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资讯›《小说全集女施主请自重,小僧不能破戒》苏潇潇玄印完本小说_苏潇潇玄印(小说全集女施主请自重,小僧不能破戒)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全集女施主请自重,小僧不能破戒》苏潇潇玄印完本小说_苏潇潇玄印(小说全集女施主请自重,小僧不能破戒)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全集女施主请自重,小僧不能破戒》

苏潇潇

玄印 现代言情 苏潇潇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女施主请自重,小僧不能破戒》,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苏潇潇玄印,是作者“苏潇潇”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外面的战斗持续了很久,听起来似乎越打越远苏潇潇身体疲乏,心里又难免担心真的被丢下,一时间也不敢放任自己睡着她努力睁大眼睛盯着门口,期盼着下一刻那里就会出现熟悉的白色身影昏昏沉沉间不知等了多久,苏潇潇不敢运行功法恢复,她修炼的《善水诀》空有个好听的名字,实际上并不是什么正经功法,修炼得越快,她的身体就会被改造得越彻底炉鼎炉鼎,说到底,不过是人形丹药而已专门给炉鼎修炼的功法,其效果大致也就等......

来源:scwx   主角: 苏潇潇玄印   时间:2023-05-20 13:09

《小说全集女施主请自重,小僧不能破戒》小说介绍

《女施主请自重,小僧不能破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苏潇潇”。小说详细内容介绍:炉鼎炉鼎,说到底,不过是人形丹药而已。专门给炉鼎修炼的功法,其效果大致也就等同于把自己炼制成更好吸收的丹药。除此之外,还有些令人难以启齿的副作用。天光由亮转暗,苏潇潇生生被饿醒了...

第2章 苏潇潇玄印大师百花谷

外面的战斗持续了很久,听起来似乎越打越远。

苏潇潇身体疲乏,心里又难免担心真的被丢下,一时间也不敢放任自己睡着。

她努力睁大眼睛盯着门口,期盼着下一刻那里就会出现熟悉的白色身影。

昏昏沉沉间不知等了多久,苏潇潇不敢运行功法恢复,她修炼的《善水诀》空有个好听的名字,实际上并不是什么正经功法,修炼得越快,她的身体就会被改造得越彻底。

炉鼎炉鼎,说到底,不过是人形丹药而已。专门给炉鼎修炼的功法,其效果大致也就等同于把自己炼制成更好吸收的丹药。

除此之外,还有些令人难以启齿的副作用。

天光由亮转暗,苏潇潇生生被饿醒了。

饥饿只是身体缺乏能量的信号,苏潇潇体内积攒的灵力被搜刮一空,她又刻意压制着不去运转《善水诀》,因此身体出于本能发出了饥饿的信号。

大和尚怎么还没回来?不会真的把她丢下了吧?

这荒郊野岭的,让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办?会不会有狼?也许还会有鬼怪?

大师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了……

或许是感应到了苏潇潇内心的召唤,在她抱着膝盖瑟瑟发抖差点又要哭出来时,眼角余光瞥见了一件白色僧袍。

从下往上看,逆着光影而来的和尚,仿佛身披万道佛光,简直就是救苦救难的佛陀本佛。

“大师……苏潇潇鼻子一酸,忍了半天的泪水终于演变成决堤的洪水。

极乐宗十年来的调教不是闹着玩的,连苏潇潇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无声哭泣的样子,美得令人心碎。

但是,众所周知,再妖娆的美人,在和尚眼中,与一抔黄土估计没太大差别。

“施主可是身上难受?是贫僧思虑不周。大和尚施施然地上前,一脸法相庄严地执起苏潇潇的手腕。

从脉门输入一道纯正的金佛之气,熟门熟路地在她经脉之中溜达了一圈,最后来到丹田之中,留下一小团,其余的金色暖流如同退潮一般迅速撤回,毫不留恋。

“……这和尚到底知不知道炉鼎的体质有多敏感?

昨儿个才酱酱酿酿过,哪怕是帮忙也不能这般毫无顾忌地登堂入室吧?给颗复灵丹什么的不行么?

