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资讯›慕容澜叶凌雪叶凌雪慕容澜完整版全章节在线阅读_叶凌雪慕容澜完整版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慕容澜叶凌雪叶凌雪慕容澜完整版全章节在线阅读_叶凌雪慕容澜完整版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叶凌雪慕容澜完整版》

叶凌雪

叶凌雪 慕容澜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叶凌雪慕容澜》,主角分别是慕容澜叶凌雪,作者“叶凌雪”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当时他带着半边面具,露出的鼻梁和唇却极其的好看,她总觉得,他的样貌必定不差,值得期待人家戴面具示人,必定有难言之隐,她虽然想看他的脸,却并未私自揭开她两辈子的初吻交代给那么一个陌生人,心里对他的感觉很微妙甚至还想着是不是什么美丽的邂逅但慕容澜恢复一些之后,便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只留了那个玉船她当时甚至于心底有些失落有一段时间,她都会想起他想着,他身体完全好了没有?后来,日子久了,她再没......

来源:2c   主角: 慕容澜叶凌雪   时间:2023-06-02 19:15

《叶凌雪慕容澜完整版》小说介绍

都市小说的小说《叶凌雪慕容澜》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叶凌雪”。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傅柔温柔地唤着,上前坐在叶凌雪的床前,“你想不想见那个人?”叶凌雪豁然瞪向她,带着剧烈的恨意。傅柔低声浅笑:“他就在大明宫,一盏茶功夫就到了呢,姐姐,要去吗?”叶凌雪死死地看着她,终于,声音沙哑地开口:…

