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锦绣医香

>

锦绣医香

盛思颜 著

武侠修真 盛思颜 锦绣医香 鹰愁涧

武侠修真小说《锦绣医香》是作者““盛思颜”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盛思颜鹰愁涧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何况她知道,就算她说出来,除了盛七爷和王氏,这大殿里没人会信她的话。她现在要做的,是帮她爹盛七爷洗清“企图用毒药毒杀皇帝”的罪名,这也是要挽救自己和娘亲的小命。“太后娘娘,这药没毒。您看,周大公子吃了就没事...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盛思颜鹰愁涧   更新: 2022-11-29 02: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锦绣医香》,超级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主角是盛思颜鹰愁涧,是著名作者“盛思颜”打造的,故事梗概:日头太大,盛宁芳用手搭在额前,再抬眼看去,却见涂氏已经转了弯,上了抄手游廊“走吧,二小姐,这里日头大,把二小姐晒坏了就不好了”茉莉笑着劝道盛宁芳笑了笑,带着茉莉去盛思颜的卧梅轩卧梅轩的院门很别致,是一个海棠型的拱门盛宁芳来到这里一个多月,还是第一次来盛思颜的院子一见这个拱门,她就艳羡地道:“这大门真好看,比我那个月洞门好看多了”茉莉在后面跟着不敢接话...

第27章

盛七爷马上甩脱过来抓他的内侍的手,大声对太后道“太后娘娘,您看,这药不会毒死人的!”

郑素馨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她下意识反驳道“可是,试药的大白确确实实死了。”

有那么一瞬间,盛思颜想到了那条眼镜王蛇,那条咬了她的倒霉的眼镜王蛇。她没死,蛇死了……

跟现在的情形真是出奇地相似。试药的兔子死了,喝了大半碗药的周怀轩却没事……

盛思颜甩了甩头,努力不去将这两者联系起来。何况她知道,就算她说出来,除了盛七爷和王氏,这大殿里没人会信她的话。

她现在要做的,是帮她爹盛七爷洗清“企图用毒药毒杀皇帝”的罪名,这也是要挽救自己和娘亲的小命。

“太后娘娘,这药没毒。您看,周大公子吃了就没事。”盛思颜清亮的声音十分清晰悦耳。

周怀轩背着手,定定地看着大殿外的天空,眉头皱得越发紧了。

“可是,试药的大白确实是死了,这也是事实。”郑素馨看也不看盛思颜,径直对太后说道。

太后恢复了淡然的面色,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娥眉轻蹙,目光落在盛思颜身上。

盛思颜看了那死去的兔子一眼,道“试药的大白是死了,但是请问您如何能证明它是被药毒死的?”

郑素馨听了这话,只觉得好笑。她转过身,看着盛思颜道“小姑娘要诚实,不要企图狡辩——大家都看见大白是吃了药之后才死的,难道不是被这药毒死的?”

盛思颜暗道,就等着你这句话呢,她微笑着抬头,看着郑素馨,缓缓地道“那可不一定。再说,眼睛看见的,未必是真的。”

“眼睛看见的,未必是真的?”郑素馨缓缓重复着这句话,深深地看了盛思颜一眼。

“正是。这试药的兔子大白喝了药就死了,但是周大公子喝了那药却没事,而且,周大公子喝的剂量比大白喝的多多了。总不能剂量少的是剧毒,剂量多的才是良药吧?郑大奶奶,您也是我祖父的关门弟子,不会有这样错乱的想法吧?”盛思颜也跟王氏学了五年的盛家医术,对此胸有成竹。

所谓量变才引起质变,不可能量少的比量多的毒性还大。

郑素馨也有些不确定了。她看了看死去的兔子大白,又看了看在旁边背着双手,神情冷漠的周怀轩,双唇翕合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你说是怎么回事?”太后好奇地问道。她现在开始对这个小姑娘有些兴趣了。

盛思颜知道引起了太后的注意,有些头皮发麻,但是和眼前马上就要被砍头的局面相比,她还是选择站出来。现在还退缩,她就不是“韬光养晦”,而是脑残透顶!

“太后娘娘,依我的小见识来看,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这试药的兔子,不是死于这碗药,而是死于别的东西。”盛思颜指出了另一个可能。虽然只是可能之一,但是她在言辞中巧妙地将这个“之一”,说成是“唯一”。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洗刷盛七爷“企图用毒药毒杀皇帝”的罪名。

更何况她也不是无端捏造。

因为有周怀轩这个当众喝了药依然活着的人活生生站在大殿里面。

这个事实,胜于万千雄辩。

这也是郑素馨过不去的一道坎。

她无法一口咬定,那药一定是有毒的。

而世人的认知中总是有错觉。

一旁的姚女官很是见多识广,博闻强记,再说她一直跟郑素馨暗暗较劲,闻言也帮着盛思颜说话“这话说的极有道理。臣女知道大理寺曾经审结过这样一道案子。

有一家的儿子死了,都说是他伯母毒死他的,因为他死之前,正在伯母家吃饭。吃完饭就死了。但是这家的伯母拼死喊冤,绝不肯承认是她毒杀了侄子。一般情况下,这种人证、物证俱在的案子,是很好审结的,但是这个伯母在牢里撞墙而死,临死留下血书喊冤,不肯认罪。

审案的是咱们大夏皇朝有名的王青天王之全大人,他见了血书之后,心生疑虑,重新查了下去。结果发现,确实不是那伯母杀的,而是那孩子的继母。她在那孩子去伯母家吃饭之前,就给他吃了一味药,那药和伯母家的一味菜肴混在一起,就成了见血封喉的剧毒之药。那伯母的冤屈才得以洗刷。”

盛思颜听得愣愣的,她可不想死了再洗冤啊!——要洗现在洗,等到人死了,再洗有什么用?

《锦绣医香》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