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资讯›景昭舒暖(舒暖景昭阅读全文章节)全集阅读_《舒暖景昭阅读全文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景昭舒暖(舒暖景昭阅读全文章节)全集阅读_《舒暖景昭阅读全文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舒暖景昭阅读全文章节》

舒暖

景昭 现代言情 舒暖

很多网友对小说《舒暖景昭阅读》非常感兴趣,作者“舒暖”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景昭舒暖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舒暖这一病,仿佛要将进宫后从未生过的病一起发作出来一样,竟反反复复折腾了半个月才消停等她出偏殿的时候,人都瘦了一圈秀秀看得有些心疼:“姑姑,以后可得多吃点”舒暖这一病之后越发不爱笑,却仍旧扯了下嘴角,难得的温柔和善:“好”不远处宫人络绎不绝的来往,舒暖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是又有人得了赏,她并不想理会,可却不得不了解一下她毕竟还要在宫里生活五年“最近宫里有什么动静?”秀秀为难地看她一眼,舒暖......

来源:2c   主角: 景昭舒暖   时间:2023-06-02 19:00

《舒暖景昭阅读全文章节》小说介绍

《舒暖景昭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舒暖”。《舒暖景昭阅读》内容概括:但不管什么原因,圣谕已出,就容不得旁人违抗。他叹了口气,带着几分怜悯地安抚她:“舒暖姑娘,还是快去昭阳殿吧,新妃入宫,这是迟早的事情,想开一些。”可景昭宠幸后妃,和非要她听着宠幸却完全是两码事。她不去...

