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hp之候鸟归不归

>

hp之候鸟归不归

渣渣小肥啾 著

hp之候鸟归不归 汤姆里德尔 现代言情 甄舞雨

小说《hp之候鸟归不归》,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甄舞雨汤姆里德尔,也是实力派作者“渣渣小肥啾”执笔书写的。精彩片段如下:脚踝似乎被什么东西攀住。我低头去看,当即腿软跌坐在了地上。一条通体翠绿的幼蛇缠上了我的小腿,冰凉的触感叫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里德尔蹲下身伸手,口中发出短促的“嘶嘶”声...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甄舞雨汤姆里德尔   更新: 2022-11-28 05: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甄舞雨汤姆里德尔是现代言情小说《hp之候鸟归不归》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渣渣小肥啾”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穿过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我来到了属于麻瓜世界的车站临近圣诞,交通拥堵,熙熙攘攘的人群如潮水般在车站中涌动我逆着人流好不容易挤出车站,向路边的人问路我一路来到英国伦敦威斯敏斯特区查林十字路上的破釜酒吧门口现在正是各国魔法部与巫粹党胶着的时期,魔法世界动荡不安,破釜酒吧的生意并不怎么好我刚走进破釜酒吧,一个灰衣酒保对我大声道:“嘿,小姑娘,我们不向未成年巫师售卖酒”我摇摇头,抬头看他,“你误...

第10章 摄魂怪之袭

我拉开汤姆·里德尔,“你是不是蠢,不会用魔法吗?”

里德尔将捻出的羽毛笔揣回口袋。他皱眉思索片刻,忽然转头看我,“跟我来。”

我捡起地上的图鉴,跟着里德尔上楼,破釜酒吧二楼走廊最尾处有一间上了锁的房间。我突然想起某些电影里的剧情,NPC千叮咛万嘱咐主角不要打开走廊尾处的房间,结果不怕死的主角总喜欢在作死边缘反复横跳。

脚踝似乎被什么东西攀住。我低头去看,当即腿软跌坐在了地上。一条通体翠绿的幼蛇缠上了我的小腿,冰凉的触感叫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里德尔蹲下身伸手,口中发出短促的“嘶嘶”声。我吞咽了一下口水,看着幼蛇慢慢攀上他的手臂。

木门是用一个很大的锁锁上的,并不严实,且门上自带的锁已经坏了,所以可以推开一道狭窄的缝。我趴在门缝上朝里面看,结果因为房间里的光线太暗而放弃。

“我走遍对角巷和翻倒巷也只看到了四座落地钟,但没有任何一座跟有求必应屋里的那座相似。”汤姆·里德尔低头把玩着手里的幼蛇,“这个房间里也有一座,但它无法表述落地钟的模样。”

“它?”我看向用尾巴缠住里德尔小指的小翠蛇,撇嘴点了点头。

身后传来一阵“咚咚”声。一个与我们一般大的小男孩推开我撞在面前的木门上,他举起双手使劲拍门,“我看到你了,你这个小偷!”

直到他开始抬脚踹门时,我才发现这个男孩赤着一只脚,他气急败坏的模样叫人忍俊不禁。

我心下一动,在旁边撺掇道“你把门打开不就可以进去抓小偷了吗?”

这个男孩有着自然卷的亚麻色短发和灰蓝色的眼睛。他看了我一眼,居然真的摸着下巴开始思考一下这个办法的可行性。

他似乎下定决心了,又狠狠锤一下门,“你等着!”然后转身下楼。

我恨铁不成钢地抽了一下里德尔的胳膊,“怎么不发挥你聪明的小脑瓜了?”里德尔只是微微抬眸,依旧无动于衷。

男孩再次上楼时,手里已经提着一大把钥匙了。想不到他竟然还是破釜酒吧的小当家吗?

