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里世界赏金猎人

>

里世界赏金猎人

陈柏田 著

天地 郝义 都市小说 里世界赏金猎人

都市小说小说《里世界赏金猎人》,由网络作家“陈柏田”近期更新完结,主角郝义天地,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不过这条街的主人却是个大异类...说形象吧,秃头大肚子中年人,还经常把头上一边的头发留的十分长,已覆盖住他那寸草不生的头顶。说身上有钱吧,他的确是不差钱的主,却也不再愿意多挣一分钱...他不养花不养草,连陪朋友去吹牛的朋友也没有。他只有一个爱好,就是经常晚上在这条街上巡逻。其实也不完全是巡逻,他只是...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郝义天地   更新: 2022-11-28 00: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都市小说小说《里世界赏金猎人》,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都市小说,代表人物分别是郝义天地,作者“陈柏田”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这家伙跑哪里去了?跟个猴子一样飞檐走壁的...真是烦死了!”虽然此时正在追踪另外一名少年的少年产生得非常暴躁,不过他却在极其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这一片像死了一样的寂静让他感到毛骨悚然他本想像小学自己回家一样,一路哼着歌曲回去不过一想到天地对他的警告,这让他不得不时刻保持着警惕【这个地方虽然今天来过,不过确实感到这样的不自然,甚是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这现在就是他此时此刻内心的状态这一路虽...

第1章 灵力者的开端

月色朦胧,皎洁的月亮在天上高高挂起了许久。

本是半夜三更之时,人们也该早早入睡才对。可是在这种繁华的都市又怎么可能因为晚上的缘故而歇息呢?

在这个繁华的都市里有一条街,它的周围全是高楼大厦,有着闻名世界的企业,也有着全球连锁的超市。单论这两点就足够得知这条街的市值不菲。不过这条街的主人却是个大异类…说形象吧,秃头大肚子中年人,还经常把头上一边的头发留的十分长,已覆盖住他那寸草不生的头顶。说身上有钱吧,他的确是不差钱的主,却也不再愿意多挣一分钱…

他不养花不养草,连陪朋友去吹牛的朋友也没有。他只有一个爱好,就是经常晚上在这条街上巡逻。其实也不完全是巡逻,他只是老婆去去世的早,而身边剩下两个孩子又在国外,一个人太孤单只好趁着夜市摊开张去凑凑热闹罢了。

夜市摊这条街的人都认识他,亲切的叫他老周。第一他就是所有人的租主,第二他很受所有的人欢迎,因为他愿意在这个灯火通明的城市之中,把这条街的租金压的如此之低。以至于刚来这里跟他做生意的人怀疑这是一线城市…

这条街熟悉他的人也知道,他经常对认识的人说,“这钱我以后是不会再愿多挣了,你们明白我图啥吗?就是图我的后代就没有一个孬种!你看我两个孩子一个比一个厉害。你看我家大的,在闻名世界的外科医生手下工作!那以后学成出来最少某医科教授起步了!你在看看我家小的,已经在国内开了许多家服装设计公司!上次喝酒跟我说再过几年都要上市了!等以后我死后也没啥顾虑了,大的小的成家以后,我财产就全捐了。你知道这说明啥?说明我和我的后代们没有一个等闲之辈!才不会靠着父母或者祖父混饭吃啊!哈哈哈!”

虽然他总是肆无忌惮的夸他两个小孩以及他对他后人的迷之认可,不过这条街的所有人从没因为这事讨厌他。他为人不仅热情豪爽,单是在这种夜市人山人海的,租金还很低这一点就足够他们所有人选择性闭嘴了。

“老周!怎么现在才出门了?给!赶紧尝尝我的手艺,这可是我新研发的烧烤。”

一个烧烤店店主见老周出了门之后,立马抓起费了一下午的功夫研发的烤芝士鸡翅。

老周也习惯了烧烤店老板的奉承,微笑点了点头,咬了咬几口便竖起了大拇指。“不错!不错!看来今晚单靠这个美味,在这条街你就能成为销量冠军啊!”

“那我就借你老周的吉言!多给你财神爷吃点?哈哈哈。”

“得了吧,你还要做生意呢。呵呵,咦?这是你小孩?”

老周指了指烧烤店门口里边不远处的小孩,这个小孩此时此刻正趴在桌子上写作业。

“是啊,这个臭小子考试成绩还行,就是不爱学习。一天到晚在学校里净给我惹麻烦!趁着这个放假的机会,今晚就拉着他坐到这里,看看他老爹老娘是多么的含辛茹苦。”

烧烤店老板虽然嘴巴上左一句臭小子,右一句学习不好,不过在跟老周聊他小孩的同时从未表露出臭脸,反而骂他小孩时,脸色还是幸福的。

老周放下了店老板给的美味,一股脑得向那小孩走去。围着小孩与他的小桌子缓慢走了几圈,最终来到小孩的正对面停了下来。

“老伯伯,你这是干什么呀?”

