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资讯›追妻火葬场:疯批总裁强制爱(阎少行夏雯)最新章节列表

追妻火葬场:疯批总裁强制爱(阎少行夏雯)最新章节列表

《追妻火葬场:疯批总裁强制爱》

小龍龙

夏雯 阎少行 霸道总裁

无广告版本的霸道总裁《追妻火葬场:疯批总裁强制爱》,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阎少行夏雯,是作者“小龍龙”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她,噩梦连连,过去那么久,她依旧不能忘记四年前的事情。天生乖巧的她,在四年前的那一夜被强制爱了,现在的她终于敢走出校园,重新生活。但是没想到,她居然还能遇到那个疯批。“求你,放过我。”...

来源:cd   主角: 阎少行夏雯   时间:2024-07-10 22:42

《追妻火葬场:疯批总裁强制爱》小说介绍

网文大咖“小龍龙”大大的完结小说《追妻火葬场:疯批总裁强制爱》,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霸道总裁,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阎少行夏雯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刘总再也支持不住,彻底晕死了过去,此时房间也早已被浓烈的血腥味占据了空间。阎少行跨过地上血淋淋的人体,大发慈悲的说了一句“帮他叫救护…

第17章

阎少行懒散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指间的香烟送到嘴边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眼底透出一丝狠戾,恶狠狠地凝视着眼前臃肿的男人。

胖乎乎的刘总,哆哆嗦嗦的看着眼前如鬼魅般的男人,双腿像筛糠一样颤抖着,额头早已挂满了细密的汗珠。

阎少行虽然年轻,才做阎家当家人两年,可他狠辣的手段早已让各界大佬闻风丧胆,阎家的人可都是一个比一个狠啊。

可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惹到他了。

阎少行终于抽完了一根烟,他起身,直接把烟蒂摁在刘总的脸上掐灭。

刘总的脸瞬间带上了痛苦的面具,那肥胖的身体还不敢移动分毫。

“那只手碰我的雯雯了,砍了

阎少行没有温度的声音让刘总直打寒颤,可还没等他消化完阎少行的话,阎少行又说到“眼睛看了,也挖了吧

圆头圆脑的刘总,在恐惧中终于反应过来,原来阎少行跟夏天海的女儿关系匪浅。

“阎总,饶命啊

“我不知道那丫头是你的人,不然打死我,我也不敢动她啊

刘总说着,扑通一声,双膝就跪在了地上,这一跪,他那浑身的肥肉都在抖动。

阎少行坐回椅子上,托着腮,语气冰冷“可已经动了,不是吗?他朝阿浩摆摆手“两只手都砍了,双眼挖了

阿浩玩弄着手中的匕首,说道“昨天我们进房间的时候,他的小老弟都已经拿出来了

阎少行瞳孔猛的一缩,眼底的杀意藏都藏不住,声线暴怒“一起割了

刘总拖着圆滚滚的身体,爬到阎少行的脚边,拉着他的裤脚,老泪纵横“阎总,我真的不知道那丫头跟你的关系

“是她爸爸把她卖给我的,钱我都付了,如果知道她是你的人,我打死也不敢买她啊

“我说的都是实话,阎总,你就饶了我吧

刘总哭的声嘶力竭,类似香肠的肥唇不停的颤动,他没想到会赔了夫人又折兵,到现在还要把命丢了。

阎少行对他的哭求不为所动,反而是嫌弃的一脚踢在他的肩膀上,直接把他圆滚滚的身体踢出了两米远,然后俯身,嫌弃的拍了拍刚刚他抓过的裤脚。

“阎总,饶命……

刘总哭着还想爬上前,直接让阿浩摁住一只手,手起刀落,一只完整的手掌脱离他的身体,鲜血如喷泉般涌出,溅红了白色瓷砖。

刘总疼的打颤,张着嘴,却叫不出声,只是面容扭曲,满脸都是痛苦和惊愕。

阿浩又按着他的另一只手,随着刀光一闪,手掌又像断枝般掉落在地,刘总嘴里也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鲜血从被砍掉的手腕处喷涌而出,又是一幅惊悚的画面。