苏潇潇咬着下唇,一边抵抗身体里异样的情潮一边腹诽,短短几息的功夫,又沁出一层薄汗,由于吃过一些乱七八糟丹药的关系,她现在的状态当真可以用娇喘微微,香汗淋漓来形容。

“阿弥陀佛。大和尚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古井无波的目光隐约漾开一丝涟漪,透露出微不可察的歉疚讯息。

苏潇潇垂下眼帘,身体的反应她无法控制,脑子却十分清醒,她知道对方或许真的是无心的,大概只是发现她经脉空虚下意识的补救行为。

说实话,忽略掉身体的异样,丹田里暖洋洋的感觉还不赖。

“大师生的如此俊俏,敢问大师贵庚?修真界最忌讳以貌取人,原本苏潇潇还没来得及思考这茬,毕竟大和尚看起来不过二十左右,风华正茂,但这会儿为了忽略身体异样努力寻找别的话题,才注意到大和尚的自称不对劲。

极乐宗宗主看起来像十七八岁的少年郎,真实年龄却在四百岁开外。

不会吧……和她春风一度的大和尚,该不会比极乐宗宗主还要……老吧?

她虽然生而知之,骨龄却实实在在刚满十六……

大和尚听到年龄问题肉眼可见地迟疑了一下,才用不确定的语气说“约摸两百余岁……吧?

两百岁?还好还好,比极乐宗宗主小一半呢。

这个年龄在修真界只能算是小年轻,不算太老……呵呵哒!都可以做她祖宗了吧?四舍五入就是她不小心睡了个祖宗?她还想找个乖巧的少年郎玩养成滴说!

“小女子有个不情之请,那个……大师您慈悲为怀,可不可以带小女子前往比较安全的凡人城镇?我可以以道心起誓,只要找到适合安家落户的地儿,绝绝对对不会再叨扰大师,如此可好?

“这……恐怕不行。

“为什么?苏潇潇闪电般地缩回原本拽着僧袍下摆的手,心中闪过纷乱的念头,该不会她遇到的是假大师吧?

难不成开了一次荤让大师爱上了她的滋味,不肯放手了?

她可不想当炉鼎啊嘤嘤嘤……

大和尚忽然单膝跪地,伸手按在苏潇潇小腹处,声音无悲无喜,平淡地陈述了一个理由“时日太短,如今尚无法确定施主是否怀有灵胎……

苏潇潇被烫到似的迅速后撤一尺,一脸尴尬地看着神情慈悲的大和尚,清了清嗓子才平静地告诉他,自己在进入极乐宗的第一天就被喂了绝育药,绝对不可能怀孕。

然而说完她又有些后悔,大和尚虽然是出家人,不至于对血脉有多看重,但起码会看在她可能孕育着小生命的情况下,对她多加照拂,可现在她这么大嘴巴一说,人家就算想“负责估计也歇了心思了。

原本还觉得不用生孩子挺好的,可现在总觉得自己亏了呢……

大和尚生得这么俊,她自己也长得还算不错,彼此的资质也算上乘,生出来的后代肯定会很优秀吧?

脑海中浮现出可爱的小光头奶声奶气喊娘亲的画面,又如同气泡一般碎裂开来,苏潇潇捂住刺痛的胸口,倍感失落。

“施主体内有不少药物和丹毒残留,贫僧虽略通医术,却不敢妄断。不如这样,施主若是没什么要紧的事,先随贫僧去一趟百花谷如何?

“百花谷?

百花谷是一处地名,也是一方修真门派。

百花谷弟子医毒双修,论战斗力,在修真界或许排不进前五,但论重要性,就连三岁小孩都知道。

而且,百花谷毗邻盛产剑修的凌云山,有一群战斗狂人做邻居,更加没人敢惹。

想起关于百花谷的信息,苏潇潇眼中忽然亮起一道光芒。百花谷应该能帮她解决身体隐患吧?

而且她的资质不差,也许不用去凡世隐居,可以试试能不能加入百花谷或者凌云山?

在这之前,她必须要抱紧眼前这棵大树!话说回来,大和尚叫啥来着?

