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资讯›小说太子妃生存指南秦蓁容成祉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秦蓁容成祉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太子妃生存指南秦蓁容成祉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秦蓁容成祉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太子妃生存指南》

秦蓁

古代言情 容成祉 秦蓁

看过很多古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太子妃生存指南》,这是“秦蓁”写的,人物秦蓁容成祉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第5章景战笑的张狂,虽说不知道殿下为什么要给这来路不明的丑女看他们的计划,可殿下只说给,却没说怎么给,他可是抄了一夜呢!古兰文可没那么容易懂!够她好好“研究”!“小姐!”云烟端着水前来,看到景战在,匆忙挡在秦蓁的跟前,她不过就是出去了一小会儿,为什么这个人会在小姐的房里?景战瘪了瘪嘴,“我走了!”等他离开,云烟上上下下打量完秦蓁才吐了口气,“吓死我了小姐,还以为他把你怎么了呢”秦蓁点了点她的鼻子......

来源:cpwx   主角: 秦蓁容成祉   时间:2023-05-20 12:17

《小说太子妃生存指南》小说介绍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太子妃生存指南》,它的作者是“秦蓁”。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先前容帝身子骨匮乏,朝中可是演了好几出大戏。他作为父皇最为疼爱的儿子,更是有好多双眼睛盯着他,要是让旁人知道他命人绑了容成祉的太子妃,还不知会落人什么口舌。容非晚气的牙痒痒,却不得不道,“你下来,我让人送你回…

第1章

小说太子妃生存指南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作者是顾滚滚,主角是虎爷怜玉秦蓁。主要讲述了唔,虽说是常兰吩咐的没错,可他不是常兰的主子吗?自然是丫鬟做错的事情,要主子来担。“五皇子不妨好好想想,我一个元国人,怎么会好端端的出现在你的府里给您这一鞭子么?她话说的隐晦,可容非晚虽然冲动,却不…
《太子妃生存指南》精彩章节试读

