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资讯›小说不可掌控(沈流苏季司衍)已完结小说_小说不可掌控(沈流苏季司衍)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不可掌控(沈流苏季司衍)已完结小说_小说不可掌控(沈流苏季司衍)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不可掌控》

知渐

季司衍 沈流苏 霸道总裁

霸道总裁《不可掌控》,现已上架,主角是沈流苏季司衍,作者“知渐”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苏城豪门内宴在这家顶尖会所举办,重金请来的拔尖乐团在台上已经演奏了第八首曲子觥筹交错,烈酒下肚今晚的重要人物,还没来沈流苏捏着香槟,眼尾上挑,漫不经心地往入口方向盯“沈大小姐是在看谁?”从她进来那刻,这些贵公子们的眼睛就没从她那身上移开过尤其,是这位眼馋她一个月的陈家少爷一席红丝绒流苏晚礼服将她姣好的身材完美展现出来,深V领口下若隐若现的风光引人采撷,一览无遗的后背只有几根流苏带子在......

来源:fqxs   主角: 沈流苏季司衍   时间:2023-05-22 04:27

《小说不可掌控》小说介绍

小说《不可掌控》是著名网文作者“知渐”所著的一本霸道总裁。主要讲的是:”沈流苏嗓音淡淡凉凉,说话时眼尾上挑,夹带零星笑意。“二十三?”余宛霖惊讶之余侧目骂了一句季司衍,“同样是二十三,她就不小了?你是真禽兽。”季司衍:“……”他与聂川是好友,自然也把聂蝶当妹妹看待。至于聂蝶已经二十三岁这事儿,他确实…

第6章 以身相许

“苏城沈家。季司衍抢先回答,破格解释,“聂蝶有自己的婚事,她年纪太小,不适合我。

“你身边这位就不小了?余宛霖逐渐把目光停在她身上,似乎是想听她说话。

“我今年二十三。沈流苏嗓音淡淡凉凉,说话时眼尾上挑,夹带零星笑意。

“二十三?余宛霖惊讶之余侧目骂了一句季司衍,“同样是二十三,她就不小了?你是真禽兽。

季司衍“……

他与聂川是好友,自然也把聂蝶当妹妹看待。

至于聂蝶已经二十三岁这事儿,他确实不知。

不在意,自然不知。

“算了,这姑娘挺水灵,也是不错。言此,余宛霖又往沈流苏的脸上盯。

沈流苏一怔。

这就打算接纳她了?

豪门世家的婆婆第一次见面不应该都会给一个下马威么?

“沈流苏,我妻子,你们的儿媳妇。季司衍认真介绍的同时还抽出来两本红本子,余宛霖看到的那一刻愣得没了反应,还是季志航示意佣人拿过来瞧瞧。

“认真的?季志航摸了摸本子上的钢印,翻转了两下确认是真的结婚证后清了清嗓,然后交给余宛霖查看。

余宛霖勉强笑了笑,手肘支在一旁的圆桌是上才没在沈流苏面前失态,故作从容地翻看了两本结婚证后,将喜上眉梢的那点笑意掩盖住,坐直了身体看向沈流苏,“你跟司衍认识多久了?

“五年。季司衍端起的那杯茶已经触碰到双唇,他又急着放下先把这个问题回答完才喝了一口。

“我没问你。余宛霖转了转手腕上戴着的两个玉镯,瞪了季司衍。

“确实是认识五年了。沈流苏从容应对,到个这个节骨眼上她还不明白季司衍急于跟她领证是什么原因的话,她就真是白痴了。

“你把人藏得挺好啊。余宛霖收回打量她的视线,也不知道信没信,但总归是把这个话题过了。

季司衍笑了一声,“她不喜见人,怕生。

沈流苏“……

你才怕生,你全家怕生。

“婚礼——

余宛霖才说出俩字,季司衍便沉声拦住道,“婚礼的事情不着急,我自有打算。

余宛霖生性多疑,结婚证造不了假,但这段婚姻能造假,对此她定会将沈流苏的身世背景和人生经历查个遍,季司衍不阻止,毕竟这姑娘干干净净。

难得见他这副态度,且结婚证是真实存在的,余宛霖便罢休没再问下去。

话题终止之后,季志航又让人把棋盘拿上来,作势要和季司衍下一盘,“可有去拜访你祖母?

