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杀神

>

杀神

疯人疯语 著

杀神 疯人疯语 都市小说 陈平

都市小说小说《杀神》,主角分别是陈平疯人疯语,作者“疯人疯语”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如下:这是一颗女性的头颅,从她眉间的黑痣上陈平认出她是这一层楼的值班护士,但此时这颗脑袋却满脸血污,呲着牙阴狠地盯着陈平,满脸怨毒!陈平一想起这玩意儿刚刚趴在自己背上,还伸出舌头舔了自己的耳朵,就觉得无比的恶心,不等那脑袋先动,陈平抓紧手中铁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力向那颗脑袋戳去!那脑袋的触手断了不少,...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陈平疯人疯语   更新: 2022-11-27 23: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杀神》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陈平疯人疯语是作者“疯人疯语”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陈平赶忙低头看去,原来是陈清欢只是她此刻还未苏醒,但是眉头紧皱,口中不断地轻声呼喊着陈平的名字,同时,还有几颗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陈平见状,心疼地握住她的手,轻声在她耳边说道:“陈清欢,我在呢,我一直在你身边”不知是陈清欢感觉到了陈平的手掌,还是听到了陈平讲的话,在陈平说完之后,陈清欢便再度恢复了沉睡,只剩眼角未干的泪痕陈清欢的手柔弱无骨,手指如白玉一般纤细修长,手腕处有一个小小的类似大写...

第3章 神秘人

它这一吼,吓得陈平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当即大喝一声

“吼什么吼!你特么才是Bug!!!”

同时手中的铁棍想也不想地就朝着那颗诡异的脑袋抡了上去!

这一抡几乎是用尽了陈平全身的力气,只听到“嘭”的一声,那颗脑袋便被陈平给击飞了,“邦”地一声砸在桌子上,带着脑袋下的触手滚落到桌子后面。

“Bug!”

未等陈平喘口气,门口那边的脑袋一声怪叫,陈平用眼的余光看到那颗脑袋不知怎么地就朝自己飞了过来,只来得及向旁边一侧身,那颗脑袋几乎是擦着陈平的脸飞了过去!

陈平暗松一口气,还以为自己躲过了这一劫,只是下一秒便觉得有什么东西便缠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那东西的触感如同极细的章鱼触手一般,冰凉、滑腻,也不知道上面是粘了什么液体,黏糊糊、湿哒哒的,陈平连忙低头看去!

妈呀!这些竟然都是那脑袋下面的血红的类似血管一样的触手!那滑腻的感觉竟然是这触手上的血液与未知粘液!这触手十分地坚韧有力,此刻正准备一圈圈地将陈平的脖子缠绕起来!

陈平一阵恶心,不过当下可没时间呕吐,因为那颗被他堪堪躲过的脑袋,此刻利用缠在陈平脖子上的血管触手一扯,竟然又回来了!

那颗脑袋就在陈平身前慢慢地转过来,脑袋下的血管触手紧紧地缠在陈平脖子上,将那颗脑袋拉的离陈平越来越近,直到它与陈平面对面!

陈平看得很清楚,这是一颗头发稀疏满面胡须的脑袋,满脸都是血污与碎肉,嘴巴里不断发出“咯咯咯”的响声,带出一股股腥臭潮湿又冰冷的气息喷在陈平脸上!

陈平双手抓着脖子上的触手,想要阻止它们收紧,但那玩意儿太滑了,陈平越挣扎,那玩意儿就勒得越紧!

眼看那颗脑袋离自己越来越近,陈平急中生智,摸过铁棍,架在自己与那颗脑袋中间的触手上,用铁棍将触手一绕一缠,然后双臂用力往前猛烈一推!

“嘎!!!”

只听那脑袋发出一声凄厉的怪叫,陈平脖子上的触手瞬间便松了开来,定眼一看,原来这一推之下,那怪头下面的血管触手被扯断不少!此刻那怪头吃痛,满脸扭曲,咧开的嘴中混合着血液与碎肉,模样恐怖至极!

但陈平可不管这些,一看挣脱怪头,赶忙朝门口跑去!

就在此时,陈平背后又传来一声怪叫,来不及思索,当下头也不回地将手中的铁棍向后抡去,只听到“嘭!”的一声,似乎打到了什么东西,但陈平不敢停留也不敢回头,整个人极速朝逃生步梯冲去!

也许是屋内的动静太大,走廊上已经聚集了七八颗怪头,都朝着陈平刚刚所在的诊室聚拢而来,这些怪头有男有女,有的还带着已经被血水浸红的护士帽!

