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资讯›私藏读物《九月江南全章节阅读》芷音赵朔全文在线阅读_(芷音赵朔)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私藏读物《九月江南全章节阅读》芷音赵朔全文在线阅读_(芷音赵朔)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九月江南全章节阅读》

赵朔

穿越重生 芷音 赵朔

小说叫做《九月江南》,是作者“赵朔”写的小说,主角是芷音赵朔。本书精彩片段:隔着雨幕,我们对视她的眼中有恨意,也有得意恨我抢了她的赵朔得意她又抢了回去雨声很大然而我的胸腔内,却像是突然安静了下来其他的念头纷纷消失,只剩下一种选择我抛下这对雨中相拥的苦命鸳鸯,转身径直向后门走去「备轿,去太后宫里」07.我的轿子从后门而出,然而还未走出半里,一匹黑色骏马就从背后追上,挡在面前马上的人跳下来,径直来到轿子前,一把掀开帘子一道闪电划过夜空,照亮了他的脸——赵......

来源:2c   主角: 芷音赵朔   时间:2023-06-02 19:21

《九月江南全章节阅读》小说介绍

小说《九月江南》是网络作者“赵朔”写的一本穿越重生。以下是《九月江南》内容概括:芷音,我和她喝杯酒便回府,不过夜。他说得坚定。但我并没有当真。赵朔是那种男子——他立下誓言的那一刻是真心的,并不是有意要骗你...