唔,虽说是常兰吩咐的没错,可他不是常兰的主子吗?自然是丫鬟做错的事情,要主子来担。
“五皇子不妨好好想想,我一个元国人,怎么会好端端的出现在你的府里给您这一鞭子么?
她话说的隐晦,可容非晚虽然冲动,却不是个蠢人。
先前容帝身子骨匮乏,朝中可是演了好几出大戏。
他作为父皇最为疼爱的儿子,更是有好多双眼睛盯着他,要是让旁人知道他命人绑了容成祉的太子妃,还不知会落人什么口舌。
容非晚气的牙痒痒,却不得不道,“你下来,我让人送你回去。
秦蓁哆嗦了两分,谁下去谁才愚蠢呢。
这时候下去,那容非晚可不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
“秦蓁就不下去了,横竖五皇子也没什么好看的,秦蓁上下打量着院子里的容非晚,连连摇头,眼见着对方怒火中烧,急忙咽了咽口水,“那个,嫂嫂劝你一句,衣服够穿就行了,不要浪费,我可都拿不动了呢。
说完,将手边的衣服一并都扔了下去,
“秦蓁还得寻殿下呢,就不与五皇子联络感情啦!
联络感情。
容非晚死死的握紧了那掉落的衣服,秦蓁,他记住了!
出了五皇子府,秦蓁是一刻不敢耽搁。
她这算是把容非晚给彻底得罪了,要是没有容成祉的庇护,她怕是真的要站着进皇子府,躺着出去了。
可她在周围转了好几圈,却是认命——
就如常兰所言,她迷路了。
这几日她未曾出过太子府,先前那马车来的时候她虽记了路,可这白日到底和晚上不同,她知路程,却是忘记了方向。
她跌跌撞撞朝着四周走着,却不知已然到了一座破庙外。
“明日要是还要不到钱的话,你们这胳膊可就不用再长在身上了,听到了没有?
不等走近,她便听到了高声呵斥声。
秦蓁躲在墙外,此时夜深,城中百姓定然早就歇息,可这人还中气十足的骂人,周围环境更是荒凉,她这是,一步走错,竟真靠近了城外?
“还敢躲?你给老子过来!
“呜呜虎爷别打了,柱子今天一整天都没吃饭了,讨不到钱不是柱子的错,您就别打他了!
秦蓁皱眉,听这声音,小丫头年纪不大,绝不会超过十五岁。
曾经父亲带她游历的时候她算是见过不少事情,城外的破庙,常常会住些无家可归的可怜人,听到方才说讨钱,那该是小叫花子。
只是这什么虎爷,又是怎么回事?
秦蓁探出脑袋去,却见破庙里只点了一根蜡烛,昏暗难耐,地上躺着一个少年,嘴角都是伤,身上搭着破布,而已高大健硕的男子正拿着gun棒,他的脚边跪了一个面容不清的少女。
她先前听到的声音,便是那少女的。
如此看来,那男人,便是她口中的虎爷。
少女双手紧紧抱着虎爷的da腿,“虎爷,怜玉求求你了,放过柱子吧,明天,明天我和柱子还有小川一定会好好讨饭的,不会再空手而归,求求您了!
怜玉不停的在地上磕着头,可虎爷的棍子却还是一下一下落在地上少年的身上,“这身上若是不带点伤,明天怎么去讨饭?怎么让人家同情的起来?你给我滚到一边儿去!
“啊!
那虎爷一脚便将少女踢倒了一边,却见对方倒在地上,衣衫微开。
“哟,多日未见,我倒是没发现怜玉你竟是长大了。虎爷停下手中的动作,将棍子扔到一边,看向怜玉的眼神却是变了。
柱子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看到如此场景却是挣扎着起来,“虎爷,有事你冲我来,不要对怜玉做什么!
那虎爷嫌他碍事,一脚踢开,径直朝着怜玉而去。
怜玉瞪大眼睛,不停的往后退着,吓得不断的喘气,“虎爷,您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他哪里会听她的话,伸手便将她的外衫给扯了下来,“再鬼吼鬼叫什么?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怜玉死死的攥紧了自己的领子,不让对方有任何可乘之机,虎爷没了耐性,一巴掌呼了过去,“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怜玉被这一巴掌扇的眼冒金星,手下的力气也是失了大半。
秦蓁站的远望不真切,只见一个孩子蓦然跑了过去,抱住了那虎爷的小腿,小声道,“不要动我姐姐。
衡儿!
秦蓁的眼睛猛地瑟缩,身子却是不由大脑控制早已经冲了出去,“住手!
虎爷没想到这时候外面居然有人进来,转身却被对方脸上的伤疤给吓了一跳,“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秦蓁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脚边那小小的身子,那孩子脸上满是污秽,身上的衣服也没一块干净的地方,唯有一双眼睛,滴溜溜的极其精神。
不是——
她的衡儿。
却很像。
她没有任何时间与他废话,抬脚的瞬间便将地上的棍子给带了起来,“替老天主持公道之人。
