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浔阳落

>

浔阳落

他乡知客 著

古代言情 叶情落 浔阳落 苏浔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浔阳落》,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叶情落苏浔,由大神作者“他乡知客”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于是,这样一个被都城中人,所嘲笑的被贬嫡为庶的可怜虫,成了一些见风使舵的中小官员,巴结的对象。他们不仅一次又一次的,往苏浔所在的京中府邸塞了一个又一个的娇妻美妾,甚至还想将爱女嫁之。直到有人传扬出,苏都护是个没品到,连女人都打的男人,这才打消了许多世家小姐们狂热的追求之心。真假无从考量,但是此刻的屋...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叶情落苏浔   更新: 2022-11-26 22:3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小说《浔阳落》,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叶情落苏浔,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他乡知客”,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苏浔倚在榻上,嘴角上扬,想起叶情落今天这番故作大胆的胁迫之举,心情越发好的不像话没错,就是不像话他自知自己性情冷硬,平生只喜欢在塞北的战场上奋勇杀敌,何曾如此的在沧风影月下儿女情长?内心几乎要谨慎的往前再走一步,而眼角余光看到枕头边黄色信封的一角这是皇帝最新从京城发过来的密信,此刻,就像一道在他身后不断鞭笞的锁链桓帝在催促他,尽快将改名为李晴韫的叶情落带回宫中叶情落端着熬好的两碗药来到苏...

第八章动心忍性

安南在门口悄悄伸着耳朵听着屋内的动静,越听越觉得脸上臊红。

新册封的郡主,这个不走寻常路的疯批。让他家的将军,平生第一次遇见了对手,不仅一忍再忍叶情落的无赖挑衅,还耐着性子没有将她打出去。

苏浔这几年,凭借在疆场上浴血杀敌的强悍,成功的得到了桓帝的垂青,这让少时便领军打仗,筹谋天下的桓帝,颇有几分看到了自己当年影子的惺惺相惜。

于是,这样一个被都城中人,所嘲笑的被贬嫡为庶的可怜虫,成了一些见风使舵的中小官员,巴结的对象。他们不仅一次又一次的,往苏浔所在的京中府邸塞了一个又一个的娇妻美妾,甚至还想将爱女嫁之。

直到有人传扬出,苏都护是个没品到,连女人都打的男人,这才打消了许多世家小姐们狂热的追求之心。

真假无从考量,但是此刻的屋内绝对是一番,无法言喻的修罗场。

先是叶情落挑衅的,在苏浔面前脱掉了外衣,紧接的中衣半落出肩膀,之后她甚至将簪子重新抵到了脖颈处作为威胁,让苏浔不敢再往前半步。

本来对自己的行为洋洋自得的叶情落,还没有志得意满的脱掉第二层中衣,就被面前光裸着上身的男子,吓的张大嘴巴。这场修罗场愈加显得名副其实,叶情落也不知怎的,眼下的情形就已反转了。

她被惊吓的手中的簪子掉落在地,呆呆傻傻的捂住眼睛,就急着往门口退去,却不想头先撞到了一座肉山,愤懑的睁开眼,就是啊的一声尖叫。

“苏浔,你……你你穿上衣服。”她边说边闭上双眼,不敢迟疑哪怕一瞬。

眼下由秋往冬走,她就是打定了自己穿的里三层外三层衣服的实际情况,有恃无恐的一层又一层的往下脱,来慢慢折磨着面前男子的守礼之心,却不曾想到面前的男子,比她料想的不好对付的多。

这个俊逸的青年居然……

苏浔继续拦在她面前,眼底的似笑非笑冷气沁人,“刚刚不是郡主大人让我脱的吗?”他去将她又捂住眼睛的手,强制性的放下来,“你睁开眼睛看看,看看我这样的人,究竟是不是你所钟意的男子?”

