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

>

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

蓝银银 著

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 文岁雪 现代言情 蓝银银

现代言情小说《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文岁雪蓝银银,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蓝银银”,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在他们对骂期间还有几个同学也参与骂了几句高贞宇,把高贞宇气得在宿舍无能狂怒,在宿舍离他不远处的杨呈听到他的吼叫没憋住笑了,然后有几个上夜班的被吵醒的很不爽就说了他几句,结果差点没打起来。文岁雪的好友里基本都是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和老师,在刷空间的都纷纷吃起了瓜,然后都感叹这个叫深沉的真会骂,结果双方都不...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文岁雪蓝银银   更新: 2022-11-26 06: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文岁雪蓝银银,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蓝银银”,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岁儿,你要去哪啊?”盛夏,夜晚10点半,乡间一条小道上一前一后的走着两人,一小一老皎洁的月光洒在地面上,让行走在夜晚的人没有手电筒也能看清路“岁儿?等等奶奶,这大晚上的,你要去哪儿啊?”老人焦急的跟在女孩身后,但由于是夜晚,眼神不好,勉强能看清些路,因此走路小心翼翼;不过好在前面的女孩走路也是较慢,倒不至于跟不太上“岁儿,别走了,奶奶快跟不上了”这一路跟了许久,身为一个农村老人,又一路担...

第4章 重圣灵4

沉迷叼毛

忧伤少年怕了?敢发地址不?

深沉不敢,你长得太丑,我怕被吓死!

忧伤少年cnmd,你很牛是吧?

文岁雪听到提示音一直在响,索性也没心情玩了,就去看了看,结果就看到备注人渣的和备注杨经理的骂起来了…

卧槽,什么情况?这俩人是没有好友关系?

仔细一看就看到高贞宇发的评论,她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

结果这俩人还在互骂…看这情况明显是杨经理更胜一筹啊,然后文岁雪给杨呈发了个消息。

杨呈骂了会觉得就在文岁雪说说里骂人好像不太好,要不他还是停下吧,然后就看到了文岁雪给他发来的消息会骂就多骂点,加油!

杨呈:……啥情况?他要不要继续?不过她这么说,说明文岁雪应该不喜欢他吧?

这么想着,他问你讨厌他?然后就继续去骂高贞宇了,结果高贞宇就那几句话,要么就是发地址来干架,要么就是说他嫉妒,杨呈觉得高贞宇简直就是个智障,让他觉得很无趣,直接就不理他了,高贞宇看自己发了好几条对方都不说话,以为对方怕了,最后又放了句狠话就没后文了。

文岁雪看到杨呈发来的消息,想了想她决定还是不要回复的好,她去看俩人互骂的结果,看见高贞宇发的那些话,她简直是要无语死,发来发去就这么几句,人家杨呈好歹都不带重复的,不过看高贞宇被骂得狗血淋头,她无情的在心里大笑,主要宿舍有人在睡觉,她也不好笑出声来。

在他们对骂期间还有几个同学也参与骂了几句高贞宇,把高贞宇气得在宿舍无能狂怒,在宿舍离他不远处的杨呈听到他的吼叫没憋住笑了,然后有几个上夜班的被吵醒的很不爽就说了他几句,结果差点没打起来。

文岁雪的好友里基本都是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和老师,在刷空间的都纷纷吃起了瓜,然后都感叹这个叫深沉的真会骂,结果双方都不骂了,只能失望的去看下一条说说。

看文岁雪没有回复他消息,杨呈不由得在心里想,她应该是讨厌高贞宇的,不过既然讨厌,为什么一开始还给他好友?奇怪。

第二天一早,文岁雪跟着一群人在公司吃早饭,跟他们一起聊起了天,还互相加了好友,杨呈在一旁吃完后就上楼去了,没一会就拿了东西下来。

他拿过去给文岁雪说“这是工作服,你吃完饭去更衣室换上。”