先前他用这棍子打过少年数次,可虎爷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这棍子居然会落在自己身上。
对方出手凌厉,他根本没有招架之力,只好匆匆逃出了破庙“你们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回来的,会回来的!
待虎爷走了个彻底,怜玉才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又扑通一声跪在了秦蓁面前,“怜玉谢过姐姐,可是姐姐诶还是快逃吧,虎爷有好几十个手下,若是他将他们都带了过来,到时候姐姐就不好了。
那小团子见自家姐姐跪下,也当即跟着跪下,“谢过姐姐。
奶声奶气的声音在破庙之中,却显得尤为珍贵。
秦蓁不禁出了神。
秦衡出生后,她无聊的生活便有了乐趣。
看着他一点一点长大,从不会说话到跟在她屁股后面阿姐阿姐软糯的叫个不停,明明什么都不会却被父兄教育的要事事顺从阿姐,不能惹阿姐不高兴,要处处维护阿姐。
三岁的小身子骨,却是日日夜夜想着要保护阿姐。
怜玉抬眼,却见眼前的人双目无神,目光却是看着自己的弟弟,“姐姐别等了,快走吧!
“若我真走了,你们怎么办?
秦蓁叹了口气,将自己从往昔的场景之中择了出来,“你口中所言柱子,被那人打个半死,你弟弟如此小的年岁,你可舍得让他保护你?那人一脚便能要了你弟弟的命,你又该如何选择?
怜玉红了眼眶,却还是道,“如果这是小川的命的话,那怜玉无话可说,柱子的身体受不住虎爷再打,若真要抉择,怜玉愿意用三条性命和虎爷换个自由。
秦蓁低头见她,年纪虽小,模样生的标志,说这话时眼中的光亮尤甚,罢了,她们今日遇见便是缘分,“你可知道太子府在哪里?
她阴差阳错的来到这里,可就如她所说,那虎爷肯定不会善摆干休,她绝对不能在这里等死。
容成祉此刻肯定正在派人找她,只要知道太子府的大致方向,她就能找得到人前来将人都带走。
只是——
得赶在那虎爷回来之前。
“太子府?怜玉疑惑的抬头,眼前的姐姐虽说气质极好,可那脸上的伤疤却是做不得假,她要找太子府做什么呢?“怜玉倒是知道,怜玉可以给姐姐指路,姐姐随我来。
秦蓁拦下她,“我们若是走了,他们该怎么办?
怜玉咬了咬唇,神色纠结,“那怜玉给姐姐口述一遍,姐姐记住了便可以离开。
“我会带你们走。
权当,是衡儿在天给她指引的路。
那小川,似乎是知道了她心中所想,竟是跑到了她的身边,拉了她的袖子,“姐姐。
秦蓁浑身一怔,竟是冷不丁蹲下身子,与他平视,“姐姐在呢。
那虎爷来回极快,不等秦蓁等人出门,门外却是被人给包围了。
“小丫头片子,竟然还想带他们跑?虎爷朝地上吐了口痰,这好不容易一个孩子一个丫头再加一个残废,那帮城里人看到他们能给点钱,这横空出来管闲事的人,自然要除掉。
秦蓁将小川抱在怀里,手却微微握紧了拳。
怜玉说的不错,那虎爷手下,确实有好几十号人。
“兄弟们,给我上!
虎爷一声令下,秦蓁来不及作何反应,却见有箭从天而降,当下便she死了不少人。
“虎爷,有埋伏!
虎爷带的人一时惊慌不已,抱头流窜,一下子就从破庙撤的干干净净。
破庙的门被人打开,那人身上还穿着她白日里见到的那身,可神色,却是冷漠至极。
“殿下。
秦蓁唤他一声,门外的人却突然大步流星走了进来,一手将她带入自己的怀里,“夫人可是要逃婚?
“就算我想逃,能逃得出殿下的手掌心吗?秦蓁的脑袋埋在对方的肩膀上,瓮声道,“不过秦蓁没有被人打死,却是要被殿下给捂死了。
他的身上带着很好闻的龙檀香,可不知是不是秦蓁的错觉,覆在她背上的手竟是有一些颤抖。
容成祉在怕什么?
不等她细想,那人拉了她的手径直往外走,惹得她急忙停下,“那个殿下,我捡了几个人,要不要……一起带回去?
容成祉叹了口气,她身后站了三个人,他不瞎,自然看的见。
夫人捡的,不能丢。
见他不说话,秦蓁眼眸亮光闪闪,冲着容成祉身后的家丁道,“你们好生把他们带回去,再找个房间住下。
“是,太子妃。
怜玉一听这三个字,惊得瞪大了眼睛,与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柱子对视一眼,竟是许久未曾缓过神来。
都说容国太子要与一元国女子成亲,太子模样绝美无双,按理说那太子妃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可眼前的这位姑娘,除去那伤疤也是个美人,可偏偏……
秦蓁蹲下身子,正好与小川平视,她笑着捏了捏他的脸,问,“你愿意跟我回去吗?
小小的脑袋弯了弯,抬头看了眼身侧的怜玉,问道,“姐姐也可以一起吗?
“自然。
“那小川要的。
秦蓁咧嘴,“那小川就得姐姐回家喔。