叶情落天生反骨,小时候便经常不受叶辉管教,很多事情都喜欢按照自己的性格。这次苏浔将她逼到了一个角落,她便堵着气,大大方方的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男子面庞温润如玉,除去脸上简而易见的讥讽,这张禁欲的脸勾人的紧,无法抑制地往下看,便是如同沟壑遍布般的刀箭伤,新旧掺杂好不骇人。

他的肌肉稍显瘦削,而且整个身量展长,肌肤之色也是少见的白皙,宽阔的肩膀和紧窄的腰身连在一起,就如同山川耸立,一条纯白的裹着左肩伤口的布条,就是山川上周年不化的积雪,纯净、神圣且勾人遐想。

忽略其上这些刀剑遍布的伤口,这身姿,说是人间绝色都不为过。

苏浔本来就是想用身上的伤来吓退面前的顽劣女子,却不曾想,叶情落倒看的专注起来,这让他不好意思的假意咳嗽一声,继续出口伤人道“你应当知道,你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

“这里为什么会受伤?”叶情落指着显眼的白布条,她似是质问,又似乎是怜惜,不等苏浔回答就用食指轻轻触碰着左肩的伤处,带给苏浔又酥又麻的触感。

他受伤严重的左手在叶情落看不见的身后,紧紧的攥在在一起,手背上刚刚结痂的伤口因他这样剧烈的举动而迸裂,“叶情落,你我之间最好动心忍性,否则就是无底的悬崖。”他这句话说的十分的坚决。

一个打算为了母族的崛起和荣耀,马革裹尸的战争机器。他已经不奢望和眼前的女人亲亲热热的一辈子,哪怕他也承认,他对这个不拘一格的女子动了心。

拒绝,拒绝个锤子,叶情落暗骂道。见鬼的动心忍性,她天生对于所有泯灭天性的举动,从来都是嗤之以鼻。

咬咬牙,她开口道“你救了我,又拒绝了我的求爱,所以你还是欠我的。”对于男女之间的亏欠之事,谁也无法完全的说明白。但是这刻她知道,她对面前男子的心疼和怜惜,都是堵在胸腔之处的酸楚,久久无法消散。

安南本来偷听了一阵,但是后来见苏浔往门口的方向走,他便利落的溜了。因为他可不想再领第二顿军棍,毕竟一顿军棍就够他卧床十天半个月的了。

思来想去,为了将功折罪将第一顿的军棍也免了,他便自作主张的从府外找了大夫,“将军,给您治伤的大夫我找来了!”他朗声说道,以为屋内的叶情落早已离开,却不曾想带着大夫推开门,就看到……

苏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吓得安南大气都不敢出。

叶情落妩媚的一笑,“你找的大夫正好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她对着苏浔的伤驽嘴“苏都护正好说要与我一刀两断,我窃以为此举甚妥,待苏都护伤好之时,我们之间就算不亏不欠了。”

安南从府外找的大夫,医术也算得上精湛,处理伤口时十分利落,尤其是刮除腐肉时沙沙的声音错落有致,加之苏浔虽白着一张脸,却不曾大声呼痛,这让叶情落对于大夫精湛的手艺连连叫好。

她啧啧称奇道“大夫,就凭您这手艺,本郡主说什么也要赏你20两银子!”

安南捂着脸不忍直视,他觉得把马屁拍到马腿上这事儿,不止他一个人今天刚刚践行过,郡主娘娘也做得明目张胆且不知收敛。

他家将军大仗小仗打了无数,受伤更是如同家常便饭,天长日久忍痛的功力便不同寻常。这并非是大夫的医术多么精湛,好不好?

安南越来越紧张,他真的怕,不出一会儿就会看到,他家将军将眼前这个刁蛮又碍事的郡主打出去。

但是他家将军没有,甚至连表情都如常,这便让安南更哀怨了。“郡主,将军在处理伤口,要不您还是闭上嘴……”果不其然,更扎心的是,他的话又换来了他家将军一记如刀般的眼光。

大夫因为郡主的夸奖大受鼓舞,处理完伤口写药方的时候更是无比的上心,为了显现出医术的精湛,他甚至多写了两张补药的药方,好让都护大人的伤口好得快一点。

叶情落接过大夫手中的几张药方,就张罗的让人出去抓药,临走时撂下狠话“苏都护,你最好好的快一点,要不然我就住你府中不走了。”

苏浔的脸黑的像乌云压日,“你给我穿好衣服再走。”

浔阳城比其他地区更快入冬,星星点点的寒气自上而下的降落,这就是边陲之地的四季分明,一切都依附着某种规律相携而生。

《浔阳落》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