文岁雪“好的。”

在更衣室换完衣服后,她看了看,白衬衫加包臀裙,包臀裙还是中规中矩那种,长到膝盖,她想起昨天看见的女服务员好像基本都不是这种包臀裙,她们的包臀裙又短又紧致,完美的露出线条,很是性感,像是自己去买的,要不她下班了也去买个?不过她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换完衣服出来后,刚好高贞宇也姗姗来迟,一眼就看见了穿着工作服的文岁雪,有一种职业女性的美感,他不由得往下看,想着要是换个包臀裙就好了,那不得性感死啊。

文岁雪出来后就上楼去接班了,根本没注意到高贞宇的眼神。

高贞宇看了看手机时间,以最快的速度吃了几口饭,一边吃一边在心里暗骂,妈的别让他知道昨天那些骂他的人是谁,害得他觉都没睡好还起晚了,等他换完工作服去接班已经迟到了。

杨呈“迟到,扣钱!”然后心情很不错的离开。

高贞宇委屈“别啊杨经理,这次就算了吧,再扣我都没啥工资了。”杨经理以前起床不都是会叫他的吗,怎么今天没叫啊,气死了!

高贞宇属于那种没钱还不好好工作的人,从来都是吊儿郎当,觉得自己跟古惑仔一样很帅,平时穿搭也是古惑仔那一类,走路也学古惑仔,结果他那走出来的步伐不帅不说,就跟那地痞流氓一样。

杨呈走到吧台问“要进多少货都填好了么?”

文岁雪一边对照晚班留下的货物表一边填写,回道“快了,就差几样了,等会给你。”

杨呈看着拿笔写写写的她,纠结了会问“昨天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我。”

文岁雪愣了一下,抬头看他,四目相对,文岁雪尴尬的别过眼,心里想着她当时都那样说了,要是说不讨厌那也没道理,但要是承认了,那他哪天去告诉高贞宇咋办?

她虽然想报复高贞宇,但不知道为什么,越长大心里就越觉得并没有那么恨他了,就像是他已经死过了一样,她有时候还以为是因为她现在生活好过了所以消磨了些,但又觉得她不是这种性格,真是想不通。

她说“说不上讨厌。”然后把表格递给杨呈“填好了。”

说不上讨厌是什么意思?想不通他接过表格就去进货了。

就这样,上了半个月从早班换成高峰班又到夜班,这半个月文岁雪一直在敷衍高贞宇,高贞宇约她出去玩,她说“不好玩不去。”反正她就是找各种理由不出去,她才不想和人渣独处,高贞宇还以为她是太过害羞不好意思,想着他还要再努力努力才行 要不给她买东西?不行,自己都没什么钱,买个屁,还不如多说点甜言蜜语不就行了。

第一次上夜班,文岁雪还有点不适应,半夜3点就开始无聊得犯困,坐在吧台上,头一点一点的,抬头看了看两边大厅,灯都黑着,客人几乎都在睡觉,只有个别几个还亮着手机,看了看上方正对着她的摄像头,心想,现在都没什么忙的,要不她躲身后的水果间里眯会。

这么想着她就走进去,坐在凳子上,靠着墙眯着。

杨呈查岗,有几个服务员也困得坐下抱着没有客人用的枕头就睡,他戳了戳对方小声说“上班别睡觉,多起来走动,看着点客人的物品。”

被吓一跳的服务员惊醒“啊,好的好的。”她也害怕了,要是客人东西丢了她要被投诉扣工资的。

杨呈走出大厅,看到吧台没人,以为文岁雪上厕所去了,他就开门进去准备看会吧台,走进去就看了坐在一旁靠着墙睡觉了的文岁雪。

文岁雪睡得有点死,没发觉已经有人进来了,主要还是那个门是虚掩的,推门进来都没声音。

杨呈小心的把门虚掩上,然后就这样看着文岁雪,晚上开着空调还是挺冷的,他脱下西装外套走过去给她轻轻盖上。

感觉到暖和,文岁雪顺势扯了扯就继续睡。

杨呈就这样俯视她,看着她的头发,她的眼睛,心想眼睫毛还挺长,像个小羽毛,鼻子也好看;然后眼神下移看见她微微张开的嘴巴,瞬间想起第一天入职的文岁雪双唇擦过他嘴角的情景,那柔软他记忆犹新。

