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资讯›精选小说冷情大帅竟是宠妻狂魔小说瑾宁陈国公(已完结全集完整版大结局)瑾宁陈国公小说全文阅读笔趣阁

精选小说冷情大帅竟是宠妻狂魔小说瑾宁陈国公(已完结全集完整版大结局)瑾宁陈国公小说全文阅读笔趣阁

《精选小说冷情大帅竟是宠妻狂魔》

瑾宁

现代言情 瑾宁 陈国公

“瑾宁”的《冷情大帅竟是宠妻狂魔》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第26章放你一马陈国公眼底倏然升起了怒气,“你……国公爷?便连父亲都不愿意叫一声了吗?”瑾宁冷漠地道:“我们何必惺惺作态?十三岁之前,我无父无母,过得很好,何必为了名声接我回来?你看见我觉得别扭,我对着你觉得失望,还不如像以前那样,好歹心里留个念想,撕开之后除了看到那血淋淋的残酷,便再无其他”陈国公知道,那一顿打,彻底伤了她的心,也把他们父女之间的感情推到了绝地“为父知道说什么也无用,但是你若......

来源:cpwx   主角: 瑾宁陈国公   时间:2023-06-02 10:40

《精选小说冷情大帅竟是宠妻狂魔》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冷情大帅竟是宠妻狂魔》是作者“瑾宁”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瑾宁眸子里闪过一抹光芒,“我母亲的嫁妆。”陈国公微微蹙眉,“你母亲的嫁妆自然是留给你的,但是,只有一部分在你母亲……你继母手中,其余的都在你祖母手里握住。”瑾宁道:“长孙氏那份,我现在要回来,至于老夫人那边……若国公爷真念我母亲的…

第1章

放你一马

陈国公眼底倏然升起了怒气,“你……国公爷?便连父亲都不愿意叫一声了吗?

瑾宁冷漠地道“我们何必惺惺作态?十三岁之前,我无父无母,过得很好,何必为了名声接我回来?你看见我觉得别扭,我对着你觉得失望,还不如像以前那样,好歹心里留个念想,撕开之后除了看到那血淋淋的残酷,便再无其他。

陈国公知道,那一顿打,彻底伤了她的心,也把他们父女之间的感情推到了绝地。

“为父知道说什么也无用,但是你若还想嫁入侯府,为父会去为你争取,旁的不说,正妻之位,为父一定可以为你争取回来

瑾宁冷笑,“不,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要,我只会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你的东西?陈国公微微怔了一下。

瑾宁眸子里闪过一抹光芒,“我母亲的嫁妆。

陈国公微微蹙眉,“你母亲的嫁妆自然是留给你的,但是,只有一部分在你母亲……你继母手中,其余的都在你祖母手里握住。

瑾宁道“长孙氏那份,我现在要回来,至于老夫人那边……若国公爷真念我母亲的好,就请国公爷对我做的一切,袖手旁观。

陈国公见她说话绝情冷傲,甚至连祖母都没称呼一声,语气仿佛是夹着极大的恨意,不由得万般不解。

“你若不过分,为父自然不管,但是若太过……

“我只拿回我的东西,若是她们肯交回来,我不会伤害她们一根头发,可若不肯……瑾宁冷笑着,没有再说下去,却威胁的意味甚重。

陈国公不想听到她的口中说出狠毒的话,“夫人那边,为父交代下去,她自然会还给你,至于你祖母那边的,她如今远在南国……

“她很快就会回来,瑾宁扬起了阴鸷的眼神,“且这一次回来,她会把我母亲的嫁妆,全部过给她的亲生儿子。

“胡说八道!陈国公沉下脸,“你祖母岂能贪图你母亲的嫁妆?她不过代为管理,等你日后出嫁,这些都是要还给你的。

“别太相信所谓亲情,尤其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情,有血缘的还尚且不可靠呢。瑾宁淡淡道。

“为父便当你现在神志不清。陈国公愠怒地道。

瑾宁扬起眸子,嘴角有讽刺之色,“那日你跟我说,若有人欺负我,叫我来找你为我出头,我说,不需要,谁欺负我,我打回去就是,知道我为什么这样说吗?