怪头们一看到陈平,都用脑袋下面的触手一蹬一弹,嗷嗷着向陈平扑来!

“卧槽!!!”

陈平在心中大骂一声,抡圆了手中铁棍,也不管能不能打到飞来的怪头,先把自己护住再说!

只听到“嘭嘭嘭”的几声闷响,几颗飞扑而来的怪头被陈平打到墙上,趁着这个空隙,陈平快速跑到逃生步梯门口,在他手抓住步梯门的一瞬间,只觉得腰上一紧,像是有什么东西缠了上来!

但陈平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他用力推开步梯的铁门,迅速转身,“嘭!”地一声将门关上然后用肩膀抵住,而后迅速取下嘴里咬着的绷带将两个门把手死死地缠在一起!

与此同时,铁门外不断响起“咚咚咚咚”地撞击声,力道很大,撞得陈平身体不断震颤!

腰上的触手也越缠越用力,陈平慌乱地用手揪着那些滑腻的触手,却听见背后传来一声令人毛骨悚然地怪笑

“咯咯咯……”

“咯咯咯咯……”

那声音像是贴着陈平的耳朵传来的,随着笑声而吐出的寒气喷在陈平后脖颈上,让陈平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浑身的汗毛如同受惊的刺猬一般根根直立!

“滋溜……”

忽然,一条冰冷滑腻又柔软的东西,冷不丁地舔了一下陈平的耳朵!

陈平此时内心的惊骇与恐惧瞬间便突破临界值,整个人发疯一般大吼一声,用尽全力回身,手中的铁棍也狠狠抡了出去!

但是背后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忽然陈平腰中缠绕的触手又是一紧,他忽然明白,这玩意儿很可能正趴在自己背上!想到这,陈平用尽全力将自己的背往门上一靠,只觉得仿佛自己的背与门之间夹了一颗极硬的球一般,“嘭”地一声!

随后就听到“嗷”的一声叫,旋即便感觉自己背上被什么东西用力咬了一口!

但陈平身材十分匀称,背上没有赘肉,背上那玩意儿一口咬下去除了带来些许痛意与极度的恶心之外,并没有实打实地咬出伤口来。

但这一口却让陈平感觉头皮发麻,他用尽浑身力气不断将背往门上硬砸,同时将手中的铁棍插在自己与缠绕着的触手之间,而后不断用力绞动铁棍将触手拧在一起,那背后的脑袋不断惨叫,终于吃痛放开触手,从陈平腰上脱落下去。

陈平只觉得腰上一松,赶忙跳到一旁回身看去,只见那颗脑袋不断抽搐着下面的血管触手,慢慢地转过脸来。

这是一颗女性的头颅,从她眉间的黑痣上陈平认出她是这一层楼的值班护士,但此时这颗脑袋却满脸血污,呲着牙阴狠地盯着陈平,满脸怨毒!

陈平一想起这玩意儿刚刚趴在自己背上,还伸出舌头舔了自己的耳朵,就觉得无比的恶心,不等那脑袋先动,陈平抓紧手中铁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力向那颗脑袋戳去!

那脑袋的触手断了不少,灵活度大打折扣,它一边尖声嘶叫一边左右躲闪,同时腾出两根触手想要抓住铁棍攀附上来,但陈平像是被巨大的恐惧激发了潜能一般,手中铁棍戳的极快!

“噗!”

铁棍终于从那脑袋的眼眶之中戳了进去,但陈平并没有停手,而是抡起带着脑袋的铁棍,疯狂地向地上砸去!

约莫半多分钟以后,陈平终于停下手中的铁棍,看着满地红白的脑浆与爆裂的眼球,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陈平确定自己一定是穿越到某个平行世界了!

作为一名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三好学生五好青年,莫名其妙就来到这个鬼地方,还被这些乱七八糟的头颅怪当做Bug!

关键小说里的穿越不都应该有各种牛逼哄哄吊炸天的技能,然后一路开挂一路横扫所向披靡世间无敌的吗?

凭什么自己穿越过来就特么变成一个Bug?!

还特么是个评估等级为低的Bug!

还有比这更离谱的事情吗?

剧本是不是搞错了啊!

外头那些头颅怪仍然在持续撞击着铁门,陈平内心一阵诽谤之后,撕了几块纱布胡乱擦了擦嘴,又将门把手上的纱布多缠了几圈,而后便捡起地上的铁棍,向一楼走去。

毕竟狗命要紧!

想办法活下来的话,没准儿还能有什么奖励!