不由得有些口干舌燥,伸手想摸摸她的嘴唇,随即他的手悬在半空,怕惊醒文岁雪。

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他转身走到吧台上坐着,但目光总忍不住往水果间里看,虽然看不到文岁雪…

“拿瓶饮料。”有个女士走过来说道。

不知看了多久的杨呈回过神,问“您好,您要什么饮料?”

女士看了看柜台,指着其中一瓶说“这个吧。”

把饮料递给她,说“您好,您的手牌号是?”

女士抬了抬手,等杨呈看清说了声谢谢她就走了,杨呈直接把这饮料售出者记到了文岁雪名下。

文岁雪听到外面的声音迷迷糊糊的醒来,心里咯噔了一下,准备拿出手机看看几点了就发现她居然盖了个外套?有点眼熟,好像是杨呈的…卧槽!

文岁雪拿起外套起身,看了看时间,居然6点了,她居然睡了3个小时,她这是睡得有多死啊……

文岁雪走过去前就看到了坐在吧台上的杨呈,有些麻爪,她小心翼翼的说“经理,你怎么不叫醒我…”

听到文岁雪的声音,杨呈转过头看着她说“看你睡得挺香的,就没叫,白天没睡吗?这晚上开着空调还是挺冷的。”

文岁雪低着头不敢看他说“呃,第一次上夜班,还没适应过来。”

看她这不好意思的样子,杨呈勾了勾嘴角“没事,慢慢来,下次困了叫我过来看着,多适应适应就好了。”

文岁雪?!

居然不批评她吗…眼神扫到手上的外套,感觉很烫手,她递给杨呈说“谢谢!”

杨呈接过,笑了笑“不客气,你坐吧,我去查岗。”然后起身离开,走远后,他看周围没人,拿着外套闻了闻,上面还有属于文岁雪的香气。

文岁雪坐下看了看电脑,就看到了刚刚卖出的饮料售出者是她,她惊讶的抬眼看了看杨呈远去的背影。

就这样熬了一个星期终于结束了夜班换成早班,填完需要进货的物品表格后就用对讲机说道“经理,表格写好了,你现在过来拿吗?”

杨呈“好,我等会过来。”

拿着表格走了没多久的杨呈就拉着一堆货物过来了,等文岁雪清点完,他说“今天晚上公司组织员工聚餐,你要一起去吗?”

文岁雪可就等着这次聚餐呢,她毫不犹豫的说“去。”

下班后文岁雪没吃饭,留着肚子一会多吃点好吃的,她回宿舍拿出她的化妆盒化了个淡妆,她是娃娃脸,还没怎么长开,让她一个18岁的少女看起来像个15岁的未成年,她很清楚自己适合什么样的妆容,有了前世的记忆,让她化起来得心应手,炉火纯青。

挑了件白裙,不过也不用挑,因为她基本上都是白色的衣服裙子,她并不是喜欢白色,而是因为前世她初中毕业后就出去工作;没有人敢收未成年,怕被投诉,罚钱不说还会影响生意。

因为怕王彩华担心她,所以她特地跑到别的城市去找工作,但没人敢收,没办法,文岁雪只能去发发传单,一天就50块钱,没有住的地方,为了安全她只能每天晚上1点后才敢坐在公共女厕里睡觉,每天花10块钱去公共浴室洗澡。