九月江南第9章

我站起身来,送他。
今夜原本是柳闻莺入府的日子,她现在被安置在了外宅内,所以赵朔需要过去。
柳闻莺大概很高兴吧?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也算是她和赵朔成婚的日子了。
赵朔站起身,他的眼中有挣扎。
芷音,我和她喝杯酒便回府,不过夜。
他说得坚定。
但我并没有当真。
赵朔是那种男子——他立下誓言的那一刻是真心的,并不是有意要骗你。
但他做不到誓言也是真的。
过去我总为这一点感到疲惫又痛楚。
但此刻,我并不会了。
唇边浮现出温婉的笑意,我颔首,语气恳切好,那我等你回来。
他用力地拥紧我,随后恋恋不舍地松开,向府门走去。
不过是几十步的路,赵朔回头了好几次。
我一直站在原地,目送着他离去。
于是他回头时,我们遥遥对望。
就让他记住我此刻的眼神吧。
至于他会将此理解为不舍还是别的什么,都与我无关了。
赵朔走后,我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独自回了房,玉书走到我身边。
所有陪嫁丫鬟中,她年纪最大,性子沉稳,最得我倚重。
小姐,都准备好了。
玉书低声道。
我点了点头。
玉书仍有最后的犹豫玉画她们几个,要被告知实情么?
不要。
我摇头,她们几个年纪小,藏不住事,之后再说。
玉书有些不忍,但她明白,这是最好的办法。
天彻底暗下来,玉书离开了,我躺在床上,床头放着一枚玉书留下的黑色丸药。
我将它吞下,闭上眼睛。
赵朔应该和柳闻莺在成礼了。
而我这颗心伤到尽头,终于可以解脱。
眼前依稀浮现出家乡的旧景,水乡之中,白墙黑瓦,绿叶红花,有乌篷船在莲池中划过,歌声飘渺而出——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真好。
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09.【赵朔视角】赵朔对苏芷音说,他喝杯酒就回来。
结果他在柳闻莺那里待了足足三日。
到达外宅之前,他的确想的是见一面就回。
已经有了太多对不住芷音的地方,他怕自己待久了,夫妻之间的裂痕会愈发增大。
然而到了外宅的时候,他发现,柳闻莺将卧室布置成了洞房花烛的模样。
妾室是只能穿粉红婚服的,但柳闻莺在粉红外服的里面,又穿了一层大红的嫁衣。
此刻卧房内只有他们两人,她褪下外衣,露出正红色的里子。
妾身知道,这不合规矩。
但妾身也是女子,家父获罪抄家前,莺儿也是待字闺中的官家小姐,一生所愿,不过是穿着凤冠霞帔嫁给心上人。
赵朔心里流落出一丝不忍来。
他告诉柳闻莺,自己不留下过夜,喝杯酒就走。
柳闻莺落泪了,她将自己亲手剪的大红喜字、铺的满床花生大枣给赵朔看。
侯爷,这是你与我的洞房花烛夜,你当真要把我一个人抛在这里吗?
红烛滴蜡,柳闻莺泣泪,楚楚可怜。
赵朔心软了。
他喝了那杯酒,想,那就再留片刻吧。
赵朔明明只喝了三杯,然而那酒烈得惊人。
他很快便觉得热,觉得昏昧,觉得情动难以抑制。
——柳闻莺在酒里下药了。
很久很久之后,赵朔才知晓柳闻莺的算计。
她想要个孩子。
在她的盘算中,只要她这边怀孕了,苏芷音一定会和赵朔闹,而赵朔的耐心是有限的。
这对夫妻间的嫌隙只会越来越深,而越深,他们便越不会同房。
所以自己的孩子便是唯一的孩子,赵朔现在将自己安置在外宅也无所谓,侯府的香火在自己这里,他早晚要接她回去。
柳闻莺知道自己出身低微,不可能做正妻,但没关系,只要这一切能够顺利地进行,妻与妾都不过是个名分,她最终会成为侯府真正的女主人。
药劲很大,荒唐了三日后,赵朔终于清醒。
他要回府,柳闻莺没有拦他。
反正她想得到的,都已经得到了。
她甚至派自己的婢女随着赵朔一起回府,表面上说是照顾赵朔,实际上是让婢女找个机会,把侯爷宠幸了柳姨娘整整三日的消息告诉苏芷音,进一步地刺激她。
然而婢女只过了半日,便仓皇地跑了回来。
姨娘,不好了。
苏芷音死了。
侯爷他……他疯了!
10.赵朔坐在卧房内。
一定是幻觉。
他对自己说。
她只是睡着了。
事实上,苏芷音躺在他面前,容颜平静,真的好似只是睡着了。
然而他伸出手去试探,没有呼吸,没有脉搏。
下人们跪了一地,纷纷乱乱的声音说着侯爷节哀。
苏芷音的大丫鬟玉书跪在最前面,眼眶通红地上报——夫人郁郁了很久,得知侯爷要纳妾后,心灰意冷,已经存了死志。
于是侯爷去和柳闻莺洞房花烛的时候,她吞了事先准备好的毒药,被人发现时,身体已经冷了。
玉书尚且是最能自持的一个。
至于玉画玉琴几个年纪小的丫头,哭得要断了气,望向他的时候,眼神几乎要吃人。
这一切都在提醒着赵朔——苏芷音真的不在了。
她不会再说话,不会再笑,不会再在他把她从马背上抱下来时,悄悄羞红脸。
她目送着他走向另一个女人时,到底在想什么?
而自己尽管回头了多次,却最终没有回到她的身边。
如果他当时没有走……赵朔突然吐出一口血来,随即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赵朔在床上躺了很多天。
柳闻莺的药本就透支了他的身体,而苏芷音的死唤醒了他的心魔。
郎中来瞧过许多次,流水般的汤药灌进去,堪堪吊着他的一口气。
其间他挣扎着起来过一次,去苏芷音的灵堂。
操办丧事的,是苏家来的人。
为首的是个面容清冷的年轻人,是苏芷音的弟弟,赵朔浑浑噩噩地想要往棺材旁冲,被这位苏公子叫人摁住了。
侯爷,你这是做什么?
赵朔呆呆地看着棺材。
他想和苏芷音一起死。
他们躺在同一张婚床上睡过,现在,他也想躺进这棺材,和她同眠。
我姐姐生前的事,我就不多说了。
苏公子声音很冷,如今,还希望侯爷能给她最后的安宁。
苏家人带着苏芷音的棺材走了。
他们说,她不喜欢京城的气候,所以魂归故土,应当葬在江南。
于是苏芷音就这样消失了,连座墓碑都没有留给赵朔。
此后的三年,赵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
他常常在下雨的时候坐在屋檐下,学着她的样子听雨,回忆着与她有关的所有细节。
他第一次去她家,她悄悄地从帘子后面往外望,被他发现了,立刻缩回头。
很可爱,像只受惊的小鹿。
苏家是江南的望族,世代显赫,苏芷音又是嫡长女,十五岁时在闺中所作的诗歌传至京城,文人骚客皆为之惊艳,才名就此远播。
他上门求娶,苏家最开始是不同意的,他们原本想将苏芷音送入宫中成为皇妃。
而他相比之下并没有那么出色,侯府爵位是高,但已经是闲职,所依仗的不过是老侯爷当初军功留下的祖荫。
但她喜欢他,跟家里争了好几次。
家里人还是宠她的,在家族荣耀和女儿幸福之间选了后者,松口让她嫁了他。
她是个很好很好的妻子,他胃痛,她便找了好多方子,换着法子给他食补。
侯府老夫人去世,他最痛苦的时刻,她陪在他身边,反反复复地说夫君,你还有我。
她是他最亲密的人,一生一世绑在一起,绝不分离。
当初和柳闻莺被迫分开的时候,赵朔曾觉得自己会念她一辈子,想起来时便会痛彻心扉。
但后来,赵朔捧着苏芷音为他熬的汤,想起柳闻莺这个名字时,竟然觉得并没有那么痛了。
年少时惊艳了他的恋人随着时光淡去,夜深人静时醒来,他看着枕边安睡的苏芷音,只觉得安心。
而现在,当他再在睡梦中醒来,朝枕边摸去时,只能摸到一片冰冷。
赵朔没有接柳闻莺入府,空旷的侯府内,就这样孤零零地一个人。
他开始呕血,找了很多郎中看,又去宫中找了太医,吃了一服服药,但反反复复地没起色。
大半年后,柳闻莺生了孩子。
是个女孩,柳闻莺很失望,不太管她,只让乳母抱着。
乳母和丫鬟倒是很疼那个孩子,她们轮流抱她、逗她,瞧着她一天天长大。
有一天,赵朔听到她们议论这孩子生得,好像和侯爷并不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