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偏执大佬宠妻成瘾

>

偏执大佬宠妻成瘾

佚名 著

乔谨川 俞宝儿 偏执大佬宠妻成瘾 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小说《偏执大佬宠妻成瘾》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佚名”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俞宝儿乔谨川,小说中具体讲述了:”陈玉生没想到东家的少奶奶这么谦和,顿生了几分好感,笑容也更加真挚,“不麻烦,能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身为酒店最高执行长官的陈总亲自带两人上楼来到顶层。待人走后,白晓宁长舒出一口气,随手将包包扔在纯白色的意大利定制真皮沙发上,感慨道:“可以啊小宝儿,这乔谨川对你还挺上心。”她毫无形象的靠在沙发上,环...

来源:迈步书城   主角: 俞宝儿乔谨川   更新: 2022-11-27 05:5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佚名”大大的完结小说《偏执大佬宠妻成瘾》,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俞宝儿乔谨川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虽然嘴上说只是亲亲,但结束的时候,她恍惚间发现身上连衣裙的扣子已经被解开了大半,裙摆也被撩到腿根,内衣也松松垮垮的她怔怔的,脑子里努力回想着方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一点感觉都没有?他是怎么做到的?得到短暂满足的乔谨川抿了下唇边的香津,搂着怀里怔忪的小美人儿,瞧着她泛着一层潋滟水光的美眸眼神愈加幽深他控制着体内即将破闸而出的野兽,极为煎熬的将她的衣服收拾好倾身啄了一下她...