第1章

秋风萧瑟,黄叶落了满地。
床榻上,躺着一个枯瘦如柴,毫无生气的女子。
“姐姐!
傅柔身穿九凤宫装走来,一身的明艳,和这破旧枯败的院落显得格格不入“你那个婢女彩月,骂我霸占明家产业,抢了你的身份——明家的产业,不是姐姐主动送给我的吗?战王独女的身份,也是姐姐看不上眼,求我认下的呢!
“她胡言乱语,真是讨厌,怎么能破坏咱们的姐妹的关系呢?所以,我让人拔了她的舌头,把她的四肢砍下来剁碎,喂了狗。
床榻上躺着的叶凌雪恨不得咬她的肉,喝她的血,“你这个恶毒——咳咳——
“姐姐。傅柔温柔地唤着,上前坐在叶凌雪的床前,“你想不想见那个人?
叶凌雪豁然瞪向她,带着剧烈的恨意。
傅柔低声浅笑“他就在大明宫,一盏茶功夫就到了呢,姐姐,要去吗?
叶凌雪死死地看着她,终于,声音沙哑地开口“他……活着?
“当然了。傅柔咯咯娇笑,“他当然活着,妹妹这就带你去看他吧。
傅柔轻轻抬手,命人拖起叶凌雪往外走。
心如死水的叶凌雪,此时已经顾不得双腿刷到地面上,锥心的疼痛。
她只想见到那个人,哪怕、哪怕是最后一面也好。……
厚重的殿门发出刺耳的吱呀声,阳光顺着开启的殿门落进去。
整个大殿空荡荡的,帐曼也随着秋风飘动起伏。
砰。
叶凌雪被丢到了大殿里。
她艰难地抬头,看到大殿正中的书案后面,跪坐着一个身穿素衣的男子。
长久的软禁,让他再不复当年风华。
叶凌雪咬紧牙关,用尽全身的力气拖着病弱的身体,终于移到了他的面前去。
“慕容澜——她艰难开口,握住他的手腕。
当她清楚的感觉到,慕容澜的手腕上,那些伤疤纵横交错的伤疤时,往事一幕幕从眼前闪过,她哽咽出声“是我错了……是我……对不起……
当年,她身中奇毒,需要火莲花蕊入药,可火莲难养,要人血浇灌。
是他半月一次,以自己的血浇灌那火莲,数年如一日,终于解了她的奇毒。
他从来将她放在掌心之中,一直宠她,护她,爱她。
可她,却被迷住了眼,看不清楚,分明心早都已经沦陷了,却还要一次次地逃离他,伤害他。
若不是她,他还是乾国柱石,不会落到如今的下场。
“你错了?慕容澜喃喃出声,终于张开眼看向她,“叶凌雪,我早与你说过,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你要我的命,我可以给。
“你要这乾国的万里江山,我也可以给。
“可你为什么要动昊儿?!他是我哥哥留下的唯一血脉!是这世上我最后一个亲人,他只是个十岁的孩子,他对你还那么好,你怎么忍心下得去手?
“我没有!叶凌雪不断摇头,泪水横流“不是我!
慕容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眼底一片死水毫无波澜,分明是不信。
“为了离开我,报复我,你有什么做不出来呢?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你没错,是我错了,我以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我有一腔热忱,我就能捂得化你的心。
“可你的心不是冷冰,是一块石头……
“捂不热的石头——慕容澜的唇角泛起苦笑,有殷红的血渍,从唇角溢出。
接着,他的鼻孔,眼角,耳朵里,都开始往外流血。
“慕容澜!叶凌雪呜咽一声“你别……你别死啊——
她扑上前去,她抖着手去擦拭他脸上的血渍,仿佛擦干净了那些血渍,这个人就会活的好好的。
她也不敢流泪,仿佛只要不哭,一切就都没有发生。
眼前的人在下一刻便会抬眼,用他那双从来凌厉的眼眸看着她,温柔又带讨好地说一声“无忧儿,你理理我吧。
叶凌雪呆呆地跪在那儿,心里血肉模糊。
她恍惚间想起明家,想起爷爷,想起了眼前和她纠缠多年的男人,也想起……和身后那女子姐妹情深的年月。
只觉自己这一辈子,过的如此可笑。
血气翻涌上喉头,她体内的毒发作了起来。
她艰难地朝着慕容澜的身前靠“你……你走慢些,等一等我……
“死同穴,多浪漫的事情,我怎么能让姐姐如愿呢?傅柔得意地笑了起来“把她拖走。
叶凌雪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人,泣血赌咒“若有来世,我定……要你挫骨扬灰!
……
三月天,夜风和暖。
江州别馆寝殿的床榻上,躺着一个绿衣少女。
少女脸色绯红,不停的扯着自己的衣襟低语着“热。
一个玄衣高冠的男子坐到了床边,身上那特别好闻的冷香,吸引着少女不断靠近。
“叶凌雪。男人喃喃开口,一声低唤,却似含着许多压抑的情绪。
“嗯?叶凌雪哑声应着,素白好看的手,朝着男人领口探,那声音娇媚的能滴出水来。
隐隐的,她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
片刻后——
噗通!
骤然进入口鼻之中的冷水,呛的叶凌雪剧烈的咳嗽起来,她挣扎着冒水而出,下意识地一抓,正好扯住一人的广袖。
那广袖之上,以暗金色线纹绣了如意祥云,广袖一侧便是腰带,腰带的正中位置一颗世所罕见的昆山黄玉,精雕腾龙赫然其上。
这是……
叶凌雪的视线极其缓慢地,顺着那腾龙往上,当她看到那张冷峻而熟悉的脸那一瞬,她整个人几乎忘记了呼吸。
“阿澜——叶凌雪脱口而出。
慕容澜的瞳孔一缩“你说什么?
叶凌雪怔怔地看着他,完全没有注意到男人眼中的震惊,她以为此时不过是回光返照,不过是梦幻泡影。
哗啦。
叶凌雪破水起身,用力地抱紧了那人的腰身,激动的热泪盈眶。
慕容澜僵在那儿,眼底隐隐透着不可置信,但很快地,他回过神来,缓慢却坚决地握住叶凌雪的肩膀,将她推开“放肆!