本来想着露水姻缘不打听对方名号,免得给对方添麻烦,可现在既然要依靠对方谋取利益,总不能还像陌生人一样连彼此叫啥都不知道。

“苏潇潇感念大师慈悲,全凭大师做主。不知大师如何称呼?苏潇潇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全当自己拜的是菩萨。

反正大和尚修为在那里,年纪也可以当她祖宗了,磕头能换点好感的话也不亏。

“贫僧法号玄印,施主不必行此大礼。玄印挥手将她托起,瞥见她额头的红印,下意识地伸手抚了抚,本想将那痕迹抹去,谁知不仅抚过的地方变得更红,苏潇潇整张脸都一下子变得红扑扑了。

“玄印大师,小女子体质有异,还请大师保持距离。即使大和尚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实际年龄却有两百岁,如果说在知道对方年龄之前,苏潇潇还有些许女儿家的旖旎心思的话,在知道对方可以当自己祖宗后,就打心底里把对方当成慈爱的长辈来尊敬了。

“是贫僧逾距了。玄印从善如流地拉开了距离,一身佛光坦坦荡荡的样子倒是让苏潇潇自在了不少。

不论如何,发生这种事情的对象是个和尚确实能省去不少麻烦。

幸好玄印大师不是激进分子,否则指不定自己就被当成蛊惑人心的魔女给灭了。

“玄印大师,我们何时出发?经脉得到了滋养之后,苏潇潇身上的疲惫淡化不少,就连饥饿感都不那么明显了。

她从储物袋里掏出个瓷瓶倒了颗辟谷丹服下,做好了长途跋涉的准备。

“天色不早,休息一晚再动身。说着,玄印取出自己的蒲团,找了个靠门的干净角落打坐。

大和尚自行做了决定,苏潇潇没有异议。

他俩确实需要休息,尤其是玄印,想必与那魔修打了一天消耗不少,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

夜幕降临,晚风渐渐转凉。苏潇潇就近找了些干草烂木头之类生了一堆火,靠在火堆旁取暖。

她的修为还不至于能无视冷暖,充其量也就比凡人体质强一些,不小心的话也是会受凉的。

火光摇曳,照耀到的物体都被打上暖黄的色彩,同时也映照出张牙舞爪的影子。

若是孤身一人,荒山野岭的苏潇潇难免害怕,可现在有一位修为高深的大和尚守门,她就觉得特别安心。

躺在火堆旁随便找了块复刻了流行话本的玉简打发时间,看到精彩处,苏潇潇旁若无人地露出不可描述的笑容,即便没有发出奇怪的声音,也吸引了玄印的注意。

大和尚没有睁眼,但他留了一缕神识关注周围的情况,自然注意到了苏潇潇奇怪的笑容,好似入魔一般扭曲的表情,可是身上丝毫没有心魔或者魔气的痕迹,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暗中观察。

“噗……苏潇潇终于忍俊不禁,她实在是被话本中主角的倒霉经历娱乐到了,对比自己的经历,瞬间觉得压根算不得什么苦难,倒不如说是遇难成祥,出门遇贵人呢。

阅读玉简并不需要眼睛,只需要贴在额头用神识查看。

起初玄印以为苏潇潇是在练什么功法,不好横加干涉,若是有走火入魔的迹象,他再出手不迟。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倒是有点不确定了。

神识使用到一定程度会让人产生困倦感,睡前读一读话本算是苏潇潇的催眠手段,既放松心情,又能让自己尽快入睡。

这段时间她绷得太紧,一直都没有好好休息,也就是身边有了可靠之人,才动了好好睡一觉的心思,这才心无旁骛地看起了话本。

睡意上涌后,苏潇潇随意地将玉简丢在一边,直接沉入梦乡,几乎同一时间,玄印睁开了眼睛。

他抬了抬手,地上的玉简便化作一道虚影飞了过去,不偏不倚地落在他手心。

以玄印的神识强度,无需将玉简贴在额头也可查看里面的内容,前提是这是块普通的刻录玉简,没有禁制。

玄印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玉简上确实没有隐藏内容的禁制,只有防止复刻的禁制,想来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内容,这才深入其中看了一段。

仅仅看了一小段,玄印面无表情地将玉简送回原地,目光在苏潇潇沉睡的面容上停留了一瞬,重新闭目打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