容成祉在不远处等她,那人丝毫不顾自己的身份,竟是对几个小叫花子也能笑脸相迎,秦统领这养女儿,到底是金贵了些。
跟着马车回来,还没到太子府,远远地秦蓁便看到了一人跪在门口,近看,却是惊讶道,“景战他——
容成祉扶着她下了马车,一眼也没看地上之人,带着她回了菡萏院,“犯了错,就该受惩罚。
秦蓁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从她被常兰带走到自己出了五皇子府,有不少的疑点,可她不愿深想,也不愿追究。
容成祉在外保护太子府的人手不会少,可她能被常兰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这一带便是到了五皇子府,且容成祉找到她时,未免费了太多的时间。
这其中,要说没有景战的手笔,她是不信的。
秦蓁想了想,开口,“可是殿下,他所思所想,大概也是为了你。
“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本宫如何能忍?容成祉将她送进菡萏院,吩咐人好生照顾,“明日里夫人有的忙,还是早些歇息的好。
不等秦蓁再说些什么,容成祉顾自甩了袖离开。
那模样,显然是气还没消。
秦湘听说自家小姐回来了,急忙从屋里跑了出来,“小姐!您可回来了!
含夏知秋紧跟其后,三人团团将秦蓁围住,一连转了好几个圈,确认秦蓁无事才放心。
“那常兰可真不是个东西,居然敢把小姐掳走!不过小姐放心,殿下已经给您出气了!秦湘拉着秦蓁坐下,替她倒了口热茶让她暖暖身子。
是了,还有常兰。
先前光顾着景战的事,她都忘了容成祉该如何处置常兰。
那常兰虽然是个丫鬟,可就像她自己所说,到底是容非晚身边的人,常言道,打狗还得看主人,要是容非晚去宫里闹得话……
“容成祉把她怎么了?
秦湘想起来便觉得痛快,“殿下命人盘问她关于小姐的消息,可她倒是死活不肯说,也不肯告知是谁派她来的,殿下便让人将她绑在了树上,下午日头盛,她没坚持住两个时辰就晕了过去,又被人泼醒,如此反复,折腾了许久。
秦蓁皱了眉,不肯告知谁派她来的?
那容非晚的侍卫对常兰很是相熟,开口闭口常兰姑姑,此人该是在容非晚身边的熟人才是。
容成祉怎么可能查不到她的身份?
“秦湘,你看到的常兰,长什么样子?
秦湘不知这好好的为何小姐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将脑中常兰的长相又给过了一遍,“脸圆圆的,个头不高,贼眉鼠眼,穿着绿褂子。
秦蓁见到的常兰,身量修长,眉目算不得清秀,看上去倒是也能入眼,却是个方脸。
“你们见到的人,应该不是常兰。
秦湘瞪大眼,“小姐说什么?不是常兰?那是谁?
“或者说,她才是常兰?秦蓁眼中闪过一丝迷惑,随后猛地站了来。
她看走眼了!
她本以为容非晚是个心思不深的,此刻却发现对方的思量并不比她少。
他既然让人带走了她,又怎么可能还会让丫鬟回来守在这太子府?
不留下任何把柄,就这么凭空消失,让容成祉花费的心力定是要更多些。
而若她人在他五皇子府,容帝宠爱她,容成祉不能随意搜查,就算她在,太子殿下也只能闷声吃了这个哑巴亏,毕竟,对方是容国的五皇子。
受尽各方宠爱。
或者说,是那常兰原本是想回来的,只不过被她所言提了个醒,索性与容非晚商量,不回来又顺带找了个替死鬼。
这么一想,秦蓁便咬牙切齿。
看来她的教育还不够,远远不够!
“那常兰可还在府里?
秦湘摇头,“殿下得不到小姐的消息,自然拿她出气。
容非晚,她饶不了他!
秦蓁怒意冲冲,正要将自己扔进床里,忽而想到了什么,揣着两块糕点就出了屋子。
“小鸡,小姐您去哪里啊!
秦湘忙不迭的跟上,到了门口却是发现人不见了。
这好好的,小姐又去哪儿了?
十月初的天,昼夜冷暖不一,秦蓁走到门口时,景战脊背挺直,看到她,别过脸不发一言。
她先前问过容成祉,她问景战所言是否是真的。
那时他回她,景战是这世上少有的单纯,他的心思藏不住,一言一行皆是会放到明面上来,不愿意做背后的勾当,他答应过的事情,也绝对不会反悔。
是以,他绝对不会自己对她出手。
可要是别人动手的话,他也会袖手旁观就是。
想及此,秦蓁笑出了声。
景战皱紧了眉,“你笑什么!
“我笑,笑你做的明目张胆,给了殿下罚你的理由。
景战转过头来看着她,不解,“你这话什么意思?
秦蓁回头,“我知你气我最先欺骗容成祉,接近你们只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是景战,你们也并不无辜。
若不是她浔阳小诸葛的身份,容成祉又怎么会对她高看一眼?
若不是因为她有用,他们又会怎么这么干脆的就带上她?
说到底,他们不过是相互利用,各取所需罢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