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擒龙之王

>

擒龙之王

李侠 著

军事历史 庞天穆 擒龙之王 李侠

完整版军事历史小说《擒龙之王》,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李侠庞天穆,由作者“李侠”精心编写完成,精彩片段如下:陆凤台知道聂仲由狠辣,但绝没到这么狠辣的地步,没想到今日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这一瞬间,他想的是这也闹得太大了,要是城外的庐州军哗变该如何是好……接着,一声大吼传来。“老子来也!”牢外,刘金锁、林子领着十余名禁军冲上,遇到张家护卫就砍。刘金锁大呼小叫,长枪左支右冲,煞是生猛...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李侠庞天穆   更新: 2022-11-29 01: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军事历史小说《擒龙之王》是作者“李侠”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李侠庞天穆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亳州城北,有个小镇叫华佗镇张延雄与范渊护送着张文静的车驾走了小半日,在此歇了一歇,方才继续北行雁儿捧着食盒,忍不住又道:“大姐儿你好歹吃一点嘛,这糕点都是特意做得你最喜欢的”张文静已没了才出城时的自在,神情恹恹的,摇了摇头表示不想吃城外的道路颠簸,她一个大家闺秀,平时娇生惯养,走了一段路之后就有些不太舒服雁儿眼看自家小娘子没有食欲,柳眉微蹙的俏模样让人心疼,放下食盒,...

第15章 交代

他心中冷笑着,脸上带着矜持又客气的神情,道“某,庐州军统领何定……”

说着,何定站定,等着聂仲由参拜。

但只见聂仲由已拔出佩刀一挥。

“何定勾结敌寇,罪不可赦!杀!”

单刀斩下,一颗头颅滚滚落地,那脸上还带着一副矜持的表情……

混战之中,陆凤台透过牢门看到聂仲由提着一颗头颅向这边大步而来,威风凛凛。

昔年的生死同袍把如今的上司砍了……这让他颇为惊诧。

陆凤台知道聂仲由狠辣,但绝没到这么狠辣的地步,没想到今日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这一瞬间,他想的是这也闹得太大了,要是城外的庐州军哗变该如何是好……

接着,一声大吼传来。

“老子来也!”

牢外,刘金锁、林子领着十余名禁军冲上,遇到张家护卫就砍。

刘金锁大呼小叫,长枪左支右冲,煞是生猛。

聂仲由则高高提着何定的头颅,大喝道

“禁军殿前司都虞候聂仲由,奉命清查细作,把这些敌寇给我拿下!”

但院子中的庐州军却是把聂仲由包围起来,面面相觑着,

既不听从聂仲由的吩咐,也不敢动手。

牢房中,李侠提醒道“陆都头……”

陆凤台终于反应过来,喝令外面的庐州军捉拿张家护卫。

他向来在军中有威望,官职虽不如何定高,却还是能镇得住场面。

何定一死,既有禁军威慑,又有都头镇场,都衙内的士卒终于听令,形势稳定下来。

此时三十个张家护卫已死了十一人,剩下的眼看情况不对,纷纷弃刀投降。

其中还有两人本是要投降的,但因刘金锁没来得及收枪,这两人无辜地被这粗莽大汉径直捅死了……

陆凤台喘着气,却是第一时间奔到聂仲由面前,吼道“你疯了?!你怎么敢杀我的统领……”

聂仲由道“那你认为今日怎么收场?”

陆凤台沉默片刻。

他本以为,张荣枝既死,何定但凡有点忠烈之义便该先把张家护卫控制下来,却没想到何定是在第一时间要杀自己。

那就已是无关国事,说明何定只想讨好张家了。

“你就不怕庐州军生变吗?”

“这里有你在、城外军营还有统制在,杀一个统领怎会生变?”

聂仲由道“此事我与李侠事先都分析过了。”

“李侠?”

陆凤台转头看去,只见那年轻人正拿布仔细擦着剑上的血,一边与被摁住的张家护卫说话。

待看到聂仲由招手,李侠向这边走来。

“这些北面来的蒙人护卫审一审,我们带走一两个熟悉北面情况的,剩下的交给陆都头吧。我刚问了,都是些奴隶。”

“好。”聂仲由道。

李侠道“那蒙人在哪里住的?住所里还有没有他带来的人,派人去杀干净或控制起来。

免得我们才过淮河,北边就得到消息。”

“好。”

李侠一指何定的人头,又道“陆都头,把你这位上司的心腹除掉,把兵士控制一下,局面也控制一下。”

陆凤台也不回答,似乎在生李侠的气,自顾自地割下衣襟,拿布条包扎伤口。

聂仲由难得笑了笑,把手里的头颅交给别人,伸手替他包扎。

“知道高长寿一直躲在哪里吗?”