为了省钱她每天只吃馒头加榨菜,虽然王彩华拿出仅有的600块给了她500块出来,坐车还剩420,但她不敢花,王彩华只给自己留了100块,文岁雪说300就够了,但王彩华不肯,就怕她不够用,文岁雪拗不过她只能带着了。

有时候坐在厕所里想着想着她就想哭,觉得自己好没用,几次想做了断但想到王彩华一个人她又舍不得。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文岁雪发完传单后就找了个地方拿出兜里的馒头吃了起来,吃完她就走到公园里坐在椅子上,现在是晚上7点,公园里还有很多人在散步,中间还有一群大妈在跳广场舞,旁边也有很多卖东西的小贩。

另一边还有一群青年在跳街舞,文岁雪就坐在不远处,看着他们,她很是羡慕,羡慕他们能每天都这么快乐的来这玩。

不知不觉她就睡过去了,等她醒来看到对面坐着一个男生,文岁雪吓了一跳。

男生看她醒了也不起来,问她“你怎么每天都坐在这里睡觉?怎么不回家去,这里晚上很危险的。”

文岁雪听出他话里的关心,心里想着还好,应该不是个坏人,她不说话,起身就走。

男生见文岁雪不理他,也不生气,他就跟在她身后,他已经看见文岁雪好几天了,几乎天天都是在这睡,天天都是这一身衣服,衣服已经脏了很多,但脸还是洗干净了的,今天出于好奇他就留下来想看看咋回事。

文岁雪发现他跟着自己,她有些害怕,挣扎了一会她鼓起勇气故意大声问他“你跟着我干什么?”

男生看她这生气的样子,觉得有些可爱,他自认为很礼貌的笑了一下说“我顺路。”

但这笑落在文岁雪眼里就不是这个味道了,她觉得这个男生肯定不怀好意,加快了步伐,看见前面要到厕所了,她往后看了看,没看到男生,以为男生可能真的顺路吧,她就走进去挑了个还算干净的地方坐着。

躲起来的男生看她进了厕所,就继续躲在外面等着,见过了好久文岁雪都没出来,他有些担心,以为文岁雪在里面出了什么事,现在晚上也没人,进女厕应该没事吧?

这么想着他就扭捏了一下走了进去,一下子就看见了坐在地上睡觉的文岁雪,他有些不可置信,没想到她居然每天都是跑来这里睡觉。

他走过去推了推文岁雪“哎…你别在这睡,这多脏啊,还臭。”

文岁雪迷迷糊糊的醒来,看见是那个跟着她的男生,差点没被吓死,他居然还没走,还跟进来了!

文岁雪起来生气地说“为什么跟踪我?”

男生有些尴尬,解释道“也不是跟踪你,就是看你天天这样,有点担心,看你进来这里半天不出来,还以为你出事了我才进来的。”

听他这么说,虽然知道他可能是出于好意,但她也没好气道“那你看到了,我没事,你走吧,别打扰我睡觉。”

男生急了“那你也不能睡这里面啊,这味道…”

没等他说完,文岁雪就怼他“难不成睡外面?外面那么多小混混,我敢睡外面吗?你走吧,别烦我。”

男生想了下说“要不你跟我回去吧?每天这样睡对身体也不好啊,你放心,你谁床我睡地上。”

文岁雪坐下“不了,谢谢你的好意。”

见她这样,男生反应过来她可能觉得自己是个坏人,他也坐下,说道“其实我跟你差不多,只不过我运气比较好,所以才有个住的地方。”

文岁雪不说话。

男生继续道“我今年15岁,我妈病死了,我爸吃喝嫖赌没有管过我,但我也不在意,至少我还有个住的地方,但谁知道他欠赌方很多钱,就把房子拿去抵债了,我也就没了住的地方”

“之后没几天他就喝酒喝死了,我一点都不伤心,我觉得他活该,我这么想是不是很坏?”

