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资讯›《全文阅读被系草伺机占有》林诗词南哲火爆新书_全文阅读被系草伺机占有(林诗词南哲)免费小说

《全文阅读被系草伺机占有》林诗词南哲火爆新书_全文阅读被系草伺机占有(林诗词南哲)免费小说

《全文阅读被系草伺机占有》

江内星月

南哲 林诗词 现代言情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被系草伺机占有》,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林诗词南哲,故事精彩剧情为:和讲台齐平的角落,南哲一米九,赵文雅一米七作为罚站的始作俑者,赵文雅不想贴着南哲两个高个儿让一六五的林诗词站在了中间三人挺拔的身躯,形成了一个凹字赵文雅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用书遮挡手机,掩耳盗铃的打了一行字,递给林诗词你觉得小陆的那个同班同学李廷怎么样?林诗词看着黑板,眼神放空的摇头“不怎么样”赵文雅八卦的嘘了嘘眼,“我认真的以后我和小陆去谈恋爱,李廷就是你的饭搭子我听小陆说,人......

来源:fqxs   主角: 林诗词南哲   时间:2023-06-02 08:27

《全文阅读被系草伺机占有》小说介绍

《被系草伺机占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江内星月”。《被系草伺机占有》内容概括:昨儿个比赛刚搭档完的经管1班班长,热情万丈的给林诗词吹了个口哨。“林诗词!早啊!”“早。”林诗词表情恹恹的。经管1班班长眼神往下扫,看见她手里的水煎包...

第13章 生吃了你

周六早上的东餐厅,没什么人。

林诗词用过早餐后,才慢慢悠悠的买好水煎包和豆浆,往男生宿舍3号楼走。

3号楼里住着的都是管理学院的学生。

零丁的几个人影从里面出来,难免会遇到个把熟人。

昨儿个比赛刚搭档完的经管1班班长,热情万丈的给林诗词吹了个口哨。“林诗词!早啊!

“早。林诗词表情恹恹的。

经管1班班长眼神往下扫,看见她手里的水煎包。想起昨晚的打赌,随口寒暄,“给南哲送的?要不要我上去叫他?

“不用,你忙你的去。

林诗词不是社恐,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与人交流,言行举止都透露着疏离和拒绝。

旁人也知趣,摆摆手就走了。

几个和南哲同系的男生,站在3号楼的门口,小声的八卦。

“我靠,给南哲送早餐。他俩玩儿真的?

“哈哈哈欢喜冤家,死对头爱上我校园版。

“该说不说,挺配。这两人的颜值,就对我的眼睛非常友好,总比林诗词那个前男友好。叫什么来着?田……

“体育学院的,田横洙。

林诗词正滑动着屏幕,准备给南哲打电话的手,突然停住。

这几人说话的声音着实不小,她每一个字都听进了耳朵里。

“hey,你们几个。林诗词冷着脸,手里的水煎包被她拎出了狙击枪的架势。

一身凶相。

几个男生相互懵逼,通通抬头和林诗词对视。

林诗词“哼了一声,冷笑。

“吃饱了没事干可以去把食堂公共厕所扫了,再在哪儿议论我。我手里的豆浆,会一分不剩的砸你们头上。

几个男生面色赤红。

确实是他们嘴欠,不占理。

再一个就是,林诗词凶名在外,她说把豆浆砸他们头上。

她就真敢。

“不好意思。其中一个男生小声道了个歉,就局促的往食堂方向跑去,像是慢了一秒就要被恶鬼锁命。

南哲站在林诗词的头顶。

准确的说是林诗词背后,宿管阿姨值班室外墙的钢铁楼梯二楼。

目睹这一切的南哲。

嘴角上扬一个弧度,无声的张口,“小刺猬。

南哲的宿舍楼在Y大的最东边,太阳升起时,阳光把南哲的影子全部打在了值班室的墙壁上。

脚底下的林诗词很难发现,自己头顶还有个人。

林诗词点开南哲的聊天框,拨通了语音电话。

还没接通,南哲就从二楼楼梯直接跳了下来。

他单手撑在楼梯外缘,把林诗词半禁锢在自己‘怀里’。

神色吊儿郎当的,“早安。

林诗词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还是那副处处透露着讨厌这个世界的困倦感。

只是她加重的呼吸,和洒了自己一身的豆浆,暴露了她,刚刚被吓得不轻。

林诗词挑了挑眼皮,拧着眉头紧盯着南哲。

果然,这傻逼永远不放过任何一个捉弄她的机会。

她把豆浆杯往南哲的卫衣帽子里一塞,粗暴的撩起南哲的衣服,慢慢的擦拭自己手上的豆浆渍。

一边擦,还一边挑衅的问,“有意见吗?