舒暖景昭阅读第13章

舒暖怔了好一会儿才看向沉光“你说什么?
沉光叉着腰,口齿清晰地又重复了一遍“皇上今日要临幸我家娘娘,听说舒暖姑姑伺候人最是妥帖,所以主子特意请了旨让你去昭阳殿外伺候。
她捂着嘴笑起来“这可是天大的体面呢,伺候得好,我家主子可是会重重有赏的。
舒暖脑子嗡嗡的响,虽然要求是悦妃提出来的,可答应的人却是景昭。
她抓救命稻草似的看向蔡添喜“蔡公公,你不是说,他想吃我做的圆子吗?
你不是说他不打算怪罪吗?
蔡添喜也被这忽然的变故惊呆了,可沉光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显然不是撒谎,只能推测是他出来后乾元宫又出了什么变故。
但不管什么原因,圣谕已出,就容不得旁人违抗。
他叹了口气,带着几分怜悯地安抚她“舒暖姑娘,还是快去昭阳殿吧,新妃入宫,这是迟早的事情,想开一些。
可景昭宠幸后妃,和非要她听着宠幸却完全是两码事。
她不去。
她不自觉后退,随即转身就跑。
蔡添喜又叹了口气,沉光却是手一抬“还不快追?
我就知道你不会老实。
她身后几个内侍撒腿就朝舒暖追了过去,不多时将人架了回来,虽然两条胳膊都被人紧紧箍住,她却不知疼似地拼命挣扎。
这幅狼狈抗拒的姿态,是那天被萧宝宝堵住,拿着刑具恐吓时都没有出现过的。
沉光看得很是解气,天知道当初景昭围着舒暖转的时候,她家主子偷偷哭了多少回。
她看够了才皮笑肉不笑地开口“舒暖姑姑,何必呢?
您的习惯,日后说不定日日都得这么伺候呢。
舒暖脸色煞白,确定挣扎不开之后,她慢慢安静了下来。
沉光只当她认命了,抬手一扬“走,回昭阳殿。
舒暖被人围在中间,想再跑一次是绝不可能的。
她抬头看着黑漆漆的夜色,心口逐渐空茫起来,她以为景昭对萧宝宝的偏爱已经是这世上最难捱的刀子,可现在才知道,那只是开胃小菜。
更糟糕的日子还在后头。
景昭,你竟要如此羞辱我……她轻轻闭了下眼睛,再睁开时眼神却忽地冷厉起来。
就算你恨我,就算我欠你的,这样的羞辱我也不受。
可她仍旧老老实实地跟着沉光往昭阳殿去,走到岔路口她才忽然开口“走这边吧,近一点。
沉光惊讶地看过来“你说什么?
舒暖抬手指了指右侧的路“走这边,能节省一炷香的功夫。
沉光对宫里的路不熟,闻言看向内侍,内侍们纷纷点头,右侧的路的确近,只是那边不太安全。
但沉光并不知道这件事,闻言便有些心动,可又十分怀疑“你着什么急?
舒暖扯了下嘴角,语气十分嘲讽“你不是说,你家主子会重重有赏吗?
沉光顿时面露嫌弃“你曾经好歹也是个贵女,现在竟然这么唯利是图……走近路吧。
一行人沿着右侧一路往前,走上木桥时凛凛的水光倒映进了舒暖瞳孔里,她心口微微一滞,随即忽地上前一步,抓住了沉光的手。
这动作太过突然,沉光唬了一跳,下意识一甩“你干什么?
她只是本能反应,却不想舒暖竟因为这一下骤然倾倒,随即“噗通一声栽进了太液池。
水花四溅里,沉光懵住了,片刻后她骤然回神,猛地后退了一步“我不是故意的!
内侍们也慌了,这太液池可不浅,这又是晚上……“沉光姑娘,怎么办?
沉光一时也没了主意,下意识便想让众人闭嘴,这件事不能宣扬出去,更不能惊扰了昭阳殿的景昭和萧宝宝。
进宫这么久,好不容易等来这一天,谁都不能坏事。
可话说回来,他们此时正等着她回去,如果迟迟不归也一定会察觉到不对劲的。
毕竟是皇上身边伺候的人,先前太后又因为她罚了萧宝宝,万一人真的出事了,这害命的罪名就脱不掉了。
她思前想后拿不定主意。
内侍却骚乱起来,原来是刚才还在翻涌的水面已经安静了下来,而掉下去的人,彻底不见了影子。
这要是再不去救人,就救不了了。
沉光盯着水面看了又看,最终一咬牙“毕竟只是个奴婢,为了她一条贱命就惊扰了主子休息,实在是不值得,你们会水的下去找找,找的到就捞上来,找不到就是她命不好!
内侍们被她话里的狠厉惊到,面面相觑过后,却谁都不敢言语。
沉光将身上带的银子都拿了出来,声色俱厉的警告“都给我记住了,今天是她逃跑的时候不小心摔下去的,和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关系,只要你们嘴够严实,悦妃娘娘不会亏待你们的。
内侍们诺诺应声,会水的人纷纷跳下去救人,可他们人不多,会水的拢共也就两个。
太液池却那么大,还是活水,他们看着就打怵,最后只是敷衍的找了找就上了岸。
晚秋的天气,太液池的水凉的刺骨。
舒暖刚一落水就被凉的一哆嗦,却仍旧屏住呼吸没有上浮。
她懂一些水性,太液池的水虽然不浅,面积也不小,可这毕竟是在宫里,巡逻的禁军到处都是,所以哪怕明知道危险,她还是决定试一试。
只要能避过今天晚上这一遭,病上几天也值得。
可水流比预想的要急,她不等适应骤然变冷的水温,就被水流冲着往旁处去了。
她知道这么下去不行,挣扎着想浮出水面,可脚腕却骤然一紧,她心里顿时一咯噔,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来。
水底晦暗,她看不清楚只能伸手去摸,触手湿滑,应该是水草。
她怕遇见这样的情况,并没敢入水太深,可大约是人一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竟还是让她遇上了。
别无他法她只能一根根去撕扯,可她在水下呆了太久,吸得那一口气已经要撑不住了,胸腔也跟着隐隐作痛。
她不得不加快了速度,可水草太多,这根扯开又有旁的缠了上来,力气逐渐流逝,窒息的痛苦让她本能的想张嘴。
她极力想维持清醒,可身体却已经到了极限,哪怕她万分不情愿,嘴唇还是张开了。
汹涌而来的水流瞬间冲的她眼前一黑,身体彻底失去控制,被水草纠缠着往池底坠了下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