小男孩开始一把一把地试钥匙,不多时便找到了正确的那把。“咔哒”一声,大锁应声而落。我紧随他的脚步走进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方欲言,身后的人已经拿出魔杖施了一个照明咒。

白光照耀之下,我也看到了房间内的全貌。这个房间的大小跟普通客房的大小一致,只是唯一的窗户已经被厚厚的报纸钉死了,难怪这个房间在白天的时候也这么黑。

屋内阴暗又潮湿,地上落了杂七杂八的虫尸和蛛网,墙边聚集摆放着一些用防尘布盖着的家具,我轻轻掀开防尘布的边角,一个接一个查看。开门的男孩已经在角落发现了自己的鞋子,他高兴地大叫一声。

这叫声惊动了缩在暗角的东西,一团蒙着白布的东西缓缓升起。用我的话来说,如果不是这张布的颜色不对,它肯定是一只摄魂怪。

突然,我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原先飘起来的白布只是因为被阴风鼓起,这才给了我“白布被披着”的错觉。这时那白布失去支撑落在地上,现出了后面张牙舞爪的摄魂怪。

啊啊!我这是什么破倒霉体质啊?!

我赶紧去拉起愣在原地的男孩退到里德尔身边,“现在怎么办,我们要跑吗?也不知道楼下有没有应对摄魂怪的成年巫师。”

“逃跑不是我的作风。”

啊啊啊!我知道逃跑不是你伏地魔的作风,但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啊!

“那怎么办?能对付摄魂怪的只有守护神咒,你又没有守护神……”我赶紧刹嘴,“你还没学呢。”

心灵不纯洁的巫师是不能成功召唤出守护神的。你告诉我你一个未来的黑魔王能用吗,要不要我跟你姓?

汤姆·里德尔不再看我,而是紧盯着俯身冲来摄魂怪。我把男孩推了出去,“快去叫人来!”说完我抽出之前在对角巷废品店买到的旧魔杖对准摄魂怪念到“Expecto Patronum(呼神护卫)!”

毫无反应。眼前的摄魂怪慢慢放下了自己的头巾,露出了一张没有五官只有一个黑洞的脸,它伸出双手扣住我的头,将下巴压了过来。

我如坠冰窖,眼前出现了后期伏地魔的身影,他狞笑着,嘴里吐出一道绵长的“嘶嘶”声。蜷在他脚边的纳吉尼得令,张开血盆大口向我扑来……

“Expecto Patronum(呼神护卫)!”

银白色的光在身边乍起,驱散了那些恐怖的幻象。我全身无力地向后倒去,跌进一个更加寒冷的怀抱。

等到我清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客房里的床上了。房门被人推开,之前开锁的男孩端着吃食站在门口。见我已经醒过来了,他高兴地走进来。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他将吃食放在床头柜上,又掏出一块巧克力,“我爸爸说吃这个会让你好受一点。”

我道了谢,接过巧克力放在嘴里。男孩再次说到“我叫汉斯·波平顿,你呢?”

“我叫舞雨·甄,来自遥远的东方。”我见门口无人,又补充道“你最好还是叫我娜茨,他们都这样叫我。跟我同行的男孩呢?”

“你是说汤姆?他好厉害,竟然可以打跑摄魂怪。我明年就要到霍格沃茨学习了,我以后也要成为像汤姆那样厉害的人。”汉斯托着下巴,一脸崇拜,“那样我就不会被那些小偷欺负了。”

他宝贝地拍了拍脚上崭新的皮鞋。也不知是不是我眼花,那皮鞋的脚跟处有两个相距两公分的洞。

“那些成年巫师都在夸奖他呢。”

厉害就行了,你可千万别像里德尔那样,我如是想。等等,那些成年巫师?

我站在楼梯口,静静地看着坐在楼下与那些巫师谈笑风生的汤姆·里德尔。竟然是他吗,我晕倒前看到的守护神咒竟然是里德尔释放的?我不李姐!

回到房间,我鬼使神差地翻了翻放在床头柜上的图鉴。我不怎么看这本书,所以对它连熟悉也称不上,但还是感觉它哪里不一样了。想想被烧掉的羽毛笔,我痛定思痛,决计再也不借东西给里德尔了。

一来是怕里德尔搞怪,二来是怕我们吵架的时候拿它们出气。

英国魔法部已经派傲罗来将那只摄魂怪带走了。汉斯的父亲应傲罗带来的通告对那间尾房进行整改,很快便清空了这里的东西。

我扒着门观察焕然一新的客房,突然有人从身后拍了拍我的脑袋,是汉斯的父亲。他笑道“怎么,小姐丢了什么东西吗?”