“呵呵,我就看看…伯伯就看看你作业写得怎么样。”

听到小孩叫他伯伯,他亲切得抚摸了那小孩的头,一脸慈祥的看着小孩笑。这让他不得不想起自己世上最后的亲人,他那两个儿子。

“你爸爸有没有打你啊?”

小孩摇了摇头。

“那他有没有骂你啊?”

小孩点了点头。

“那你讨厌你爸爸吗?”

小孩使劲摇头。

“这才对嘛,你要记得伯伯说的话哦。你父母很辛苦的,都是为了让你幸福,他们才会辛苦。你要明白这个道理哦。”

说完,老周便跟店老板打了声招呼准备离去。他还要向这条街其他人唠嗑呢…不过在他往夜市街里面走去时,他又看了一眼烧烤店的小孩。这时他内心的心酸总算是袒露了出来…他已经好几年没正正真真的见到过他的两个孩子了,甚至这几年连过年都是他一人过的。能见面的只有视频电话罢了,可是视频电话也只能聊个几分钟,等老周想继续与他两个孩子聊天时,对方总是以工作繁忙而挂掉电话。

想到这里,老周忍不住的红了眼。停顿在原地几分钟之后,孤单的背影又向夜市街深处缓缓走去。

与此同时,这条夜市街边上的高楼大厦里,有一条非常之高的大厦。可以说是鹤立鸡群吧,无论是在哪个地方或者哪个角度看去,这座大厦就是如此宏伟高大。

而在这座大厦的天台上,有两个人正在观望着这条街的一举一动。两人一身黑色西装服饰穿着一模一样,不过年纪却是天地差别。只见一年龄小的黑发青年,口中叼着一狗尾巴草正躺在天台上悠哉的望着天空云朵。而另外一个年龄大的白发老头,样貌有六十岁之余,不过身体却是十分强壮,后背也是非常挺直。只见这西装老头拿着一望夜视远镜不停在夜市街上寻找着什么,有时还不停查看手上托着一类似罗盘的金色东西。

“想不到是狩猎附灵任务啊…今天可是放假哦,周围学校的人都出来了。基本上有家人陪同的,有朋友作伴的,有情侣相随的。但是那有你要找的人…唉呀,可惜这个美好的时光了,有这空闲时间我不去好好约会,竟然陪着你这个大老爷们找东西。”

“你能闭嘴吗?你这不知世间险恶的小鬼懂个什么…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附灵,看到这个仪器没?上面显示‘嫉妒’两字已经越来越明显了。看来它应该是等不及了,今晚必定出动!”

“呦呦呦?你看你…又开始没事教训我了。按年纪来说你的确算我长辈。可是按辈分来说,我可是你师兄啊!你能对你师兄尊重一点吗?啊?!”

白发老人不屑的哼了一声,似乎很瞧不起他眼前这位‘师兄’。

“哼!要不是刘主任安排我与你一起作为搭档过来,我才不会跟着你这小鬼!”

“切~爱来不爱来!不过我丑话先说在前头,这个y是我很早以前就察觉到的。到时候无论是你先抓到它,或者发现它,这些功劳都归我。明白吗?”

少年自顾自的说完,便从口袋拿出随身携带的眼罩,紧接着便昏头呼呼大睡起来,只剩下那白头老者嘴巴碎碎的骂着。虽然嘴巴没有停过对那位少年的埋怨,不过望远镜的工作也一样没停过。还在苦苦找寻着他说的‘嫉妒’,只是面对这些人山人海的情况下,他也是苦不堪言。毕竟想要大海捞针,又怎么谈何容易呢?除非它自己蹦哒出来…

过了一个小时之后,也开始迎来路人逛夜市街的高峰期。再加上今天本来就是放假之日,各色各样的人开始向夜市街聚集。这些人群都是成群结队的,很少有一人出门逛街,除去像老周这样一个孤身的一人…他虽然仗着作为夜市街的主来查看情况,不过跟他接触久的租客或多或少都明白他是因为耐不住寂寞才来这里的。所以他们平常见到老周之后,只要一有时间便会跟他闲聊。

老周年少时闯荡江湖过,人情世故他也自然分得清楚。就算他如今老了,思维也没有以前敏锐了,还是能分辨得出大家是可怜他孤家寡人罢了…所以说不上几句,便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过往的路人身上。

“真好啊…一家人能一起出来逛夜市。我都有点不太记得上一次我们一家子是什么时候出去逛了…好像是老婆子走了一年之后吧,两个娃子就把重心用在了学习之上…”

“唉…什么时候有空来看看我这个糟老头呢?再过几天可是他们母亲的忌日了…不会只是他们母亲的忌日才会来看我的吧?”