听他问自己,文岁雪还是不说话。

“他死后我就是个孤儿了,不过他没死我也跟个孤儿差不多,没了住的地方,也没有人敢收我,我只能每天去捡垃圾,睡大街,就这样过半年;有天有位修车店的老板看我每天这样,觉得我可怜,他收留了我,教我修车,给我一个住的地方,每天的工资是60块。我很感激他,如果不是他收留了我,我现在都还会在睡大街。”

“虽然偶尔会有人问老板,怎么找个未成年,老板也就说我是他亲戚的孩子,来这里玩那些人也就没说什么了,只是一般都不让我修车,怕我修坏了,不过老板也没说什么,他人真的很好。”

“你要不要跟我回去?明天我带你去问问老板,看他愿不愿意再多收一个,如果不愿意,那我也能让你每天都睡我那,不会让你没地方睡,你现在这样睡不好的,你看你现在衣服都很多天没换了,不卫生会生病的。”

不得不说,文岁雪真的被说动了,她在心里考虑。

看出她的犹豫,男生直接拉起她的手强行把她带起来说“走吧,放心,我睡地板,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文岁雪在心里想着希望是真的吧,她真的不想每天都这样了。

她抽出手,说“别拉我,我自己能走。”

男生笑了笑“我叫傅殇,你呢?”

“文岁雪,比你大一岁。”

“文岁雪?挺好听的。”

回到小小的屋子里,傅殇整理了一下床,打了个地铺,说“你要不要去洗下澡?总不能穿着这身就睡吧。”

文岁雪糯糯的说“可是我没有换洗的衣服。”

傅殇看了看她,确实,他居然没想到这茬,然后去找了一件他洗干净了的衣服递给她“先穿我的吧。”

文岁雪犹豫了一下接过来就进了浴室,浴室很小,但也足够了,她洗完澡就把那些衣服全都洗了,出去看见傅殇还没睡,他就躺在地铺上,听见文岁雪出来他转头看了眼。

文汐见他看过来,不由得扯了扯衣服,她现在可是真空的啊,他这个角度,可别被看见了,谁知因为被她拉扯的衣服瞬间在她胸前印出了痕迹。

看她这样傅殇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他马上站起来,眼神看向别处说“衣服我帮你拿去挂吧?”

文汐连忙拒绝,开玩笑,她内内都在里面啊,怎么好意思让他去挂。

“那个,衣架在哪?”

傅殇赶紧把衣架拿出来递给她,结果余光撇见了文汐胸前的印记…脸上瞬间爆红,别过脸不敢看她。

文岁雪接过衣架就转身出去挂衣服了。

傅殇看着她的背影,感觉鼻子好像有股热流,他摸了摸一看。

卧槽!鼻血!!!

他怕文岁雪挂完衣服回来看见他这样子,赶紧擦干净掉在地上的几滴血,就跑进厕所处理了下鼻子,冲起了凉水澡。

文岁雪回来听见浴室有声音就知道他在洗澡,没多想她就躺床上睡觉了。

没一会他就洗好了,出来看见文岁雪已经躺在床上貌似睡着了,他放轻了脚步,也躺下在地铺上睡了。

文岁雪听他没什么动静,才终于放下心来好好睡觉。

早上8点,傅殇就出门去买早餐,经过文岁雪的衣服时就看见了挂在中间的内内…他瞬间又红了脸,甩了甩脑袋,加快步伐去买了早餐回来。

文岁雪看他出门了就赶紧起床去看衣服干了没有,还好,现在是大夏天,晚上衣服也干得很快,她收下来就穿上了。

没一会傅殇就带着早餐回来了,看文岁雪已经换好了衣服,他回想刚刚看见的场景,尴尬的咳了一声说“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按照我平时吃的加了一份。”

文岁雪看了看,两个茶叶蛋,两杯豆浆和4个包子,她说“谢谢,挺好的,比我平时吃的好,多少钱啊,一会我给你。”

“不用,一个早餐而已。”

闻言文岁雪也没再说什么。

《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