然而还没有完,阿浩直接一脚踢在他的腰上,让他翻了个面,暴力扯掉他的裤子

刘总嘴里支支吾吾叫个不停,又无法阻止阿浩的行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老弟脱离自己身体,离自己而去。。

刘总再也支持不住,彻底晕死了过去,此时房间也早已被浓烈的血腥味占据了空间。

阎少行跨过地上血淋淋的人体,大发慈悲的说了一句“帮他叫救护车吧

阿浩拿出手机,打了急救电话,转而又看到桌子上的烈酒。

他把烈酒倒在两只血淋淋的手掌上,点燃打火机朝断掌丢了过去,瞬间两只断掌燃起了熊熊烈火,一股烤肉味也随之弥漫着整个房间。

阿浩看着地上的小老弟,皱了皱眉,一脚把刘总的小老弟也踢进了火里,进行焚烧。

做完这一切,阿浩才出房间,恰巧看见阎少行带着夏雯从隔壁房间出来。

害怕夏雯看见房间里血腥的画面,阿浩立刻把房间的门关上,把房间里血腥的画面跟夏雯的视线隔绝开来。

夏雯望着阿浩身后的门,她知道,阎少行肯定找那个刘总的麻烦了,只是会怎么对付他,她就不知道了。

三人上了车,阎少行看女人离她老远,眉头不悦的挑了挑“坐过来点

语气生冷,又带着命令的口吻。

夏雯觉得自己现在根本没理由反驳他,只能往他身上移过去。

阎少行看她慢吞吞的就烦,直接拽过她的胳膊,把她大力拉进自己怀里。

夏雯身体僵硬,靠着他的胸膛,连他的心跳都听的清楚。

这时她想起男人昨晚说的话, 五年后如果自己爱上他,他们就结婚。

他不是讨厌自己吗?为什么他会说这种话,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从来不敢奢望他会喜欢自己一点,哪怕他心里有那么一点点喜欢自己,都不会这样伤害自己吧。

“咳……咳……

夏雯被突如其来的烟雾呛的直咳嗽,她抬头看去,原来是男人抽起了烟。

阎少行把半截烟丢出窗外,垂眸对她笑笑“你不喜欢烟味?那我以后不抽了

夏雯没当回事,就当他是随便说说罢了。

车开进了医院,下了车,夏雯加快脚步跑进病房,看着全身插满管子,被包成木乃伊一样的妈妈,她的泪水潸然落下,这得多疼,她恨不得自己为妈妈受罪。

张彩艳看着许久未见过的女儿,激动的眼球急转,看到女儿没事,她也终于放心了,她嘴里发出咿呀声,似乎想要询问什么。

夏雯知道妈妈担心什么,穷人生病无非就是考虑医药费,她抹了抹眼泪,强行挤出一抹笑“妈妈,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钱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了,你安心治疗就行了

张彩艳眼角滑落两滴泪,女儿能去哪里凑医药费,她害怕女儿做出伤害自己的事,身体颤抖着想起来。

夏雯赶紧按住她乱动的身体“妈,我没骗你,钱的问题真的解决了,你放心,我没有做出什么丢人的事她看向后面的阎少行“我跟阎少行签了五年的劳动合同

阎少行嘴角勾了勾,五年的床上劳动?

“我跟他签了五年的合同,是在他家做佣人,这五年除了有工资外,我们母女的一切他全包了,包括你的医疗费

阎少行把上扬的嘴角压了下去,她还真能瞎掰。

张彩艳转动着眼珠,看向阎少行,阎少行赶忙附和“阿姨,事情就是夏雯说的一样,你就放心治病吧,一切有我

夏雯抬头看着阎少行,眼里露出感激,谢谢他能为自己隐瞒真相。

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待遇好的劳动合同,张彩艳知道阎少行对夏雯有意思,就当他是为讨夏雯开心罢了,也没再过多怀疑。

庄鸿羽从外面看到这一幕,心里泛起嘀咕, 阎少行注意到他了,朝他投去一个得意的笑。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棠梨读物回复书号6024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