我挂上一个乖巧的笑容,“我的魔杖不见了,您有看到吗?”

老板摸着下巴沉思,这模样跟汉斯如出一辙。不多时,他无奈说“不好意思,我清理房间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什么魔杖。”

哎,可惜了,挺好看的魔杖,跟我有缘无分哦。我无奈笑一笑又问“我记得这里原先有一座落地钟的,现在在哪儿?”

“哦,我已经搬到汤姆的房间了,他说自己对古典物很感兴趣。”

好家伙,看来是找到了,私吞是吧?我推开汤姆·里德尔房间的门,气冲冲地从落地钟后面把他揪了出来,“怎么样,小英雄汤姆发现了什么吗?”

里德尔皱眉看着眼前的落地钟,继而又看我,“现在怎么办?”

我伸手敲敲落地钟三号。每次穿越都是跟这号落地钟有关,先是阿尔巴尼亚,后是有求必应屋。这么看来这种样式的落地钟可能是一套链接的时空穿梭媒介,那么穿梭契机又是什么呢?

我试探性说到“芝麻开门?”

没动静。

“天王盖地虎?”

还是没动静。

我在这边试口号,里德尔则在旁边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我。我咬咬牙,扒着落地钟开始以头抢钟。

房门突然被推开,手捧鲜花的汉斯震惊地看着我。我尴尬地向他招招手,“汉斯,你听我解释。”

汉斯将手里的花递给我,逃也似的离开了。我只觉一口老血梗在喉头,然后把花硬塞进里德尔手里。

里德尔嫌弃地把花丢在地上,我心痛捡起,“你怎么暴殄天物啊?人家一片心意送你的,你别辜负人家啊。”

“你觉得可惜,那就给你好了。”里德尔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恶心。”

我咬牙切齿,“啊对对对,希望你对你的人生也是这个态度。”我伸手,“我的魔杖呢,快还我。”

里德尔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起里面的紫檀木魔杖递过来,“一根没有杖芯的魔杖罢了,逗小孩子玩的。”

行行行,你厉害你厉害。我劈手夺过魔杖放进口袋里,又开始研究起落地钟来。

吃晚饭的时候,汉斯扭扭妮妮地在我身边坐下,小声问我喜不喜欢那束花。我缓缓打出一个问号,“那束花,你不是送给里德尔的吗?”

汉斯抬头看向对面满脸阴霾的里德尔,有点愕然,“汤姆收下了吗?”

我乐了,笑眯眯地说道“对啊,他还在感谢你的热情呢。”

某人因为自认为很受人崇拜,结果误会了鲜花的接收人而心塞我不说,哈哈。

诶,不对。我反应过来,“你送我花做什么?”汉斯挠了挠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觉得娜茨是一个很有趣,很有内涵的女孩。”

我“……”

里德尔这样对爱过敏的人听不下去了,丢下刀叉就起身离开。别说他受不了,连我也听得抓耳挠腮好吧。

我咽下口中的面包,稍稍组织了一下语言回到“我觉得汉斯也是一个很有趣的男孩,很适合交朋友。”

汉斯激动地抓着我的手,“真的吗,我可以成为你的朋友吗?我虽然没有汤姆那样厉害,但我会尽力帮助你。”

傻孩子,我们以后能不能见面还是一说。不过几面之缘,我不配你的真诚啊。

我再次回到里德尔的房间,推开门就对上了床上那人的视线。他冷冷地看着我,“你最好清楚自己的出身,不要妄图在巫师身上获益。”

我翻了一个白眼,走到落地钟旁边继续研究,并不想跟他吵架。

转眼到了12月31日,一整天都看不到里德尔的影子。看来他是去找梅洛普了。

我捧着汉斯送的花蹲在落地钟旁边苦思。有人推门而入,我才想说话,却被按在了落地钟上。

里德尔手起刀落,直接将一把匕首插进我的胸口。

《hp之候鸟归不归》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