第24章

两人还没走到门口,早有一名西装革履,气势不凡的中年男人守在门口。
看到俞宝儿眼前便是一亮,快步迎出来。
“您好乔太太,我是思尔顿酒店的负责人陈玉生,按照乔先生的吩咐,为您准备了顶层的总统套,在您入住思尔顿的每天都将享受到最高级别的贵宾服务,如果有任何不满,请随时联系我,一定第一时间为您解决。”
陈玉生说完,俞宝儿和白晓宁对视一眼,朝他点点头,“谢谢您,给您添麻烦了。”
陈玉生没想到东家的少奶奶这么谦和,顿生了几分好感,笑容也更加真挚,“不麻烦,能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
身为酒店最高执行长官的陈总亲自带两人上楼来到顶层。
待人走后,白晓宁长舒出一口气,随手将包包扔在纯白色的意大利定制真皮沙发上,感慨道“可以啊小宝儿,这乔谨川对你还挺上心。”
她毫无形象的靠在沙发上,环顾总统套房的客厅,啧啧称奇“我也住过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和思尔顿一比简直小巫见大巫,七星级就是七星级。”
俞宝儿刚坐下,刚要说话手机先响了。
拿出手机,屏幕上显示来电人是[老公]。
这是在乔谨川的威逼利诱之下改的,说要她习惯这个称呼。
而在他的手机上,她的备注是[亲亲小乖宝]。
想起来就面红耳赤,这人不知羞的。
看了眼一旁的白晓宁,她拿着手机走到卧室里接了起来。
“喂?”
电话那头的男人低沉的笑了,“喂什么?
这么快就忘了?”
俞宝儿拧着眉头咬了咬下唇,水眸潋滟,难为情的说“别闹了,晓宁还在外面呢。”
“小宝儿不乖了,刚好我在附近,现在过去。”
“等等!”
她脱口而出。
以她对乔谨川的了解,他真的会马上杀过来。
电话那头某人有恃无恐,像极了等待小兔子乖乖落入陷阱的老猎人。
俞宝儿做了一个深呼吸,攥着手机声如蚊呐的说“老公。”
说完,脸烫的不行。
乔谨川低沉悦耳的低笑声钻进耳朵里,有点痒。
她抿了抿唇,轻声说“没事我挂了呀。”
“房间还满意吗?”
“嗯,挺好的,房间很大。”
“满意就好,记得我们的约定,每天睡前给我打电话。”
“知道啦。”
挂断电话,俞宝儿松了口气,这人真的好粘人。
这时白晓宁的声音幽幽的响起“新婚燕尔,如胶似漆呀……”她将手机收起来,毫无威慑力的瞪了她一眼,“别笑我了。”
白晓宁看出她的无奈,将胳膊随意的搭在她的肩膀上,试探性的问道“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并不排斥他?
甚至还有点被他拿捏住的意思?”
坐回沙发上,俞宝儿拿了一个抱枕抱在怀里,“你遇到像他这种人,也会被拿捏的。”
白晓宁看着好友的神色,收敛了笑容正色道“小宝儿,在你看来乔谨川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他?”
把下巴搁在抱枕上,她沉吟一番,抬起眼来,“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他这个人……很复杂。”
“怎么说?”
俞宝儿沉思着,“他像个矛盾共同体,初次接触的时候他像个绅士,彬彬有礼,学识渊博,谈吐有趣,可真正在一起之后,他有时候很温柔很包容,不笑的时候又有点凶,但大部分时候是很好的,只是有些时候……”她脑海中浮现起每天晚上的暧昧纠缠,半张脸埋进了枕头里,只露出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
那个时候的他,是绝对的掌控者,掌握着对她生杀予夺的权利,又像从海底深处神秘国度里钻出来的海妖,诱惑着她前往从未涉足过的领地,与他一同沉沦。
白晓宁看着好友纠结的神色,眼中的担忧越来越深。
“小宝儿。”
“嗯?
怎么了?”
俞宝儿如梦初醒似的看着她。
“你不会喜欢上乔谨川了吧?”
她愣了愣,下意识的想要摇头,可她顿住了,迷茫的眨了眨眼睛,呐呐的说“我也不知道。”
白晓宁心里有了答案,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但她深知俞宝儿的性格,并没有就此下定论,而是拉着她的手咧嘴一笑“不用着急回答我,咱们先去吃饭吧?
我要饿死了。”
“啊?
好。”
俞宝儿果然从方才喜不喜欢的纠结中拜托出来,露出以往乖甜的笑容,“我在论坛和APP里找了好多大家推荐的店,保证你这次不白来。”
“嘿嘿,我家宝儿真好,走走走。”
如此,俞宝儿和白晓宁在锦城市区玩了一天,第二天的时候还去爬了位于郊区的一座山。
这座山并不出名,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山顶有一座历史悠久的寺庙,最近白晓宁的爸爸身体不太好,特意给他求一张平安符。
山不高,大概上午十一点左右到了寺庙门前,虽然是夏天,山间的风夹杂着满山草木的气息扑面而来,颇为心旷神怡。
拜过佛祖和各路菩萨,两人顺着幽静的侧门来到一处求签的宝殿。
大殿中央伫立着一座浑身赤金色的菩萨,香火缭绕,四周的墙上放了细窄的架子,密密麻麻的摆放着许多体积不大的罗汉像,每个罗汉像的基座处贴着一张写着号码牌的纸。
按照要求,俞宝儿在心里默念一个数字,从左到右数到心里的那个数字,然后把数字告诉门口解签的一位老师父。
老师父看了眼数字代表的签文,抬起那双浑浊的眼睛认真的观察着她的面相,再低头看那签文。
先是皱了皱眉,然后豁然开朗。
俞宝儿有些纳闷,不待她问,白晓宁急性子先忍不住了,“师父您给解释一下呗?
我朋友的姻缘怎么样?”
大师并不着急,优哉游哉的喝了口茶缸子里的水,咂咂嘴,才意味深长的说“若小姑娘问旁的,自是顶顶的好,人上人的好命格,贵不可言,可若是姻缘……”老师父故弄玄虚,俞宝儿的一颗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白晓宁一看这情形,一跺脚拿出钱包往功德箱里投了五百块,噔噔噔回到解签桌前,“您就别吊着我们了,快说吧。”

《偏执大佬宠妻成瘾》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