南哲小腹的衣服被撩起,露出了一小节南哲的腹肌。

他眼神似笑非笑的,“不必这么迂回,喜欢的话可以上手摸。

林诗词擦手的姿势顿了一秒。

她抬头,对方不仅没有暴怒,还笑得万分玩世不恭。

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林诗词突然觉得自己的手很脏。沾染了南哲气味儿的衣服,比豆浆渍更脏。

她咬着自己的后槽牙,胸膛不停起伏,“我他妈生吃了你。

刺猬只有背后长满了刺,正面是堪比小兔子的手感,十分柔软。

南哲看着面前的小刺猬。

咧着嘴角,痞痞的问。“哦?生吃?哪个部位?

说着,视线还有意识的扫了下自己的全身,最后在腹部多停留了两秒。

这举动惹恼了林诗词,她顾不得这花花公子脏与不脏,张口就往南哲的左手虎口咬去。

林诗词不爱说话,牙尖嘴利四个字,她占了一半。她的牙齿,是真的锋利。

平时和赵文雅出门小酌两杯,都不带用开瓶器的。

林诗词把浑身力气都集中在了牙口上,发誓要把南哲咬得痛哭流涕叫妈妈。

几秒钟下去,南哲别说求饶,就是喘息声都没加重一下。

十几秒后。

3号楼对面的东操场体育器材中心,勾肩搭背走出来一群黝黑的学生。

“诶田横洙快看,那不是你前女友林诗词吗?他新男朋友还挺帅。

校Y校上林诗词和南哲的帖子,席卷了整个Y大。

田横洙的室友用手背拍了拍田横洙的胸脯。

大一进校,这平平无奇的小子,追到了管理学院有名的大美女,可把他们酸得哟。

还好分了。

田横洙顺着室友的视线望去。

待看清林诗词旁边的男生后,他死死握着拳头,把自己的下嘴唇咬得发白失去血色。

那个男的他认识。“南哲。

当初就是他从中作梗,林诗词好几天没理他,才会发生后面那一系列的事情。

大自然中雄性的警觉骤然觉醒。

被林诗词紧咬住的南哲,四下看了一眼。

待发现田横洙这号人后,他似笑非笑的撇了撇嘴角。

光明正大的在对方的目光里,伸出修长的右手。

就那么直白的搭在了林诗词的后脑勺上,来回拨弄她橘红的微卷秀发。

一时间,田横洙心里五味杂陈。

他眼里的血丝,变得比林诗词头上的发色还要红。

他的几个室友和同学见状,互相交换了一个玩味的眼神后,把他架走。

“行了,都分几百年了。

看着频频回头的田横洙,南哲腹黑一笑。解读起了他的肢体动作和眼神。“不甘心?

呵,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一直低头的林诗词,见南哲也不‘狗’叫,觉得没意思,就松口了。

不疼?

她疑惑的望了眼南哲。

回应她的,只有阳光照耀下,万分欠揍的笑。

南哲右腿弯曲在左腿后面,微微俯身,眼神戏谑。“咬够没?用不用换一边?

他左手的虎口处,被咬出了一个带血的牙印。说着,还把右手虎口摆在了林诗词的嘴前。

林诗词冷淡的后退两步。“死猪不怕开水烫。

说着,就洒脱的转身离开。

南哲挑眉,瞳孔幽深的舔了舔唇中。

叫住她,“水煎包。

林诗词深吸了口气,又折回来,重重的把水煎包塞拍在他手里。

南哲歪头,语调轻飘飘的,像是纨绔公子在调戏闺阁大小姐。

“不是说要亲自喂我吗?

空气中的温度霎时冷了两分。

林诗词勾唇,“好啊。

口袋里有12个水煎包,她隔着打包袋揉成一整个大包子。

单手握着南哲精致的脸颊,用力一挤,打开嘴巴。

泄愤一般把包子无脑的往里塞。“吃好。

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林诗词逃也似的离开现场。

不是怕南哲报复,实属这小子太晦气了,跟他呆在同一片天空下,感觉呼吸都困难了两分。

南哲站在原地,笑着品尝这独一无二的‘美食’。

“南狗,你盯着个空旷的路口傻愣着干什么。

刘荣从3号楼出来,伸着懒腰打了个哈哈。

龙庆华啧啧两声,直叹南哲不讲义气。“我靠,去食堂回来也不说一声,我们就不用出门了。

刘荣一把搂过龙庆华的脖子,“行了,就这两步路能累死你不成。

他瞥了南哲一眼,发现对方帽子里有东西。

自然而然的拿了出来,他面色不解。

“一个喝完的豆浆杯,还黏糊糊的,不扔垃圾桶放帽子里干嘛?我去给你丢了啊。

南哲夺过,“我喜欢这个杯子,带回宿舍冲水喝。

龙庆华和刘荣对视。

同时摇头,摆了摆手。“精神病。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