瑾宁喘了一口气,她努力维持着平静,但是,到底意难平,看着他微微动容的脸,“因为我知道,这天下,你信任何人,都不会信我,你不会为我出头,从小到大,我只能靠自己,不给自己任何的希望,就不会失望。

陈国公心底是震撼的,但是,这话却让他很难堪,“你不能这样说话。

陈瑾宁疲惫地笑了,都嫌弃她说话难听,可他们做的事情,怎么就那么难看呢?

陈国公转移话题,“你是怎么被人抓到狼山去的?

“梁捕头说张妈妈的家人状告我,要带我去衙门,我上了马车就被迷昏带走了,我让海棠去通知你,但是海棠却被管家带走,还抓走了她的弟弟,威胁她来诬陷我。

陈国公大怒,“你别信口雌黄……

“果然你是不信我的。瑾宁扬起了冰冷而讽刺的眸子,“若海棠能通知到你,那么,你就是剿匪的功臣,只可惜,管家一心要诬陷我,哪里管你立功不立功。

陈国公脸上青筋凸起,“管家?

瑾宁慢慢地睁开眼睛,扬了扬冰冷的眸子,“我本早可以逃走,但是从山贼口中得知世子在狼山,便想着一路跟着去做个内应,因为我知道海棠会通知到你,你也一定会来救我,到时候便可以里应外合,原本是想让你立功之后,起码会念我一点好,那么我在府中的日子就不那么艰难,可谁想到呢?这拼了一身的伤回来,落了什么下场?罢了!

陈国公心头绞痛,又气又恨,“他竟是如此胆大?

瑾宁冷冷地道“有长孙将军和夫人撑腰,他胆子能不大吗?我死了,长孙嫣儿就能顺利嫁入侯府,长孙家一旦与君侯结亲,那长孙一家可就是水鬼升城隍了。

陈国公简直胆战心惊,这一层层剥开,竟是如此狡猾歹毒的心计。

他一直对长孙拔示好,但是长孙拔却爱理不理,原来,竟是早就动了与侯府结亲的心思。

所谓两情相悦才有了孩子,大概是想以子嗣相逼江宁侯夫人,让她长孙嫣儿早些入门。

他气得头顶生烟,顾不得怜惜瑾宁,拂袖而去。

瑾宁看着他气急败坏地走掉,自己也整个松懈下来。

值得吗?不知道,她的路一向都是这么艰难的。

知晓这前生事情又如何?要改变,还是得拼一身的血与泪。

翌日,管家一瘸一拐地来到梨花院。

国公爷有令,让他来梨花院领罚,要胳膊或者要腿,随瑾宁。

瑾宁被搀扶在廊前的椅子上坐着,冷眼看着跪在院子里的管家。

“三小姐,国公爷有令,让您处置他。陈国公身边的老侍卫初三拱手道。

“有劳初三叔!瑾宁说,但是,没有发号施令,只是这样静静地看着管家。

“三小姐客气了!初三拱手离开。

初三走后,瑾宁淡淡地看着他,脸上,身上都是鞭痕,但是和她身上的比起来,未免轻太多了。

瑾宁心底只想冷笑,一个阻碍他加官进爵的奴才,他尚且怜悯着下手,对她这个亲生女儿,却往死里打。

好父亲啊!

“管家的威风呢?瑾宁笑了,青肿的脸上意味难辨。

管家恨得吐血,冷冷地道“三小姐要打便打,不必废话。

“打?瑾宁邪狂一笑,“管家见多识广,若我拼了这救世子剿匪之功,杀你一个奴才,不知道能不能功过相抵呢?

管家眼底闪过一丝惊慌,却很快镇定下来,“三小姐拼死立下的功劳,却用在杀一个无关重要的人身上,岂不是浪费了?三小姐不会这么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