他沉下心,将沿途几层楼的门把手全部都捆上,避免那些脑袋怪物误打误撞冲进来,一直蹑手蹑脚地走到一楼门口,深吸一口气,抓住门把手,缓缓一拉。

“吱……”

铁门发出一声不算响亮的吱呀声,但一楼步梯间内原本就极其寂静,而且在极度紧张的陈平听来,这一声响就如同炸雷一般!他的后背瞬间便被冷汗打湿了!

他屏住呼吸听了听,门外没有任何动静,当下便沉住气,手上继续用力,再缓缓一拉!

“吱……”

这铁门声音再次响起,陈平手心已经满是冷汗,此时门已经拉开一条缝,他停下手,探起身子从门缝中向外望去。

“奇怪,怎么一片漆黑呢?!”

陈平有些纳闷儿地自言自语道,他的记忆绝不会出错,这里明明应该正对着医院大堂,应该是一片灯火通明才是!只是现在入目却一片黑乎乎的,还有一股股浓重的腥臭味。

忽然,陈平面前的一片漆黑之中张开了一只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陈平!

两只眼睛离得如此之近,只有一扇铁门的距离!

“艹!!!!!!”

陈平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大叫一声身子往后猛然一仰,在这一瞬间,他看见这拉开的门缝中上上下下都有不同的眼睛睁开!

妈的!这不是漆黑一片!这是一堆脑袋挨个儿在门前摞成了一堵黑墙!

陈平几乎是下意识地用全力关上铁门,然后一边大叫一边极速用绷带将铁门上的门把手缠在一起!直到把一卷绷带用完,才大口喘着粗气瘫坐在地上!

门外的头颅怪数量众多,嗷嗷地叫着撞着门,铁门被撞的不断剧烈震颤,门与门框之间的铰链已经开始松动,陈平知道,用不了多久门外那些怪物便会如潮水一般涌进来将自己撕咬成碎片!

陈平看向逃生步梯一楼与二楼之间的窗户,眼下只剩最后一个办法!

绷带还剩下两卷多,每卷约七米长,而医院一楼层高大约四到五米,按照五米来算,一楼与二楼之间的窗户距离地面刚好近七米高,两卷绷带折叠后长度一定能支撑自己落地!

陈平再看看手中的绷带,这玩意儿虽然结实,但为了透气,绷带设计的一般都很轻薄,他真不想将自己的命托付在这薄薄的绷带上,但眼下已然没有别的出路,只能拼一把!

他快速冲到窗户旁用肘部击碎玻璃,将铁棍别在腰间,然后用手中的绷带折叠后牢牢地拴在窗框上,看着下面一大片硬化地面,还好没有头颅怪,当下一咬牙,拽紧绷带,翻越出去缓缓地向下爬。

他计算的很精确,绷带也很争气地没有从中间断开,稳稳地落到地面以后,陈平松了一口气,抽出腰间的铁棍,刚想准备转身,忽然一道声音从背后响起

“怎么?准备逃跑了?!”

陈平刚放松的神经瞬间被绷紧,这短短几十分钟内他已经经历了人生从未想过的恐惧与压力,整个人几乎要崩溃了!这突兀传来的声音刚一响起,陈平整个人想都没想举起手中的铁棍用尽全力向身后劈去!

这一瞬间,他才看清楚,那是个人!

一个浑身散发着淡淡黑雾的人!

只是他反应太激烈,力道又极大,手中的铁棍已然收不住,眼看就要抡在那人的额头上,但那人却不躲不闪一动不动!

就在铁棍离那人的头顶只剩几厘米的距离时,忽然,铁棍停了下来!

不仅仅是铁棍停了下来,陈平整个人也瞬间动弹不得!

甚至,整个世界都变得没有一丝声音了!

一切都静止住了!

除了眼前这名神秘人!

陈平转动着眼球,心中再次充满不解与震撼!

他不明白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被当成Bug的自己、脱离身体吃人的头颅怪、眼前好像可以冻结时空的神秘人……

他妈的这到底是哪儿?!除了自己就没一个正常人了吗?!

眼前神秘人的身材与自己相仿,脸上也蒙着一层不断弥散的黑雾,看不清口鼻,只露出眼睛与眉毛,但那眉眼之间却给陈平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此刻这神秘人正围着陈平慢慢踱着步子,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仿佛在看一件艺术品,只是陈平总觉得那眼神十分复杂,时而亲切时而冷漠,甚至还有一丝难以掩饰的残忍与疯狂!

《杀神》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