老周继续行走着,在一人孤单得走路同时,还不停的小声自言自语。他突然想起了许久之前突然去世的父亲,这是他一次见到变老就是孤单的可怕…而如今自己要是突然死去,那自己应该是见不到自己两个孩子了吧…

他想到这里,眼睛里的泪水开始不争气的打转。这里的人无一不是带着幸福的笑容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可是他为什么就不能是这里的一员呢?

“如果我像你们一样幸福,我一定会邀请像我这样的不幸之人一同游玩做伴!而不是把我晾在一边,然后假热情的温暖我!”

这是他不知道出街之后第几次发出这种嘀咕的声音了,尽管他从好久便发出过这种牢骚。不过第一次还在想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幼稚的想法,以至于现在时间久了以后,他的内心终究把他的理性说服了。当那些幸福的人们与他不小心碰面之时,礼貌微笑点头是理所当然的事,而老周也会回敬他们一个理所当然。不过当背对他们以后,他就轻松得表露出了自己的轻浮与不屑,朝着地上吐下没有口水的口水。

“呸!看样子还是朋友呢?一定以后找个垫脚石才做的吧?”

“呸!没事要什么男女朋友?穿着打扮花里胡哨的,我看就是色心包天了而已。”

“呸!就你们一家子还高高兴兴走着呢,将来说不定养了个白眼狼,以后还不给你们养老呢!”

这三句话他虽然嘴上没有说出来,不过心里面却对应了不少路过的人。就连刚才烧烤店老板的孩子,他从内心也是希望那孩子将来变成个不孝子…这样孤独的他在心里就能平衡得不少。

不知何时,他看人的眼神越来越怪。他开始觉得自己身财万贯,应该是比他们还要高一等才对。凭什么他们就要比自己幸福的多?他总觉得自己应该要做点什么…

他想到这里以后,内心越来越不能接受别人。这个问题从很早之前就已经想过了,这是自从他老婆去世之后产出的一个诡异的想法。起初他还是觉得这个想法有恐怖,虽然想多了可以让他觉得解脱,再到现在不如破坏他人来的更加上瘾…说不定还能引起自己孩子的重视?可是这样做真的好吗?说不定就此毁了他的前程呢?

因为他想得太过沉重,导致自己无意中撞到了一个白头大汉。眼前这个白头汉子好生凶猛,自己虽然说不上高大,不过身材也是圆鼓鼓的体型。可是当他撞到这个人时,自己但是倒在地上了,不仅如此他好像比自个还要年纪大。眼前这个老人纹丝不动…这让他感到点惧怕。

“看来就是你了…”

眼前这个白头老者拿着一个类似罗盘的奇怪物品,正直挺挺看着他。老周一看这人应该不是什么善茬…第一时间就是遇到个碰瓷的了,估计要给他点钱才能解决。

不过这个夜市街是他的地盘,他要是一句话附近的小混混还是一拥而上帮助他。可是他又扯不下这张脸,他认为这种小事能自己解决就自己解决,没必要叫人帮忙,说不定日后还成为他人的闲谈呢。倒不如给他点钱便是了?不过这样做也不妥,容易让认识他的人以为他好收欺负呢。

“还好我找得你及时,不然那些附灵击破你最后的理智之后,就连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说完没等老周反应过来,那白发老人拿出了一根烟点了起来。随后深吸一口把烟抽完,然后又将一大片烟雾吐在老周的身上。

“好了,该工作的时候到了。”

说罢,白发老人穿进刚吐露出来烟雾的之中,整个夜市摊如同时间停止了一般。刚才还在议论他们两个的群众如同雕像一样的失去了所有的声音与举动,就连油锅里的热油与碳烤的火苗也一动不动…等着白发老人穿进里面之时,里面又是出现了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世界,还是那个高楼大厦,还是那条夜市街,还是那群人,还是那个老周。不过除了白发老者还有该有的颜色,其他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灰色…

“畜牲玩意!还不赶紧现身!”

白发老者对着浑身灰色的老周怒吼着,看似是在骂老周,实则是在骂另外一个看不见的东西…只见不一会儿,老周身上冒出了一股黑烟,那黑烟又开始变形为软糯的团子在这灰色的世界里弹跳着。

见它已经完全显出原型,白发老者往后跳去,之后不急不慢的从身上拿出一张蓝色的咒符,然后轻轻得一挥手将它贴在黑团的身上。

“破!”