“哪里?”

聂仲由道“城南有个大宅院,是何定的,他养了三个粉头在里面。

高长寿从头到尾就躲在这宅院里,何定做梦都想不到,他想找的人就在他的别院里。

可惜你拼了命地搜城,就是搜不到。”

陆凤台默然了一会,啐了一口血痰在地上,问道“这事怎么收场?”

“刚才李侠都说过了,你还要怎么收场。”

聂仲由道“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你就说临安府来的禁军把你的统领做了、把汉奸杀了,你也没办法。”

“对了,恭喜你,官位都这么高了……之前怎么不说?”

“刚破格提拔的,也就挂个名头。”

聂仲由道“差遣在身,不说为好。”

“好吧。”陆凤台转头在麾下的士卒脸上扫过,又道“我没办法和统制、节使交代。”

“我出来前,上面和我说过,淮右的袁玠在找门路调到江南西路,他不会追究你的。”

“为什么?”

“他都在准备逃到长江南面去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陆凤台又是愣了愣,忽觉得有些泄气……

~~

次日,淮西制置副使兼庐州团练使袁玠回到了庐州城。

一直以来,陆凤台口中说的“节使”指的便是这位了,虽然袁玠的官位还没到节度使那么高,但如今这大宋风气就是这样,逢武将尊一声“太尉”,逢高官尊一声“相公”。

袁玠时年不到五十岁,美姿容,颇俱威仪,往上首一坐,那高官气势就令人心折。

“发生了何事?”

陆凤台连忙行礼,作惶恐状,禀道“北面张家派了一人来,名叫张荣枝。此人要求何统领替他搜查几个大理逃犯。何统领于是差遣我去办,并告诉我,这是节使你的意思……”

“胡说八道。”

袁玠轻呵一句,不悦道“大宋官军如何能受外敌指派?何定好大的胆子。”

“是。”陆凤台道“恰好有一队禁军因公差路过庐州,为首者乃禁军殿前司都虞候聂仲由,聂仲由听闻此事,斩杀张荣枝与何统领。”

袁玠听罢,面露正气凛然之色,道“何定结交敌寇,确有大罪。

但一介禁军都虞候竟胆敢斩杀庐州军中大将,擅用私刑,亦罪不可恕,你等何不将其拿下、待朝廷禀公而断?”

陆凤台道“混乱中,卑职也受了伤,实在是阻拦不住。

而且,那聂仲由拿出手令,似乎来头不小,他这趟公差,原是奉了朝中……贾枢相之命。”

至此时,“贾枢相”三字入耳,袁玠眼中方才闪过一丝波澜,嘴里忍不住来了句国粹。

到最后他仿佛是忍无可忍,遂当着下属的面怒骂了一句。

“胡作非为,权奸乱国。”

换作往昔,陆凤台哪怕只是远远地望上袁玠一眼,也会被袁节使这刚正不阿的气度所折服。

但今日好不容易离得近了,他心中却是又添了一缕失望。

聂仲由给的消息、李侠作了分析……

这位袁节使让何定搜捕高长寿交给蒙人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只要事闹大了、人已经死了,他还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果然,最后就是这般道貌岸然地骂上一句了事。

反正,事发之时他袁节使又不在庐州,怎样都与他无关;

反正,他准备调去江南了,淮西如何也与他无关。

陆凤台想着这些,把头低下,想到当年守庐州的杜相公,不由眼眶一酸。

耳边,只听袁玠掩太息以长叹,带着忧国忧民的语调道“此事,如实上奏吧,

下有将士勾结外寇、上有权奸肆意妄行,国事奈何啊,奈何……

既然何定已死,你办事素来得力,老夫有意替你奏请这统领一职,你可愿意?”

“卑职,愿为节使效死!”

陆凤台慌忙跪下,在地上重重一磕,再抬起头来,已是满面泪流……

《擒龙之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