃小口。

那日在街上被她所救后,蓝元淳一直无法忘记,一个能够靠近他,而他又不排斥的女子。自知道她是相府大小姐后,一直派人暗中留意,大小姐的行踪,今日本想来一次偶遇。

不料,大小姐初展身手,即露锋芒。

听下属描述,这样的画技,确实未见过,新奇的狠。

她有那么高超的医术,还藏有这么好的画技,她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技能?

今日一见,越看越觉得,他不仅对她的靠近不排斥,对她的长相,也很是喜欢,对她身上如同宝藏一样隐藏的东西,也很着迷。

从来不喜欢女人靠近,也从没对任何女子心动,一度以为自己是个,是个不正常的人,原来,自己一直是在等待,等待这么一个人的出现么?

曹锦瑟,谢谢你出现了!

“你不必着急,画好后,等过两天,我派人来取。”

“也好,那我先告辞了。”曹锦瑟说完,转身出了门。

蓝元淳看着她的背影,直到最后一片衣角,消失在门口。房间里似乎还留着她身上淡淡的荷香。不觉勾起了嘴角,曹锦瑟,来日方长!

“蓝一。”

“属下在,主子有何吩咐?”蓝一像影子一样闪出来。

“把蓝九和蓝灵,送到曹大小姐身边,贴身保护。”蓝元淳说着,抬腿走出房间。

主子还真舍得啊?蓝一心里腹诽着。蓝九和蓝灵两人年岁不大,但是被世子的暗卫组织冥域,培养了五六年了。这俩人,现在无论智谋还是武功,都可以独挡一面,堪当大任了。这么好的人才,一次就送出去俩?

蓝一是冥域的头,当然爱惜人才。

曹锦瑟出门后,寻到玉儿,又一起到一楼,买了一副砚台。

两人出门后,又在街上逛了一气,给玉儿买了糖葫芦吃着,想着母亲和尚妈妈都喜欢岳记桃酥,又带了几包。

曹锦瑟又带着玉儿去扇品阁,想着帮母亲买一把团扇。

《凰女医妃》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