2、不配做她的父亲
叶凌雪跌进了装满冷水的浴桶之中。
“岂有此理!与此同时,另外一道男音也响了起来“那江州的刺史竟然敢送个女人到摄政王殿下的宫中来,当咱们王爷是什么人?!
“来人,把这个女人拖出去!
叶凌雪怔怔地看着慕容澜的背影,记忆如潮水一样涌入脑海中,她终于意识到一件事情——
她重生在自己和慕容澜在江州初见的时候!
这个发现,让她又惊又喜。
可下一刻,她便笑不出来——婢女拖着她,把她丢到了江州别馆外的台阶上,然后砰一声关上了大门。
膝盖和手臂上的疼痛,把叶凌雪的所有神思都拉了回来。
前世,她被人送到了江州别馆来,便失身给了慕容澜,从此开始悲惨的一生,如今重生,怎的慕容澜没有碰她,反倒把她丢了出来?!
“小姐!婢女彩月扑上前来,满脸焦急“您没事吧?您真的让咱们好找,老爷子都担心死您了——
叶凌雪的视线落到了彩月的身上,在最短的时间内冷静了下来“回府!
她是被人下了药送去江州别馆,慕容澜床上的,多么可笑,下药的人,是她的父亲!
……
回到明家后,叶凌雪便立即吩咐人去找傅明廷。
傅明廷满脸堆笑问“无忧,忽然找为父前来,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你说呢?叶凌雪眼含冰霜“你给我下媚药,我这做女儿的,不能请你来问一问吗?
傅明廷不见心虚,反倒很得意“就为这事?无忧,你知不知道,那个人可是当今摄政王!你一介商女,能爬上摄政王的床,是几世修来的缘分!
“你得感谢为父,给了你这样的机会,以后飞上枝头做凤凰,可要记得为父今日的帮扶才是。
叶凌雪冰冷地吐出两个字来,“无耻。
傅明廷不为所动地淡笑一声,转身即走“为父还有要事,改日再来看你!
叶凌雪喝道“把他拦住!
傅明廷说“你想干什么?!
“你为什么下药?今日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就别想踏出明家的大门。
傅明廷眯了眯眼睛,“为父都是为了你好——
“不说?叶凌雪冷声说“给我打,打到他说为止!
她掌管明家多年,极有威信,一声令下,护院们立即将傅明廷压住,板子噼里啪啦打了下去。
傅明廷痛的大声叫骂起来“逆女——
叶凌雪坐在垫着绣花锦垫的圆凳上,不为所动地看着。
眼前的这个人,在她五岁那年企图将她溺死的那一刻起,就不配做她的父亲。
傅明廷养尊处优,二十板子下去便撑不住了,连连求饶“我说、我什么都说——
“为父牵扯进了一桩贪污案……傅明廷断断续续地说着,“摄政王亲自来查……我们……派去摄政王身边的人……发现他珍藏了一张你的画像,所以……把你送去……想求个活路……
傅明廷声泪俱下“无忧……无忧,你救救为父吧,你跟摄政王说说好话,让他放为父一马啊……
叶凌雪面露冷笑,慢慢问道“凭什么呢?
傅明廷见软的不行,耍起狠来“告诉你,明家也牵扯在里面,你不要以为自己能摘干净!要么,你就和摄政王好好求情,否则,大家一起死!
“那就试试看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叶凌雪站起身来,“让他画押,然后把他给我关起来,等我吩咐!
“是。婢女立即把口供送到傅明廷面前,压着他的手按了指印。
叶凌雪转身往外,傅明廷的咒骂和求救,一一被她抛在了脑后。
她要快些去看看爷爷。
也不知道如今事态发展到什么地步,爷爷知不知道她去江州行馆的事情?
……
福寿院
一个苍老的声音含着满满的焦急和担忧响了起来“不是说无忧已经回府了吗?为什么还没过来?咳咳……
“下人说小姐在处理一些琐事,处理完马上就会过来的,老爷您不要着急。
“我怎么能不急?明老太爷又咳嗽了两声,挣扎着下床“速去准备软轿,抬我过去!
帘子在这时被掀了起来。
叶凌雪快步进屋。
隔世再见,她无法控制情绪,扑入老人的怀中泪流满面“爷爷。
老人穿着青灰色的锦袍,须发花白,身形枯瘦,感受着衣襟上的热意,眼眶也在瞬间发红,“那混账东西——无忧儿……你别怕,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