随后符咒如同炸蛋似的在那黑团身上引爆,那炸裂的蓝光点缀了几米之内的灰色画面。更加奇怪的是团周围的老周,他受到了波及本来跟蓝光一同云烟消散。不过他的身体却像虚像一般漂浮,随后又快速定型,变回了刚才被撞到低的样子。

“呼~好在你还没有成型…如果不早把你消灭,就是我这一生的罪过。”

白发老者见黑团已全部消散,稍微拉扯整理了一下衣领,只是因为拿符咒时不小心打乱了。之后他看了一眼这一片的灰色空间,又底下头看着一动也不动的老周,感叹的发了一言。

“浮华世界人来建,地狱天堂一念间…”

感叹几句之后便是查看手表,然后醒悟得拍了一下自己脑袋。

“我都忘了…在这个空间里时间是非常慢的,应当于静止了一样。那现在手表上是11点12分,那等会需要动作快点,保持解决之后的时间一样…还好那个小鬼没跟我一起来,不然这个基础知识他又要笑话我了。”

说音刚落下,身后便传来熟悉的喊话声。

“白头快躲开!它还没被消灭完!”

白头朝着声音望去,发现这个声音正是在高楼上睡觉的少年。只见他双手持枪对着上方,相貌堂堂的模样举着手枪可谓是好生潇洒。

紧接着他对着天空开枪连射,一大片黑色的物质开始从白头的头顶上飘下。

“呼~还好我不放心你赶到及时,不然你就要成为它们的美食咯。”

少年快速来到白头的身后,与他开始背对着背并肩战斗。白头并没有理会少年的调侃与合作,而且很认真得从地下捡起一千黑色碎片说。

“这嫉妒·下级的附灵不应该是单独行动吗?怎么会出现一大群?”

白头淡淡的说道,仿佛天空一大片笼罩在他们头顶的黑色团对他来说构不成威胁似的…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服了…跟老师学习的知识又交回去了吗?所有种类附灵都一样,不过有极少异变的可能会产生分裂,想他这种情况估计是压抑的太久了才释放出来。话又说回来了,这老男人的意志真坚定…竟然让异变的附灵分裂这么多…不过今天是他意志的极限了…”

少年说完就举起双枪对着天空射击,而白头感叹的说了句自己还是老了之后便从胸口的口袋里掏出一杆子旱烟,大吸一口对着上方黑色物质吹去。只见接触到白头吐出烟雾的黑色物质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一般的闹腾着,随后便变成黑色的水滴从天空飘落…

“这种事交给我就行了,你干嘛还用你这么恶心的能力?!服了…虽然出去后身体与服装还是跟进来之前一样。不过现在身上沾上这样黑乎乎的鬼东西…真是一点也不舒服!还有,这个功劳可是我的,你可别抢…记住咯!”

看事情已经解决了少年开始骂骂嘞嘞的叫着,时不时得拍打自己的头发与脸。随后就用手上的枪在自己的面前打开一道蓝光,然后走了进去就消失不见了。

“天地…你是忘了回到现实世界之后,里世界的物质都带不出去才对…所以出去之后,你是什么样子进来就是什么样子出去…虽然内伤还是内伤…”

白头摇了摇头吐槽了这个少年,随后吐出了一大片烟雾钻了进去…又回到了熟悉的五彩缤纷又热闹的世界,本来应该动弹不得的人与事物又一次‘活’了过来。

“老哥哥你是怎么回事?这里人这么多,你撞谁不好,怎么偏偏把我给撞倒了?!”

白头从烟雾之中出来之后,随着烟雾的退散,这个世界开始变回原本的模样。本该黑白色彩又不动的老周起身开始呵斥眼前的白头大汉,只是声音带着几分颤抖,面容带着几分恐惧。

“不好意思,我没看到。”

白头对着老周简单道歉之后,便是看着手上的罗盘。看它已经没有再转动,说明事情已经解决了,就不想继续与老周纠缠下去。再加上因为这点小摩擦发出的动静,已经足够让周围的人群注意到他们俩个,周围的人早已全部停下脚步,凑着热闹看接下来应该上场的好戏。

“服了…”

白头饶了饶头,推开哪些凑热闹的几个人,随后开出一天道路走出。他没有留意这些人的目光,而是因为解决了这些问题而感到轻松不少。

叮叮叮~

口袋的手机突然响起,他皱起眉头思索了起来。这是学院给他们的手机,一般用作于发布任务或者紧急事态联系…

“喂…刘主任。”

“你们先不要回来,现在距离你们八十公里有一所学校,名叫南芝高校。那里的附灵能量异常强大!一定要赶在明天早上到达调查…如果需要支援就打这个电话,随时为你们全天等候着!切记!千万不要莽撞!”

接着没等白头回答便挂断了电话,白头无奈得往向高空之上,眼看楼顶上的少年天地正看着他,还对着他点了点头,随后转身就消失不见了…

《里世界赏金猎人》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