“嗯。手执白棋,季司衍这一盘是要替余宛霖赢回来的。

“把流苏也带过去让老人家见见。季志航叮嘱。

季司衍抬眸,还挺意外他把沈流苏的名字记住了。

老人家盼他结婚拍了好几年,尤其近段时间特猖狂,电话都打到了季志航这里骂他管教不严。

季司衍应下,“自然。

父子俩这棋下得和和气气,沈流苏在旁边看得迷迷瞪瞪,没一会儿就被余宛霖喊去听曲儿。

那四四方方的戏台子建在荷塘正中央,沈流苏跟着余宛霖走到一座亭子下,隔着半面荷塘听曲看戏。

“苏苏。余宛霖摘下一只玉镯,还没等沈流苏反应过来就放在她手心上,“小小见面礼,收下吧。

沈流苏反应过来轻笑着推脱,“母亲客气了。

这一声母亲叫得恰到好处,余宛霖听着心中欢喜,便当着沈流苏的面再将手腕上的另一只玉镯也摘下,“既喊我一声母亲,哪还有推脱的道理。

确实,若是推脱了,就装过头了。

“多谢母亲。沈流苏敛眸,本想接过镯子后小心护着,不成想余宛霖却当面将镯子戴到了她手腕上。

她骨架小,手指纤细,手腕更是盈盈一握,就这么轻轻一塞,两只上等的白玉镯就这么戴在了她手上。

“你对司衍的第一印象怎么样?

沈流苏为微怔。

果然,是要打听来了。

“半死不活。沈流苏酝酿几秒,温凉地吐出几个字。

单凭这几个字,就足以让余宛霖愣了数十秒,半晌,她语气更像是在确认,“你是当年救他的那个小姑娘?

沈流苏唇角漾出笑意,“可以那么说。

想让余宛霖对她和季司衍这桩婚事深信不疑,便只能把这件事情拿出来遛一遛。

“难怪。余宛霖扬眉,双手交叠在身前专心听曲儿,心情看起来似乎很不错。

沈流苏满意地勾了勾唇。

“以身相许确实是报答救命之恩的最佳办法,倒是委屈你了,苏苏。余宛霖才说完,又准备把脖子上挂着的翡翠项链摘下,沈流苏吓得险些没控制好面部表情,急忙伸手制止。

“母亲……不委屈,我没觉得委屈,季司衍待我很好。沈流苏心里惊魂未定,万万没猜到传说中的季家家主夫人的脑回路如此清奇。

季司衍以身相许,她竟觉得是委屈了她。

苍天,这到底是什么神仙婆婆!

余宛霖察觉大概是吓着她了,于是尴尬地停下手中动作,解释道“以前也听司衍身边人说他养了只金丝雀,现在想想,那人应该是你无疑了。

沈流苏暗想竟然还有这事儿?

那让您失望了,我跟您儿子三天前才正式重逢,所以这金丝雀若当真存在的话也只能是另有其人。

半天下来,沈流苏跟这位婆婆相处得十分融洽,明明今天是第一次见面,沈流苏也应该用自己的套路跟她周旋,可到了后面,竟变成了以心交谈。

正欲离开之时,管家进来传来,季志航思虑几秒,把季司衍喊住,“聂川兄妹过来了,想必与你有关,就趁今日把事情说清楚。

“你要五年前把苏苏带回来,我也不至于这几年帮你跟聂蝶牵线,耽误了人姑娘。余宛霖知晓那姑娘的心意,也正琢磨等会儿该如何安慰人。

季司衍哼出一声,“与我何干?

沈流眨眨眼,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聂川很少来这儿,你说与你何干?季志航冷嗤一声。

什么叫一山更比一山高,今天她是见识到了。

再拽能拽得过你老子?

季司衍没立刻给反应,须臾,他表情切换自如,一双手游移在沈流苏后腰上,轻言轻语,“后花园的花开得正艳,我让人带你去瞧瞧?

沈流苏表情凝固。

行呗,藏着不能见人呗。

“好啊。她软声应下,心里却把季司衍骂了个遍。

难怪会遂她意不公开这段婚姻关系,现在看来一切都很清晰明了了。

他愿意给她当靠山,而她得留在他身边当他温婉贤淑的好妻子。

各取所需,互惠互利,挺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